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春夏之交,正是农村青黄不接、家家断粮揭不开锅的时候。此时,田间地头,却生长着一种野草,苗儿不高,开着黄色的小花,人们称它为“火草”。火草花是苦的,但火草却是一种很好的野草,用它打成的草粑粑,清香,略带点苦,吃后回甜。
  那时,母亲经常带我们到田边地角去采摘火草,背回家打成糍粑,用火草粑粑来度饥荒。
  采摘火草是一项细致的活路,必须一根一根地采摘,半天下来,也采不了多少。采回家后,母亲把嫩的火草叶摘下来,洗干净,放进锅里煮。煮的火候很讲究,不能煮得太久,煮久了,火草叶就烂了,打不成糍粑。煮好后,捞起来晾一下,然后剁碎,与泡好的糯米一起倒进饭甑里蒸熟。熟后,倒进碓窝里舂。因为糯米里杂有火草,舂起来很费劲,往往要舂很久才能舂好。舂好后,趁热把糍粑扯成一小团一小团的,捏成扁圆形,就可以吃了。
  火草粑粑,有火草花的苦甜味,有糯米的清香味,还有一股淡淡的泥土的芳香。刚打好的火草粑粑,软和,有韧性,特别好吃。刚出锅的火草粑粑,表面有一层薄薄的锅巴,黄黄的,脆脆的,香香的,咬一口,还会发出“嚓嚓”的声音。
  我们家有九口人,姊妹六个,劳动力只有父母亲两个。为了拉扯我们长大,父母亲起早贪黑地劳作,但生活仍然很艰苦。因为粮食不够吃,火草粑粑就成了我们家餐桌上的主食。早晨起来,母亲给我们煮一锅火草粑粑,我们上学时就带着当午饭。有时,中午放学回家,看见锅里冷冰冰、硬邦邦的火草粑粑,实在不想吃,但又不得不吃。不吃火草粑粑,就饿肚子。硬邦邦的火草粑粑咬不动,我们就放在火塘上烤,烤软了才吃。有时,实在不想吃火草粑粑,就悄悄到山上找野果吃,找甜刺苔吃。因为经常吃火草粑粑,吃得我们都腻了,有时背着父母亲,悄悄把粑粑丢进猪圈里喂猪。
  因为粮食紧缺,农村家家户户都打火草粑粑吃。打火草粑粑时,邻里之间,你帮我,我帮你,互相换工。你帮我打一天粑粑,我帮你打一天粑粑。打粑粑时,大人们忙碌着,我们小孩子也忙得不亦乐乎,帮大人抱草,添柴火,拿粑粑。因为人多,打粑粑时,家里很热闹,大人小孩有说有笑,其乐融融。有时,因为人多,饭甑装不下,糯米要煮几锅,粑粑也要打几轮。
  火草粑粑,虽然有点苦,但它是那时农村人度饥荒的主要食物,它养育了我们,也养育了我们的父辈。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火草粑粑,还真有点让人回味。虽然现在生活好了,每天都吃着白米饭,白面条,大鱼大肉,但总觉得没有那时的火草粑粑好吃。我想,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忆苦思甜”吧!
  如今,火草仍然生长在田间地角,但人们已不再用它来打粑粑吃了。现在,人们吃腻了大鱼大肉,倒想吃吃过去的那些野菜野草了。有时,在菜市场,还能看见有人用火草粑粑当街叫卖。但那粑粑已不是用火草打的,而是用糯米面做的,里面加了糖,吃起来,甜甜的,已没有过去的苦味了……
  
  (文平原名:徐丕文)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