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思乡又来赶集了,赶集寻找他的老乡,寻找他要请的客人。他是城里人,退休已经五年了,原在一个国营大企业工作,是个高级工程。曾有几家私企聘他,要用他的技术和人脉资源,为老板的经营服务,但他全婉拒了,他说他有别的事情做。
  他所说的事情,就是赶集上店和请客。赶集上店,自不必说,退休了么,干点自己愿意干的,健身游玩,颐养天年,人之常情。可他请客,就匪夷所思,不好让人理解。他请的客人,不是同事,不是亲戚,更不是有什么业务,给他帮过什么忙,需要搭情的朋友,而是老家前来市里卖菜的乡亲。不是这些乡亲让他请,而是他主动请,走街串巷,赶集上店地四处找着请。
  他住的小区,地处城乡结合部。距他家二里地,有个大片庄稼地,被当地村民圈起来,改造成一个集市。这个集市,是方圆十里之内最大的一个集市,阴历的二四六九,都是集,城市、农村的人都够得上,来卖东西、买东西的人很多,购销两旺。思乡的老家那块,有好多人,也常来这里赶集,卖点山货、水果、蔬菜、杂粮之类。要找老乡请客,这里最为方便,一可以找到老乡,二可以顺便买菜,三是离家近,乡亲也不好推辞。看到马路边、小区里卖货的,他也要上前打探一番,确定是家乡那一带的,就死乞白赖拽回家。
  他骑着一辆自行车,先从西郊的青龙湖转一圈,就径直扎进集市大院了。他的自行车,很破旧,前后轱辘不在一条线上,两个大腿也不是180度,特别是车大梁,中间有个焊口,有点扭曲。前边菜篮里,放满了东西,一个矿泉水瓶,一把伞,一把扇子,一本书,一个包着衣服的包裹,就会出远门似的。后衣架上,则夹着个马扎,又给人随行随坐的感觉。不夸张地说,这辆车子,放在马路边,除去清洁工人确定无主后清走外,不会有人捡回家。据说,这原是一个朋友的折叠车,破旧不要了,被他焊接成固定的了。有熟人试过他这辆车子,说三个轴都不灵活,骑上这辆车,如同多驮了100斤粮食。他说,他的腿脚,比别的同龄人都有劲,就是这辆车子的功劳!退休五年,他就是靠这辆自行车,每天骑行10多公里,健身,寻找要请的乡亲。
  他的穿着,也特别简朴。一身土色工作服,洗得有些发白,连上身左前胸的红色企业商标都褪了色,裤子的膝盖处,补了两块补丁,是用缝纫机缝制的针脚,方方正正,像两块点缀。上身贴肉,是一件他当年获得先进工作者时,工会给的奖品。这样的行头,很可以让人想起上世纪六七年代的农村。他的退休金每月六千多,老伴退休金三千多,儿子和儿媳妇自己开个小公司,生活不用他们资助。但他就是不舍得给自己花。算计起来,退休后,他除去买过几件内裤,没买任何其他大件衣服,更没有带着老伴四处走走看看,领略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他的简朴节省,惹的他老伴和儿子、儿媳妇不止一次和他生气,连他那个幼儿园大班的孙女,都替他打抱不平:“爷爷,你舍得给我买蛋糕,舍得请客,就是不得给你自己买身好看的衣服,你看我爸我妈他们,满身名牌!”他最喜欢这个孙女,他请客时,老伴、儿子、儿媳妇都不能上桌,但只要孙女在家,就必须让她陪着。去年春节,疫情解放了,大家高兴,儿子媳妇特意从网上给他买了身飞乐牌户外运动服,他立逼着给退了,说是他的工作服是万能的,户内户外都适合,而且,十年也穿不完。左邻右舍,谁提起来,也觉得他过于节俭。他的居统治地位的内心深处,还在农村,他的生活习惯,始终是农民式的。
  他的钱,大都用在请客上。
  四五年来,他请了不知多少拨老乡。就在家里做,家里请。凡是老家那儿方圆十几里之内的,不管年龄大小,一听口音有山哏子味道的,他就招呼家来,喝上两盅,叙谈一番。他会做几道家常饭菜,炖鱼炖肉,包饺子,尖椒豆片,烧茄子,京酱肉丝等,他都能做得来。他甚至会包玉米面菜馍馍。食材呢,他顺便从集上买来,不求高档奢侈,只求新鲜实惠。他们喝酒,他们唠嗑,唠老家的人,老家的事,老家的山,老家的水,常唠常新,津津乐道。
