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3月,团里准备提拔我当排长。在经过政治处考察、团党委研究决定、卫生队查体等一系列程序之后,最后一关是报济南军区司令部直政部(后改称直工部)备案。
  此时的我,绝对像“文革”时期的四类分子一样,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生怕有人告刁状。这是因为,此时“文革”刚刚结束,“左”的思潮还严重地存在着,“八分钱,管半年”、“一封信,倒你运”的现象比较突出。一旦发现有告状信,不管所告的内容是否属实,先把要办的事情停下来再说,等到最终查实纯属诬告时,但要办的事情已错过了时机,想办也办不成了。我们团就有一位很过硬的老班长,团党委都研究决定提拔他了,查体都搞了,就是因为查实诬告信而拖延了时间,导致超龄,没能提成。在这种情况下,我哪敢翘尾巴,连工作都不敢表现得太积极,生怕得罪人或有人羡慕嫉妒恨,给奏上一本。可是,在有的时候、有的情况下,自己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这天上午一上课,连部通信员通知,叫各班班长到连部开会,讨论给一个老兵的处分问题。原来,1978年的老兵退伍工作安排得比较晚,推迟到了1979年年初进行,正好与动员部分战士到前线参战同时展开。有一个老兵在确定他退伍后,感到可没人管自己了,可不用纪律约束了,想骂谁骂谁,想打谁打谁。你打骂别人也就罢了,反正你要退伍了,没谁跟你一般见识,可他竟然对一个即将参战的同志动起了手,把这个同志打得喔喔直哭。我们班班长、副班长都执行任务去了,排长指定我临时负责,我便去参加这个会。当时我想,这还有什么可讨论的,我们把参战的战友当亲人送行,你却对他们施之以拳脚,是可忍孰不可忍,处分!别说我,各班班长恐怕都会这样去想的。可是会议开始后,意见竟然不一致,有相当一部分班长不主张对这个老兵进行处分。原来,在对这个老兵是否处分的问题上,连队干部之间意见有分歧。有的主张必须给予处分,有的感到他这就退伍走了,批评两句算了,不主张处分。还由于这个老兵所在班的班长不同意给这个老兵处分,如果主张处分,就得罪了这位班长。有的同志怕得罪人,会议也就出现了两种声音。简直是岂有此理!事情得有个起码的是非曲直吧,我们不是经常讲要主持正义吗,怎么在最需要主持正义的时候不主持正义了呢?在原则问题上有时候可以做点妥协,但不能不讲良心,毫无底线。自己的兵自己没管好,还不许别人帮着管一管?该我发言了,我毫不含糊、慷慨激昂地说道:
  “打人本来就是错误的,打参战的同志更是错上加错。我们班的意见是:‘警告’,‘严重警告’都太轻,至少应‘记过’一次!”
  别人发言时,都情不自禁地看看那位班长的脸,我看也不看。事后有人告诉我,那个班长扬言要告你,你要小心点。我说,他愿意告就让他去告吧,我就是豁上不提干,也得主持正义,不能违背良心。事后,我不能确定是那位班长告的我,但告状信确实出现了。
  这天,我和排里的同志一起正在保养车辆,连部通信员告诉我马上到团政治处找新闻干事王凤胜一趟。我急忙赶到政治处,王干事拿出前不久的一张《前卫报》递给我说,有人向报社写信说你写的这篇稿子是假的,报社要求查实,你把有关情况写一写,对上好有个交代。
  我接过报纸一看,是我写的一篇反映我们连搞好战备教育的动态消息。这篇稿子的产生过程是这样的:当时上级不是从我们团抽调部分战士到前线参战嘛,我们连还去了6个。为了鼓舞大家的士气,按照上级的统一部署,连里进行了战备动员教育。先是由连长、指导员传达上级的指示精神,讲惩罚越南小霸的必要性,然后是参战战友代表发言,最后是以班为单位进行讨论。我想,这个活动很好,应该及时报道出去。但如果原原本本地写,照搬照抄,把实际工作复述一遍,肯定不行。因为全军所有连队都是这样搞的,不新鲜,必须选一个好的角度。为此,我进行了认真观察和了解,看到连里在这一点上做得不错:四班战士杨日孔在座谈讨论时讲到,当年日本鬼对他们村进行扫荡时,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光他们家就有两位亲人被杀害。