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不是医生,但她会好多治病妙招。比如:“点眼疮”,治疗“耳朵底子”,扎“走线”。别的先不说,就说扎“走线”吧 ,现在无论城市还是农村年轻人绝大多数不知道“起走线”是咋回事,别说扎“走线”了。妈妈的“一招绝”就是扎“走线”。扎了不再复发。
  先说说“起走线”是怎么引起的吧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生活条件差,村里各家各户院子里外,街道两旁,随处可见猪圈、露天茅厕、柴垛、柴灰等,猪羊牛马粪便随处堆积,鸡刨狗捯污染了环境。五黄六月,炎炎夏日,雨水冲着垃圾粪便四处流淌,蚊蝇肆虐,人们要是磕破碰伤,起火毒,被蚊虫叮咬,肌肤容易生“疖痈”。当时医疗条件差,人们长了火毒、疖痈只是用小乳膏、碘酒、红药水、紫药水涂抹患处消炎,做些简单的治疗,然后该干啥干啥。
  不过,疖痈长在胳膊、腿上、脚上或颈部,怕蹦跳、轮甩运动和震颤,不然疖痈容易“散毒”化脓溃烂,之后从疖痈处出现一条红线,如同温度计的水银线一样,沿着胳膊或腿脚逐渐向上“走”,村民管它叫“起走线”。“起走线”有压痛感,常有全身不适,畏寒、发热、头疼、无力和食欲不振等症状,如果不及时治疗,严重的会发展成败血症。
  “起走线”医学上叫急性淋巴管炎,中医称为“红丝疔”。是由于化脓性细菌从破损的皮肤或其它感染灶侵入人体肌肤,沿着淋巴管扩散引起的急性炎症。它发生前常在四肢某个部位先有一个感染的伤口或感染灶。而后自伤口皮肤上出现一条或几条不规则的纵行红线,沿肌体蔓延到附近淋巴结,上肢可到腋窝淋巴结,下肢可到大腿根部淋巴结,可用抗生素消炎或清热解毒药物治疗。当时消炎药品紧缺,农村缺医少药,没法及时用药物治疗。
  妈妈扎“走线”的招数是她大娘传授给她的,那时妈妈二十多岁,常去找大娘学针线活,遇到村里有人找大娘扎“走线”。妈妈好奇,瞅着大娘给患者扎“走线”。大娘说,想学吗?想学我教你。妈妈嘴里说不想学,说看到扎“走线”出血害怕。可是,每次还是全神贯注地盯着大娘用做针线活的钢针给患者扎“走线”。妈妈很敬慕大娘给患者扎“走线”技法娴熟,妙手回春。
  这年夏天,中伏闷热闷热的一走动就出汗。妈妈去大娘家纳鞋底,又遇上村里一位大婶领着九岁的儿子来找大娘扎“走线”。大娘戴上老花镜,慢慢撩起孩子的衣袖,胳膊上的疖痈通红通红肿的有鸽子蛋那么大。大娘一眼看出是“起走线”了,大娘刚扎了两针,孩子挣脱被大人抓住的胳膊哇哇哭喊着跑了,大人随后追了出去。大娘把针插到针线板上,疑惑着自言自语地说,平时给人扎“走线”没人跑呀,是扎疼了?这时妈妈纳鞋底的针断了,大娘说用我的针吧,说着把刚才扎“走线”的那根针从针线板上拔下来递给她,妈妈接过来一看“哇”了一声说,大娘你快看呀,这根针没尖了呀!怨不得那孩子疼的跑了呢。自从这件事,大娘觉得自己老了,眼神不好使了,她把扎“走线”的招数教给了我妈妈。大娘细心讲着扎“走线”的要领,妈妈非要大娘在她胳膊上做示范,从而学会了扎“走线”。大娘有了徒弟,高兴地把妈妈留在家吃午饭。
  “起走线”如果不及时治疗后果很严重,大婶哪敢耽误给儿子治,下午又拽她儿子找大娘来扎“走线”。大娘向大婶说明上午事情的原委并道歉。说,让我闺女给孩子扎“走线”吧。妈妈说我能行吗?大娘说我看着你扎。这是妈第一次给人扎“走线”,孩子坐在板凳上不但没哭还笑着说“一点也不疼”。大娘说,闺女你出师了。
  多年后大娘去世,每年清明节妈妈去给她大娘上坟。亲人们聚在一起,说我妈身上传承着她大娘那些豁达助人为乐的影子,特别是扎“走线”得到了大娘的真传。