  集市上熙熙攘攘,叫卖声四处叠起,各种蔬菜水果,琳琅满目,走路的、推着自行车的、骑着电动车的、开着小型货运车的,挤满了货摊之间的地界。思乡左右拧着自行车把,在人群中钻着,眼睛左顾右盼。他寻找确定老乡,总结出三个办法:一是看打扮,身上带着泥土,穿着不怎么搭配的;二是看摊位,品种少,数量寡,产品卖相有些悲观的;三是听口音,说话后音发憨发重,率真有余,婉转不足的。这三种特征,综合考量,十之八九,就可确定是他请的客人了。他的老家在山区,距离这座城市有40公里。他是从山里出来的,他太熟悉老乡们的特点了。
  功夫不负,这次赶集,他遇到了一个和自己一个村庄的乡亲,让他兴奋的是,这个老乡,还是他小时候的玩伴,他叫大哥。
  在一个卖苹果、松蘑的摊位,他的眼睛闪出光芒,上前问道:“你是从鲁家峪那边来的吧?”
  “是啊,鲁家峪本街的。”也是个老者,头发零乱,胡须潦草,眼睛有些浑浊。
  “你是山后头的狗子吧,大号董得仁!”思乡停好车子,过去蹲在老者身旁。
  老者睁大浑浊的眼睛,细细打量思乡,良久,慢慢点头:“我是狗子。你是山南的锁头,郭思乡,是吧!”
  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抖动着,良久良久。
  在思乡的真诚感动下,得仁来到了思乡家。得仁要拿几斤苹果上来,思乡坚决不让。思乡说:“每周我都会在这边遇到乡亲,请他们吃饭,大家都要把卖的土特产给我拿点,但谁的东西我也不要,一点不要,那样的话,吃饭就变味了。山区的生活很不容易,我不用惦记。我就是想念乡亲们,想和乡亲们唠嗑,你们能够赏光,我就念阿弥陀佛了!”得仁也只好作罢。思乡特意买来大虾、生蚝、皮皮虾,拿出自己几年没舍得喝的舍得酒。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一口杯酒之后,两人干脆直呼小名。
  思乡说:“狗子,还记得不,咱俩去山上打柴,我的力气小,不如你打得多,你每次都分给我点,两人一般多了,才下山来。”
  狗子说:“你学习好啊,全校一提锁头,都伸大拇指。每次考试,你先答完了,就把卷子往我这边挪挪,让我抄,你抬眼盯着老师,看到他往这边看,你就用手从底下捏我一下。”
  思乡说:“有一年冬天,下大雪,放学回家时,我摔了一个跟头,脚崴了,你顺路借辆小推车,把我推到家里。”
  得仁说:“那次,我把你的铅笔弄折了,要赔你,你说要赔了,你就永远不理我了。”。
  两人越说越热络,思乡不住地向狗子打听村里的情况,问了这个问那个,几乎把村里他所有认识的人和认识的人的上辈下辈,全问过来,听到谁已经离世,他泪落潸然。思乡的老伴把菜又热了一次,给他们沏上茶水。
  思乡又特意问到当年公社刘总校长的情况。思乡在村里当过两年多民办教师,是那位总校长点名要去的。没有这段民办教师的经历,恢复高考后,他很可能考不出来。
  得仁说:“那位刘校长,不到60岁就没了,劳累过度,死在办公室,心肌梗。全公社的人都怀念他。”
  “那可是家乡的一个好校长啊!”思乡眼睛望着窗外。
  45年前,也就是恢复高考制度的第一年,他从这个山区小村子里考上大学,出来工作了。他是那年村里唯一考出来的学生。从他接到通知书的那一天起,村里人就轮着请他吃饭,50多户人家,没有一家落下的,一直到他开学。有的专门为他杀了猪,有的专门为他杀了鸡,鸡蛋粉条豆腐都有。乡亲们说,他考上大学,给这个村正了名,说明他们这个叫鲁家峪的小山村,人并不鲁,不傻,祖坟上是有文化人那颗藁子的。这让全村人都可以昂起头来了。他报到的那天,几乎家家都给他送来纪念品,笔记本、脸盆、毛巾可以使用好几年。他感动得刷刷地掉眼泪,他默默地打算着,这浓浓的乡情,今后一定找机会报答!
