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儿子两岁生日时,我请假回了老家。儿子是阳历三月八号生的,正好是三八妇女节那一天,我们这里的习俗是过农历生日,婆婆也认为三八这个日子不好,就要求给孩子过农历生日。因为公公脑梗入院了,儿子也被带到了医院照顾,当老公打开车窗儿子看到我的那一刻,他满面笑容地看着我,眼里散发出一种久违的神采,我和儿子半月未见了,老公说我不在的日子里儿子老念叨我,指着摄像头叫妈妈,这让我觉得很是愧疚和心酸。
  对于儿子,我是很亏欠的。他三个月时,我就独自把他丢在家里一人到武汉上班,刚开始到武汉时一人睡觉幻觉都怕把他压着,宝宝很爱哭,没办法婆婆只好把我的衣服包着他,他那两双眼睛不停地探着寻找着妈妈的踪迹。长大一点后,每次当别人问妈妈在哪里时,他就像听懂了大人的问话,总是委屈地低下头,眼睛里闪烁着泪花。我们经常在摄像头里和他说话,久了,他就指着摄像头叫“爸爸,妈妈”。
  这一次我到家后,紧紧地把儿子抱在怀里亲了个够,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其思念之情已溢于言表。这几天儿子在医院里,也感染了病毒,感冒一直没有好,鼻子上总流着清鼻涕,婆婆说带她打点滴,我不同意第二天我带他去医院做了检查,属于肺部感染,开了药,还挂了针,说实话我心里是害怕的——儿子很爱哭,特别是打针时的挣扎和反抗导致针打歪了,起了大包;我也是特别害怕打针的人,每次打针就全身发抖。护士问我打哪里,我说打头(头不怕动),结果护士找了半天的血管,也没有找到。没办法,护士说打手吧,我勉强同意,我害怕他哭闹和反抗,这一次却让我感到意外,从进针到打好,儿子没有哼一声,只是呆呆地偷偷看了一下他打针的手,像一名勇敢的战士……儿子长大了。
  我抱着儿子,他靠在我的怀抱里,这也是我和他难得的亲近。儿子长大了,可我的思想依旧停留在他一岁多的时候,印象里只有他爱哭调皮的情形,却忘了他现在两岁了,在我离家的那些日子里,儿子正在慢慢成长。我这个母亲是有多么失职啊!想想这些,我就满心愧疚和心酸。
  打完针,我们回到了家。我把被子整理好让他睡觉,他没有睡,而是拿起他的早教书慢慢按了起来。我困得不行半躺着,眯着眼,他说妈妈,(没有虎)他说书里没有老虎。儿子两岁还不会说话,这是我非常担心的问题,就像他一岁时担心他不会走路一样,甚至一度怀疑孩子是不是智力低下……曾经问见过他的医生,医生说你的孩子那么聪明,怎么可能智力低下,走路那么稳。孩子奶声奶气的话让我很惊喜,(我说有虎),是不是书没电了?你换本书看一下,他奶声奶气地回答说:“换一本书?”我说是的,他拿起另一本书按了起来,半睡半醒中他看了好半天的书,对一声错一声地跟着念,直到抱着书睡着了。
  看着他熟睡的面容,我很欣慰,我的儿子长大了,知道表达了!我这个做母亲的却是以一种怀疑的态度来看他,我不只是错过了他的成长,也缺乏相信他的勇气,我的儿子像是一面镜子照出我性格上的缺陷--------我总是以一种悲观的态度来看待一些问题,可每一件事情的结果都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坏。看着儿子熟睡的面容就像一个小煤气罐罐,多少次梦中幻想的场景出现在眼前,即便他犯了错误,我如何吼他罚他,他仍笑容满面的迎接我,而且眼里总是闪着那种童真的光芒。
  自医院回来后,我也感冒了。为了避免交叉感染,我让孩子离我远一点,儿子瘪着嘴哭了,两岁的儿子进入敏感期了,他爸爸即使去上个厕所他也会哭,他这是害怕我们离开他。我赶紧搂过他安抚着说,妈妈怕把感冒再传染给你,才让你离我远一点。儿子像是听懂了我的话,紧紧地抱着我,放开后又在我身上蹭了两下抱着我像一个极度缺爱的孩子。看到此情景,我满腹心酸,走到门外,泪雨如下。两岁是孩子的敏感期,也是依赖性最强的时候,可病了,饿了,困了,冷了,妈妈都不在身边,孩子怎能不缺爱?!
  儿子很调皮,一会儿不见,他就会登高爬顶,这一点很招人烦。可他真是一个来报恩的孩子!公公生病时,我把儿子送到我妈那边去,晚上他坐在床上不说话,嚷着要回家。我妈没办法,只好打电话让我们把他接回去。他听说要回家了,一个箭步跳下去,把我妈丢在垃圾桶里的他的破袜子捡起来,拉着行李箱就往外走。我妈都不敢相信,他是一个只有一岁多的孩子。妈妈对我说:“家里那么多的玩具还是留不住他的心,他的心和你一样念旧,讲感情。”
  接回家后,婆婆哄着他睡觉。他想吃东西,跳下床后看到有橘子,他并没有吃,而“丢”给婆婆四个橘子,然后自己爬到上床才吃起橘子。婆婆很欣慰,说这个孩子没有白疼,知道心疼奶奶了。儿子真像懂事似的!每次家里人和婆婆声音大点,或是吵架,他就心疼奶奶委屈地哭了,爸爸也不例外(从小是奶奶带大的,和奶奶亲)上一次我去拿快递,因为盒子太大,我又推着坐在学步车里的他,就跟他说:“宝宝,妈妈拿不动,你帮妈妈抱一下好不好?”他点点头,紧紧的抱着盒子,两个小拳头拽红了,盒子挤着他的头往后靠,他也没有丢掉盒子。我很欣慰,我的儿子懂事了,知道帮忙做事和疼人了。
  医院里,公公躺在床上,儿子一进去就指着公公叫“爷爷”。病情本来让公公十分烦躁,但看到孙子来了,脸上顿时洋溢着笑容。儿子贴心地拉着爷爷的手,久久不愿意放开,因为爷爷生病之前是最疼他的。
  每次休班我只能呆几天就要走,这一次也不例外。每次离家时,我心里总是针刺般的疼,这一次我更是泪如雨下。儿子几个月的时候,我每次走,宝宝都要哭好久;一岁的时候走,他会挥舞双手大声叫唤;一岁多,他学会走路,我走的时候他会跟着走很远,直到大人将他拉回家;现在他会跟着后面跑,拉着不让我走。这一次回武汉,我让婆婆把他拉到其他的地方,我怕他哭更害怕他看到我哭。
  我家来报恩的小男子汉长大了,吾家有儿初长成。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1957年,父亲和母亲成家了,那年父亲19岁,母亲17岁。 1957年,母亲因到张家湖来走亲戚被我父亲一眼相中,父亲立马发动攻势上我外公家提亲。其实,在当时我的母亲并不是说过给我父亲当媳妇的...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