如果越南小霸的阴谋得逞,我们就会像当年的亲人那样惨遭蹂躏。指导员发现四班组织讨论得好,就在全连进行了宣扬,称用诉苦会的办法进行教育效果不错,激发了对敌人的仇恨,号召全连向四班学习。各班照此办理后,全连要求参战的情绪进一步高涨。根据这些情况,我提笔写了一篇稿子,题目是“55454部队舟桥连用开诉苦会的办法进行战备教育”。由于角度新颖,发出之后,《前卫报》在一版位置很快就给采用了。可以说,这篇稿子是完全真实的,一点假东西也没有。如果连里没有进行战备教育,或者说虽然进行教育了杨日孔同志没有这样发言,或者说虽然这样发言了连里没有推广,再或者说虽然推广了其他班没有这样做,那么这篇稿子是假的;问题是四班这样做了,指导员推广了,推广后全连效法了,效法后效果确实很好,为什么不能这样写呢?非要纯自然地叙述,一动员、二座谈、三总结,才是真的?可见,写告状信的这个人咱先不说他的动机、目的和出发点如何,至少说明他不懂新闻报道。但不管怎么说,既然有人反映,就得做出回答。按照王凤胜干事的要求,我把上述情况写了写,便送给了直政部新闻干事王云良。
  之所以送给王云良,是因为报社是不会轻易相信我的情况说明的。当时,假报道的问题确实比较突出,报社要下决心刹住这股歪风,正想抓个反面典型教育大家。王云良负责包括我们团在内的军区司令部系统的新闻报道工作,又是军区机关的干事,同报社编辑平起平坐,他说句话,肯定比我的情况说明管用。
  “听说你们要通报董攀山?”王云良干事连我写的那个情况说明拿都没拿,直接找到《前卫报》有关领导说。
  “如果那篇稿子是假的,我们就通。”
  “你想想可能是假的吗?要对越反击了,全军哪个连队不搞战备教育?还有一个情况,他们团要提他了,现在报告已经打到了我们那里,你们要是不怕坏良心,就通吧!”
  《前卫报》属于军区政治部,我们属于军区司令部,司令部的人员司令部也就是王云良这里不同意通报,报社是不宜通报的。于是,此事不了了之,对我提干的事一点儿也没有产生负面影响。
  命令下来后,我也就是干了三个月的排长便到政治处帮忙,半年后被任命为副连职干事,专门负责全团的新闻报道工作。同样是新闻干事,想想王云良,再想想我自己,一种敬佩感、责任感油然而生。我想,当领导的对下属一定要严格管理,严格要求,不能让其犯错误、出问题;但同时也应该为其撑腰担责,特别是对于埋头苦干的同志,就是要坚决保护,不能让人家流血流汗又流泪。在这方面,王云良干事作出了很好的榜样。我要好好地向他学习,对全团的战士业余报道骨干,既要带领他们好好写稿子,又要关心其成长进步,必要时为他们承担应有的责任。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四点,我像往常一样到办公室浏览当天的报纸。当看到《解放军报》第二版时,不禁拍案叫好。在这一版的下端中间部位,登有一篇读者来信,题目是:我们需要训练器材。落款是:55454部队三连战士邓成武。55454部队是我们团的代号,邓成武是三连的报道骨干。这些年来,我们团就没有在《解放军报》上登过稿子;我负责全团的新闻报道工作以来,日思夜想的就是能上军报。今天这个梦想总算实现了,我高兴得一蹦三个高儿。当我正要拿着这张报纸准备向领导摆功卖好时,桌上的电话铃响了。我拿起话筒一听,是团首长打来的。
  “董干事吗?”
  “是我,首长。”
  “今天的《解放军报》看了吗?”
  “正在看,太好了,有咱们团的一篇稿子,填补了多年来的空白,我正准备向您汇报呢!”
  “别汇报了,”首长很不高兴,“成绩你们不写,尽反映一些问题,这不是给咱们团抹黑吗!”
  我一下子蒙了,不知道首长从这个角度看问题。
  “稿子是这个战士自己写的,还是你叫他写的?”
  其实,邓成武写这篇稿子我根本不知道,但我还是把责任完全揽过来说:
  “是我叫他写的。原来,林彪、‘四人帮’大搞空头政治,冲击军事训练;现在部队训练的劲头上来了,可器材没能及时跟上。我觉得这是个全局性的问题,是上面的事,不是咱们团的责任,就叫他这样写了。”
  “嗯,今后写反映问题的稿子要慎重。”
  “是,首长。”
  年底,邓成武荣立三等功。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