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十三岁那年,哥又被前院钢子打得哭唧唧跑回家,奶奶咋呼呼地领着哥就去了钢子家讨公道。我目送着他俩走出家门,哼了一声继续吃我的野菜团子。不大一会奶奶领着哥回来了,奶奶故作姿态地说:“钢子他妈说了等钢子回来,一定会好好教训钢子,保证以后不会再让他欺负大军了。”奶奶还说:“唉,邻里邻居的说说就算了,哪有那么多的计较呀?”说完奶奶一声声“乖孙”地叫着,爱抚地把哥拉上她的小饭桌。母亲给端来白米饭炖青鱼,还有一个木耳炒黄瓜,就和哥吃了起来。我看着她俩吃着独食,忍不住说了句:“偏疼不上色,让人打得那熊样还有脸吃饭?”哥听后对奶奶喊道:“奶奶,小妹她说我!”奶奶“啪”地摔了一下筷子对我狠狠吼道:“小死妮子!是不是欠打呀?”
  奶奶就是这样偏疼哥,重男轻女严重,结果养成哥窝里横的臭毛病。因为他知道奶奶会替他做主,所以在外被人欺负了也不敢还手,就喜欢回家告状。奶奶可是个厉害主,谁欺负她孙子了,她可不让,会去欺负人的孩子家找家长,讨说法。遇到讲理的家长会说自己孩子一通,或打一顿。不讲理的家长不理不睬不说,还会说三道四和奶奶吵闹起来,第二天你就看吧,哥一准还会挨打,而且打得比第一次还重。
  钢子的父母就是这样的父母,两口子在市里做买卖属于暴发户,平时对钢子也少管教。钢子长得个头比较高还算清秀,仗着家里宠着,在学校里称王称霸。他身边有一群小兄弟,欺软怕硬,经常管同学要钱,没少欺负哥。别看我家经济困难,但奶奶偏疼哥,经常兜里给装一些钱,虽然拿的不多。但哥和奶奶一样爱显摆,时而摆弄着让人看。同学还觉得我家多有钱呢。钢子不缺钱,家里有钱,但看哥显摆就来气,所以经常有事没事抢哥钱。哥稍有反抗他就打哥。哥怂不敢还手,就会哭,经常哭着跑回家找奶奶。
  奶奶找了钢子家第二天,课间时,哥果然又被钢子把鼻子打出了血。上课铃响时,我看见哥捂着鼻子进了教室,脸上还有血迹没有擦干。哥坐在座位上,哭丧着脸不停地抽泣着。我同桌梅子偷偷告诉我,我哥鼻子是钢子用文具盒擂的。他打完哥还告诉哥不许告诉老师!如果让老师知道,他会见哥一次打一次。听梅子说着,我胸膛里的火蹭蹭蹭地往上窜,我随手抓起我的文具盒不管不顾地走到钢子面前,狠狠挥起文具盒向他鼻子拍去,没有防备的他,被我打得鼻子也冒了血。他突然站起身向我扑来,我急忙抄起凳子狠狠抡着一边抡一边骂着:“让你打我哥,我打死你!”