  妈妈生了我们四个儿女。我家附近有一个大湾,夏天湾里蓄满了雨水,水很暖,适宜人们洗洗涮涮。这天妈妈和几个妯娌在湾边洗衣裳,邻居婶家的女儿背着书包放学回家来找她妈拿钥匙。女儿走路很吃力,原来她小腿上长了一个大疖痈,看上去很吓人,脚踝骨处还拴着一根红线绳。女儿眼里含着泪对她妈说:“今天和同学们踢毽子,疖痈疼的受不了,好像出脓了。”她妈着急忙慌地说,叫你别蹦跳你不听,要是“起走线”了咱村可没有会扎的。我看看不会“起走线”吧。呀!真的“起走线”了。一道红线从疖痈处已经快爬到膝盖了。听人说要是“起走线”爬到大腿根会要命的,这可咋办呀。我妈妈在一旁说:“别怕,大妹子呀,我兴许能给你闺女扎好了。”
  她娘俩来到我家,妈妈从针线板上拔下一根针,然后点上煤油灯,把针尖在火苗上烤了烤消消毒。对小姑娘说:“别怕,不疼,就像麦芒扎了一下,一会儿就好。‘起走线’要走到大腿根人会觉得浑身发冷打哆嗦,胸闷发慌,那就不好治了,你这才到膝盖,我给你截断‘走线’就没事了。扎完回家让你妈把疖痈肿胀处用盐水清洗,再用干净毛巾热敷或用碘酒消毒。你可别再蹦跳了呀,过几天就好了。”这下可把大婶高兴坏了,过后大婶像大喇叭一样在村里把扎“走线”这事传开了,从此村里只要有人“起走线”了,就来找我妈妈扎“走线”。
  扎“走线”是从疖痈或伤口化脓处一寸远的地方对准“起走线”扎下第一针,针眼处渗出血点,接着每隔一寸扎一针,针针见血,一直扎到那条红线尽头前一寸。然后再在臂膀的骨缝处一个穴位再扎一针,这针扎下去以后,此处再也不会“起走线”了,这叫“一针绝”。这个“一针绝”,许多会扎“走线”的人不知道。
  这天刚吃了中午饭,妈妈正在屋里扫地。邻居大婶还没进屋声音已传过来了。“嫂子在家吗?快给俺大外甥看看‘起走线’了。”原来,大婶的姐姐儿子胳膊上起了一个疖痈“起走线”了,听她妹说我妈妈会扎“走线”,找来了。妈妈看看确实,用盐水洗过手,拿起消毒的针,给孩子扎“走线”。这孩子的“起走线”不止一条,从胳膊向上分叉起了两条。妈妈说:“你们来的早,要是‘起走线’走到心口窝那就危险了。你这是起的明线,要是暗线那毒性大了。”妈妈说这话,也是为了让孩子别紧张,一会儿就扎完了。
  那些年妈妈给人们扎“走线”不计其数,只要有人找上门扎“走线”,她有求必应,不要报酬。她觉得自己会这么个法能给乡亲们予急行方便,比什么都高兴。 那些年妈妈经历的儿娶女嫁,修屋盖房,乡亲们都来帮忙,他们念着妈妈的好,记着妈妈给他们轻妙地扎“走线”。
  时光荏苒,如今妈妈已耄耋之年,耳聋眼花了。今年回老家过年,家后一位在外地工作回家过年的叔叔来看我妈妈。他拉着我妈妈的手说:“老嫂子你还认得出我吗?”妈妈打量着没猜对叔叔的名字,叔叔说:“我小时候‘起走线’,是你给我扎好的。”妈妈想起来了,你就是小时候那个调皮捣蛋的铁蛋啊。顿时屋内笑声一片,像放穿越电影一样人们谈论起村里那些年“起走线”扎“走线”的往事。
  妈妈用自己的“一招绝”给乡亲们扎“走线”,不打针,不吃药,济世救人,分文不收,品格很高尚啊!
  随着社会的进步,乡村面貌翻天覆地焕然一新,家家户户瓦房宽敞明亮,村里村外马路干干净净,绿树成荫。昔日那种脏、乱、差根本改观。“起走线”扎“走线”成为历史,也成了茶余饭后讲给人们听的故事。
  虽然妈妈扎“走线”的绝招没传承给我们,但是她那助人为乐的品德传给了我们子孙后代。
  
  2024年4月1日于天津。
  付桂霞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