  得仁说:“从你那年考学出来后,村里每年都有一两个学生考上大学或中专出来,全村好像改变了风气,周边几个村的人都羡慕。你锁头的样板作用可大了!”
  得仁一番话,把思乡从几十年前的情境,拉回到眼前。
  他问道:“南边山头上,红元帅苹果还有么?”
  得仁说:“就剩三棵树了,没有人经营了。”
  思乡问:“村里还多少人口?”
  得仁说:“不过60口了。”
  得仁告诉他,村里人口最多的时候,是600多,慢慢地,都走了,年轻人去城里打工,在城里安家生子,父母就跟着去城里看孩子了。老人呢,每年又都走几个,空房子太多了。真让人心酸。不过还好。新近上任的村长,是个女大学生,会什么直播,带领在家的乡亲们改造老房,利用东边的水库,建民宿、度假村什么的,又有一些年轻人,回来了。”
  思乡听到这里,一拍大腿,说:“可好。建好了,我们老两口就带着孙女,住上几天,看看咱们老家,再好好请请乡亲们。我永远也忘不了,我出来上学那会,乡亲们对我的那份真情!”
  “爷爷,你不好,你请客怎么不等我在家!”一个童稚的声音飞进来。
  思乡说:“狗子,我孙女回来了。这可是个调皮蛋!”
  一个脑后扎个马尾辫,手中抱着个《冰雪奇缘》中艾莎的绒布娃娃的小姑娘跑进屋里,依偎在思乡的身边。
  思乡把孙女抱在腿上,指着得仁说:“小祺,快叫爷爷,这是爷爷老家那边的董得仁爷爷,我们小时候可好了!”
  小祺和眼前这位老人目光相遇的一霎那,一时楞了,接着,将小嘴巴贴在爷爷的耳旁,说:“这个爷爷不好,和我打过架,我不要请他!”
  思乡溺爱孙女,平时,百事百应。一听孙女这么一说,莫名其妙。
  刘仁这时站起来:“这是你的宝贝孙女哟,还生我的气呀?”
  小祺爱生吃胡萝卜。在十多天前,得仁来小区卖胡萝卜。小祺上前,非要几根最直最长的,狗子不答应,要粗细长短搭着一块卖,小祺就哭着和他吵了起来。一看这个架式,得仁妥协了,说,好,好,你要哪个我给你哪个。倔强的小祺又说什么也不要了,一甩小辫跑了,从远处指着他,谁让你来我们小区,以后你再来,我就叫我爷爷赶走你。
  思乡听后,哈哈大笑,抱起小祺说:“你得仁爷爷可是个好爷爷,我小的时候,成天吃他们家胡萝卜,还吃他们家苹果。你小小的人,想吃长的胡萝卜,短的给谁呀?”
  小祺噘起小嘴:“大人炒菜,什么样的都行,我生吃,就要长的嘛!”
  得仁连说:“下次我来,把萝卜窑里又直又长的,全给孙女拿来!”
  思乡说:“过几天,咱们还要去你得仁爷爷家呢,那也是我出生和长大的地方。”
  得仁说:“孙女,我再来小区,欢迎我吗?”
  小祺说:“我听爷爷的。”
  (2024.3.31)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