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眼看见搭车人的时候,伊瑟莉总是驾车径直驶过,这样她便有时间将那人估量一番。她在寻找壮实的男人:双腿粗壮,肌肉饱满。那些骨瘦如柴、弱不禁风的男人对她没有什么用。”
  这是荷兰作家米歇尔·法柏的长篇科幻惊悚小说《皮囊之下》开篇第一段话。我坦承,我的好奇心被一下勾起,飞快地读下去,很快发现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事实:她专门找这些粗壮男人,原来只为了把他们杀掉,变成她工作对象的盘中美味。
  伊瑟莉来自外星,她和她的同伴住在海边的阿伯拉克农场,那里空旷荒芜,少有人来。他们来到地球,只有一个任务,猎杀健壮的健康的男性圈养起来,通过各种措施达到他们的食用标准后,宰杀运回母星,供那里的上流社会享用。就像他们是地球人眼里的异类,地球人在他们眼里也是异类。他们自称为人类,而把地球人视为“两足动物”,称作“沃地森”。他们是四足着地行走的全身覆满毛发的动物,这从书中描写的老板之子阿米利斯·韦斯的外貌上可以得到验证,但为了融入和取信于地球人,伊瑟莉和掌管农场的伊思维斯都被自己人大刀阔斧地动了手术,改头换面看上去像是地球人的同类。
  伊瑟莉的工作只有一项,将车开上A9公路,诱骗那些搭车人,然后将他们带回农场,交给同伴,至于后面的事情,那不是她的工作范畴,她管不着,也懒得过问。
  她寻找猎物有个原则,必须确认他是无人关注的,也就是被边缘化的,一旦发现猎物有亲朋经常联系或路上遇到过熟人,伊瑟莉就会果断放弃。为了顺利施行这一原则,她总是使劲浑身解数,套取搭车人的家庭和工作信息,甚至色诱对方。她不能不谨小慎微,曾经有一次她被猎物激怒,没做好功课就匆忙放倒了他,结果警察查访了好几个月,幸亏她的同伴们善后工作做得好,否则将贻害无穷。
  她在公路上逡巡,很快瞄上了一个猎物,她停下车,为猎物打开了车门。车里温度很高,这样方便她穿低胸的衣服,裸露深深的乳沟。为不遮挡搭车人的视线,她还经常故意抬起胳膊,这次也不例外。搭车人很快就盯上了她那对硕大的乳房(当然是假的)。这是个德国背包客,曾经是医学院的研究生,因为热爱旅游,瞒着父母选择了中途退学,只身前往英国。伊瑟莉了解到他跟父母并不常联系,跟学校早脱离了关系,在英国也没有朋友,且没有固定住址,这正是她要找的理想猎物。伊瑟莉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按下了方向盘上的伊可帕扎按钮。
  伊可帕扎是来自于他们母星的一种药物,类似于地球上的麻醉剂,药效两个小时,足以让她安全返回农场。
  结束工作的伊瑟莉要么在自己的小屋呆着,要么去海边坐上一阵,她从不到他们在地下的工作室去,她对那儿不感兴趣,甚至有些害怕,她有幽闭恐惧症。只有大海可以算作她的朋友,在海边,她可以安静地独处,说说心里的秘密,听听海浪的声音,闻闻大海的气息。
  伊瑟莉来到地球为韦斯公司工作已经很多年了,到底猎捕了多少“沃地森”,又有多少从她手下侥幸逃脱,她没有统计过,她只知道,这是她的工作,是她来地球的全部意义。她从不怀疑这份工作的正确性,直到阿米利斯·韦斯的到来。
  阿米利斯·韦斯是韦斯公司老板的儿子,典型的富二代,伊瑟莉只在母星的电视上见过他。她对他的到来充满好奇,却又因自惭形秽而刻意躲避。要知道,阿米利斯身形俊伟,有一身漂亮的毛发,而她却早已被手术刀摧残得面目全非,在他眼里肯定是个怪物。她只盼他早点离开,好让农场生活恢复原有的样子。
  但阿米利斯做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他放走了四个“沃地森”!一旦让那些“沃地森”跑掉,他们的丑行将暴露无遗,他们将不得不离开地球。气急败坏的伊瑟莉和伊思维斯(只有他俩是地球人的外形)彻夜善后,终于一个不落地寻找回来,并将他们一一射杀。