  一时间课堂乱了,金老师急忙大声喊着跑过来,拉开了我俩。钢子被打后,课都没有上,对我撂下一句话:“你等着,何小妞!”就跑出教室。
  钢子有个姐比他大五岁,就在我们本地附近的职校上技校。听说钢子被我打了,就在我回家的路上堵住了我。比我高出一头的她,把我拽到道边的煤堆旁,没说几句话就给了我一嘴巴,随后她用力一搡我就仰面朝天摔倒在煤堆上。那天我穿的是三姑给我的白裙子,我四仰八叉地躺在煤堆上,窘迫极了。当时围观的学生很多,其中哥就在人群里,他只是傻傻地看着,没敢发出一丁点声音。这还不罢休,刘大吖骑在我身上,挥起拳头给了我脸几拳头。我被她打得晕头转向满脸都是血,没有了招架之力。我能感觉到我前门牙开始松动,我用手奋力挣扎着乱摸着,突然我抓起一把煤面子向她脸扔去。她一下被我打中了眼睛,急忙撒开我用手去揉眼睛。趁这功夫,我爬起身转身就跑,没跑几步呢,就被她从后面揪住了头发。她用力地扯着我向后拽着,我不得不顺着她往后退着。突然,她不知被啥绊了一下踉跄地摔在地上,我砸在了她身上。我爬起身顺势骑在她身上狠狠地扇她耳光,往她脸上扔煤面子。我一边打一边问她:“服不服?”老师跑来了,才把我俩拽开……
  晚上回家,母亲买了桃罐头去了钢子家看望刘大吖。“干嘛要去她家说好话?去看她呀?是钢子先打的哥,我看不过才打的他。是刘大吖不讲理截我动手打的我,我才还的手!我不还手,她就要把我打死了。”我不服气地问母亲。
  哥这时也说话了:“是啊,她下手那么黑,我吓得都不敢看了,她也把小妹打坏了呀?”
  奶奶喊我俩闭嘴,并说:“乡里乡亲的,谁打坏谁都不好。不管啥原因,刘大吖眼睛都感染了,弄不好会影响视力呢。小丫头净给家里惹祸了!”
  奶奶说是说!我上学走之前,她头一次给我书包里塞了煮熟的一个鸡蛋,和几块动物饼干。
  那天后,钢子收敛了许多,再也没打过哥,也没再管哥再要过钱。学校里爱欺负哥的几个同学也不敢欺负他了,因为他们知道哥有一个敢为他玩命的妹妹。
  
  二
  我和刘大吖打了一架以后,钢子开始对我献殷勤,每天来学校都会给我拿一些好吃的。明天泡泡糖,后天巧克力。有一天他趁没人在跟前还说,喜欢我,让我做他的女朋友。我冷冷地说:“你喜欢被我打吧。”
  他说:“说认真的我真崇拜你,那天要不是我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你能打败我姐。她那么高个子,你竟然把她当马骑。我姐在她们班都是出名人物,咋就被你干掉了呢?如果你做了我女朋友,我姐就不敢再打我了,不然在家她总欺负我。”对于钢子的奉承表白,其实我心里也挺自豪的。
  最后我被他缠着实在不行就说:“别提女朋友的事,做好朋友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以后不能再欺负班里的同学了,不许再拉帮结伙。另外你不能再去梅子她妈摊上捣乱了,不能叫她妈瘸哑巴了。”
  梅子的母亲从小得过小儿麻痹腿走路一瘸一拐的,另外她还天生缺陷不会说话,梅子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也出车祸去世了。梅子母亲平时进一些小玩具书本在街边上卖,维持家用供梅子上学。她的摊位就在我们学校附近不远的地方。每天上下学,钢子和几个学生都会去她家摊位捣乱,有时拿起东西就跑,一边跑一边喊着:“来呀!瘸哑巴!追我呀!”
  梅子虽然给他告了老师几次,老师也批评过他。他老实几天吧,没过几天仍然还去捣乱,梅子也就不找老师了。钢子听我说做好朋友可以,当时就痛快地答应了说:“你说啥都行,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去捣乱也不会管梅子妈叫瘸哑巴,我叫她阿姨总行了吧。”
  钢子说到做到,从此后不再去摊位上捣乱,喜欢啥东西,也会有礼貌的叫一声“阿姨”在上前去买。有时他见到有的同学欺负梅子妈他还会见义勇为,冲上去制止。有一天,梅子妈出去摆摊,早晨还是晴空万里,中午我们放学天就阴了起来,眼看就要下起了大雨。梅子急忙忙跑着说去帮母亲收摊,钢子见了也玩命地跑一边喊我们:“去帮梅子妈收摊呀!”听了他的话,我们都跑向梅子妈的摊位,在我们的帮助下,梅子妈摊位的书本玩具都完好,没淋上雨。
  那时我们中午都习惯在家带饭到学校吃,钢子家生活好都会带一些炒菜,白米饭和大馒头。有时还会带一些炖肉,炖鸡腿。而我和哥每次都是高粱米饭,野菜团子,要不就是棒子面贴饼子,白菜粉条。咸菜辣椒。
  刚开始我们都是各吃各的,钢子也曾把他带的饭菜让过我和梅子吃。可我属于宁可饿着肚子,也不会吃别人饭的主。他就号召同学们把桌子并在一起,把各自带的饭菜摆在桌子上一起抢着吃。他抢的最多的就是我家的野菜团子,和棒子面贴饼子。他一边吃,还一边把自己饭盒里的鸡腿炒菜往我的饭盒里倒,并说:“赶紧吃呀!再不快点吃饭菜都抢光了,你就得饿肚子了!”同学们说他偏心,他却说:“你们不懂了吧,这是分享呀!我在家很少吃粗粮,你们谁带粗粮给我吃你们吃我的,咱们互相分享吃着才香呀!”
  由于中午吃得饱,晚上回家我和哥饭量逐渐小了不少。奶奶了解了事情原因后,就让母亲再给我和哥带饭时,特意带一些好一点的饭菜。母亲腌的咸鸡蛋好吃,鸡蛋腌好后,都会给我俩多煮几个让带给同学。奶奶说:“钢子那孩子懂事呀!懂得分享,咱们更要学会分享!”
  那天后,奶奶还把父亲给她买的零食,每天都给我和哥装上一些让我俩带给学校的同学吃。奶奶说:“咱不能总占人家便宜,也要学着付出呀!”
  
  三
  我和钢子还有梅子从小学到中学都在一个班上,上高中时我考上了县一中,而钢子和梅子却在我们家附近只上了一个普通高中。
  我去上学那天,钢子让哥把我叫出家门,递给我一个音乐盒。转动的音乐盒里面,是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女孩在转动跳舞。钢子说:“我知道你有远大的目标,要考医学院当医生,而且我也知道你一定会考上的!以前我说过喜欢你,让你做我女朋友是发自内心的。但我知道我配不上你。那句话作废!你别当回事。好好去上学吧!我会祝福你的!”他转身离开我那一刻,我看到他眼角有泪光闪过。
  由于在县里上学,一个学期才能回家一次。每次回家也很少再见到钢子和梅子,即使偶尔见一面,也似乎没有了年少时的无拘无束,而变得客气了许多。
  高考时我如愿考上了河北医科大,而钢子和梅子都落榜了。钢子报名参了军,而梅子接替她妈继续摆摊卖一些小物件。
  大二时我母亲去世,梅子来学校看我,她说钢子让他带话给我,说我是打不死的何小妞,别太伤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说起钢子,话里话外我能感觉到梅子很喜欢钢子。可是她又有几分担心,她说她母亲年纪大了,身边离不开人需要有人在身边照顾。钢子家就一个儿子,估计很难接受来她家和她一起照顾她母亲。我当时还劝她:“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什么你家我家的,你俩如果真在一起了,一起照顾双方父母呀!再说钢子这人真的挺好的,那么善良,如果他参军回来你就和他表白吧。和他说明一切,他一定会答应的。”梅子听了我的话,勇敢地点了点头。
  我大学毕业回承德,如愿进了一家三甲医院工作。钢子也从部队转业回来了。有一天,他俩一起来我家给我送来请柬,说让我参加他俩婚礼。“
  “这么快,你就得逞了?”我笑着逗钢子。梅子抢过话说:“应该是我得逞了吧。我听了你的话和钢子表白了,钢子同意来我家照顾我母亲和我们一起生活。他说他父母以后还有他姐呢!再说了,以后我俩会经常去家里看望他们二老的!等他们需要我俩照顾了,我俩再买个大一点的房子把他们都接到我家和我们一起过。因为无论谁家父母儿女都理应得到儿女孝敬的!”
  钢子宠溺地看着梅子说:“好媳妇你说得对,因为我们都会有老的那一天。”
  望着他俩离去的身影,我从心里祝福他们幸福些,再幸福些!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