  危机度过了,伊瑟莉的心里却起了波澜,又怒又疑。怒的是,阿米利斯无视她工作的辛苦,擅自放走“沃地森”;疑的是,阿米利斯为什么要放走他们?伊瑟莉知道,阿米利斯是在参观了地下工厂之后,做出这样的奇怪举动的,她要去一探究竟,要当面质问阿米利斯。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后,她第一次打开了通往地下工厂的门。
  在那儿,她看见了“沃地森”由生到死的全过程。
  刚被掳来的“沃地森”,药性还没过去,正处于深度昏迷中,工作人员会趁机先割掉“沃地森”的舌头,再摘除他的睾丸,然后将他关到笼子里,像那些遭受地球人虐待的圈养的动物一样,赤裸着身体,跟屎尿呆在一起。这些圈养的“沃地森”被按照他们的要求增肥消毒,待圈养满月,满足了他们的食用条件,再被抓出笼子宰杀。上等肉运回母星,脖子、内脏、四肢等则留给他们。
  伊瑟莉震惊了。她看见被她猎捕来的“沃地森”眼里的绝望,看见他们糊满屎尿的笨拙肥胖的肉体,看见他们空荡荡的阴囊,以及被宰杀时喷涌的鲜血。她对自己的行为产生深深的质疑:她无情地将他们抓来,取走他们的生命,就为了满足某些人的口腹之欲,这是何其冷酷残忍之事。虽然一直以来她就知道这些“沃地森”的最终去向,可亲眼看见和知道还是有着天壤之别。
  在那儿,她还看见了阿米利斯,是的,她完全被他迷住了,“他是她所见过最美的男人”,甚至把自己的愤怒都忘记了。阿米利斯很温暖亲切地跟她打招呼,解释自己那么做的动因,“我不赞成杀死动物”,但伊瑟莉想不了那么多,她只知道那会让她失去工作。
  随着接触的增加,她还发现,自己爱上了阿米利斯。可那怎么可能呢?他是富二代,上流社会的贵公子,而她,只是他们家的工人,且朝不保夕,随时有可能被裁掉(已经有流言说公司会再派一个人来)。阿米利斯是喜欢跟她交流,可能也有一点点爱,但那又能说明什么呢?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不会为她做什么,更不会为她留下。
  在地球上,阿米利斯第一次见到雨、雪、大海,还有植物和羊群,他感到无比神奇,可他终究还是要回到母星去。那里什么都没有,空气和水都是制造出来的,植物生长在培养皿中,上流社会忙着金钱交易、性、毒品,底层人民则整天忍受着荒凉、黑暗和腐败,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牢笼。而伊瑟莉,可以远离那一切,在地球上自由地呼吸,自由地漫步,自由地在天地间游荡,这是多么可贵的美好,尽管她为此付出了非人的代价。一想到这些,伊瑟莉觉得自己比阿米利斯幸运多了。
  阿米利斯走了,而她继续她每天的工作,但她再也找不到以前那样的工作热情。
  在A9公路上,她很快发现了一个猎物,这是一个衣着破旧脏乱的中年“沃地森”。他是一个破产企业的老板,工厂倒闭了,还欠了银行三十多万英镑,结婚二十二年的妻子也和他离了婚。一无所有的他开车出来,带着自己的狗一起流浪,和狗一起睡在货车后面的床垫上,却又因买不起汽油,将车和狗扔下,一个人溜达到公路上,想搭个便车透透气。他遇到了伊瑟莉。
  伊瑟莉一度很纠结,她想让他下车,让这一切都结束,可长久以来形成的惯性让她没有开口。她看出了搭车人的绝望,只是搭车人不知道,伊瑟莉的生活也是一团糟,她看不见明天在哪儿。他们两个各自心怀鬼胎,却成了同病相怜的“同类”,一个说,“生活就是狗屎”,一个说,“这个世界很美”,可伊瑟莉心里清楚,这个很美的世界跟她无关。伊瑟莉最终按下了伊可帕扎按钮,仿佛她在帮他做选择。
  这个搭车人是伊瑟莉捕获的最后一个猎物,此后,她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伊瑟莉将搭车人的衣物、背包和证件拿去焚烧——为确保万全,这是每次猎捕之后的规定动作,除了钱。不同于以往,伊瑟莉这次鬼使神差地留下了搭车人的毛衣,并将它套在了自己身上,她看见了搭车人怀抱他老婆的照片,那么温暖阳光,她突然非常想把他解救出来。可一切都太晚了。
  但她可以救出他的狗。
  伊瑟莉找到了搭车人的车,发现了被他锁在车里的狗。因为她穿着搭车人的毛衣,狗把她当成了朋友,她顺利地将它放了出来,并对它说,“现在你得靠自己了”。没人知道伊瑟莉这么做的动因,但她的内心肯定是充满了矛盾和苦闷的,她厌倦了这份工作,她不想干了,尽管她不知她的未来在哪里,但她一心想要逃离。
  伊瑟莉真的逃了。她开着车在外面流浪,想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余生,她临时栖身在一处海湾边,在决定自己怎么做之前,似乎这是唯一的选择。
  又有人要搭车了。伊瑟莉拒绝,但那人拦在路中间,恳求她带上他,他的女朋友就要生了,他要赶到她身边去,他要见证这生命的延续。伊瑟莉妥协了。
  他们走在路上,伊瑟莉那早有异响的汽车底盘再次爆出异响,且一下失去控制,汽车冲出公路,撞在了树上。搭车人被撞了出去,方向盘插进了伊瑟莉的乳房,她受了伤。一个地球女性走过来,关切地询问她的伤势,并安慰伊瑟莉待在这儿,她去找人帮忙。伊瑟莉感动了。这是小说中第一次正面写到地球女性,却是在伊瑟莉绝望的最后关头,她给了伊瑟莉人生中最后的也是最宝贵的温暖和善意。
  伊瑟莉好想接受她的帮助,但她深知自己做不了地球人,更成不了他们的朋友,自己身体的秘密将会在那人带人回来的一刻,大白于天下,而自己同类的所作所为,不久也会随之被公之于世。
  伊瑟莉想象着那一幕,恐惧攫住了她的心。她不能让那一切发生,是时候做出选择了。好在搭车人已经被那个好心人救走了。伊瑟莉最后望了一眼自己生活过的地方,按下了汽车上的自毁装置。
  伊瑟莉的使命和生命就这样结束了。
  合上小说的最后一页,我呆坐了好一会儿,整个人根本无法从中抽离出来。它描述的世界是我难以想象的,却足以颠覆我的认知。我们人类原本处在生物链的顶端,但在那个虚构的世界里,人类却成了“两足动物”,任由他们宰杀。这是多么的疯狂和残酷!
  推己及人,我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一个深刻又现实的问题,我们人类该怎样跟自然万物相处?读懂了外星人对地球人的残忍,就会反思我们曾经对地球上其他生物的残忍。被不良商贩灌注了大量水的流泪的牛们,被饲料催肥的速生鸡们,以及被大量捕杀的珍稀动物们……人类在它们的眼里,是不是也是伊瑟莉一样的存在?人和万物都是自然之子,本应该在地球这个共有的家园里和谐共存,为了口腹之欲和所谓的经济利益而对它们大加杀伐,只会破坏生态平衡,毁灭我们的地球家园。据说,有好多读者读过这本小说后变成了素食主义者,这当然不是作者的初衷,我也不是素食倡导者,但为了我们的地球,为了后代子孙,我们是否可以善待那些弱小的生命?少些杀戮,少些荼毒?
  就像离开自己母星的伊瑟莉,她改头换面来到地球,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更没有爱情。唯一可以让她收拾心情的是海边,只有到那儿去,她才能暂时放下一切,让心灵得到一点点抚慰,但海边不是她的家,地球不是她的归宿,死亡和毁灭才是她的宿命。
  书里有很多细腻生动的场景描写和大篇幅的心理描写,让人恍若身临其境,时常有汗毛倒竖的紧张感,有的地方甚至会引起生理不适,但仍然必须要承认,这是一本非常精彩且值得一看的小说。英国早在2014年就拍摄了同名电影,被称为英国版“画皮”,该片于2019年被《卫报》评选为“21世纪最佳影片100部”,位列第4名。我翻了翻电影简介,实在没有勇气打开它,一是怕它的惊悚,二是担心它改编太多,破坏了小说在我心中构建的形象,还是让我停留在对小说的认知上吧。
  《皮囊之下》,让你重新认识生命和这个世界。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