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蓝河水,像是一条蔚蓝色的飘带,从嵩山余脉的山坳间飘出,轻盈地飘落在豫东平原的广袤原野,又宛若母亲温暖的臂膀将李渡口村紧紧地抱在怀里。多少年来,它不舍昼夜地流淌着,丰盈的河水滋润着沿岸的万顷良田,也滋润着李渡口人惬意的日子。
  然而,30多年前,它却日渐消瘦,瘦成了一条若有若无的小溪,之后便如此决绝地消失在岁月的风尘之中,成为一条干涸的沟壑。
  30多年来,它依然那么执拗地流淌在李渡口人的记忆里……
  而今它居然去而复返,归去来兮,这该让多少望眼欲穿的李渡口人为之狂欢!
  阳春三月,微风轻拂,细雨绵绵,如丝如烟,轻轻地飘洒在蓝河碧波荡漾的河面上。此刻,我伫立在蓝河岸边,遥望着水面上一只只缓缓滑行的游船,依稀听到河面上飘来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走近前面这座城堡般古色古香的西寨门,摩肩接踵的是熙来攘往的游客;登上脚下这座宛如鲲鹏双翼般的弧形寨墙,举目远望,寨内沿街的酒肆茶楼,旌旗招展,人头攒动;数百间雕梁画栋古朴典雅的明清民居,在如梦如幻的细雨中尽显古韵之美,让我们恍若置身于数百年前的恬静时光……
  面前的景区简介牌显示:河南省郏县李渡口村——“全国最美十大美丽乡村”、“河南省乡村旅游特色村”“中国景观村落”、“中国传统村落”、国家级AAA景区、河南省历史文化名村……
  凝望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渡口,我百感交集,感慨万千。
  
  二
  20多年前的一个秋天,我曾经陪同从京城慕名而来的古建筑专家,来这里探寻中原古代建筑独特的工艺遗存。印象中,这里数百间雕梁画栋古色古香的明清四合院与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新式楼房“摩肩接踵”。其老旧的屋顶和墙体之上,满是被岁月的风霜雪雨侵袭过的斑驳印痕。曲径通幽之处,长满了杂乱的野草。当我们拨开葳蕤的草丛,踏着残垣断壁间的一堆堆瓦砾,躲开危危欲坠的屋檐,走近它们,才发现这里竟是一座十分珍贵的古典建筑的艺术宝藏——一座座古色古香的深宅大院,门楼高耸,雕饰精美,临街的墙面上嵌着一溜儿精致的拴马石。青砖黛瓦的大门和屋檐下的立柱上,雕刻的龙凤花鸟、仙禽瑞兽、竹兰梅菊、神话人物等工艺细腻,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而镂空透雕的“卐”形、古币形石窗和山脊之下由有麒麟、凤凰、蝙蝠、麋鹿、牡丹等吉祥物组合而成的浮雕山花,形态逼真,其花鸟禽兽名字所组合出的谐音,无不蕴含着福禄、吉祥、安康、长寿、富贵等寓意,妙趣横生,耐人寻味,更让专家们为之惊叹!
  记忆中,一位年迈的古建专家凝视着这一切,竟抑制不住心中的酸楚:“太可惜哟……这么珍贵的古代建筑群,为什么不尽快保护起来呀?为什么呀?”当他登上寨墙,望着残缺不全或者已经夷为平地的古寨,眉头紧蹙,默默不语;再看看寨墙外那条被称作蓝河的干涸壕沟内,哀草摇曳,飞絮飘零,不禁哀声长叹:“流淌了上千年的蓝河水,怎么也断流了?是上游截流,还是源头……”
  时任村委会主任的李付营不无沮丧地告诉他们:“老师,多少年了,源头几乎没有水了……”
  从专家们惋惜的眼神里,李渡口人似乎读懂了什么,可他们的确又难以改变眼前的一切,只是隐约之间感觉到祖宗们留下这一切,或许可以做成一篇大文章!可是为了眼前的生计,不少村民只能无奈地背上行囊,踏上了南下打工的列车……
  
  三
  霏霏细雨中,只见一个头戴草帽身材魁梧的汉子,从蓝河河堤下面“水上人家”的施工工地朝岸上走来。陪同我们的镇领导介绍说,这位正是我们要采访的村支部书记李付营。
  李书记介绍说,这里曾是元朝时期蓝河漕运的一个渡口,陆路交通四通八达。随着蓝河航运的发展,渡口东岸商贸、制造、加工和客栈业也日渐兴隆,明朝时这里便成为一个车水马龙的繁华码头。那时寨内的屠行、酒馆、药铺、花行、染行、布行、煤行、纺织、卷烟、钱庄等商铺和作坊达到28家。李渡口逐渐发展成远近闻名的商贸集聚地。村子内外的商贾、富豪、乡绅、达官贵人甚至文人墨客,相继在这里购田置业,建筑豪宅,聚族而居……
  李书记陪我们边走边聊,如数家珍地讲述起李渡口人乐善好施的故事。
  “前面这个院子就是济世堂药铺。药铺的主人叫李文秀,是清朝光绪年间的秀才,也是当年方圆十里八村远近闻名的郎中。附近村子的老百姓大多会来这里看病取药。凡来他这里看病的穷人,根本不用担心没钱抓药治病的问题!有的病人因无力支付药费,对郎中递过来的药物竟不知所措,左右为难。李文秀微微一笑:‘你只管吃药,把病治好就行。不收钱!’一句话把患者感动得两眼噙泪……在村子里,李郎中还倡导富人捐款,帮助穷人治病。村子里的富人遇到穷人看病,都会慷慨解囊:‘你别掏(钱),我里来(方言:我买单)!’”
  “这个院子就是李之印故居。你看,咱村子里大多明清时期的楼房,几乎都是这样的‘檐口门’——房屋的大门向室内延伸,留出一米多宽的‘超宽’房檐。屋檐下还要放上两把凳子,这是为什么?就是为了容留流浪在街头的乞丐。老祖先们留下的规矩就是,每家每户的房子尽可能留下‘超宽’的屋檐,以备雨雪天气乞丐容身。每一个乞丐们来到咱这里,都能吃上一碗热乎乎的饭。”
  ……
  在这里,几乎每一条街道,每一条小巷,每一处宅院,都会有一串美好的慈善佳话。耳濡目染,李渡口的娃娃们见惯了村子里太多扶危济困,助人为乐的善举,他们是在慈风善雨的熏陶与浸润中长大的。
  “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哟!当然,咱李渡口也遇到了太多太多的好人哟!”李书记不胜感慨。
  
  四
  李书记告诉我们:“那一年,专家们走后,我们萌生了很多梦想——必须尽快抢修和保护这些明清民居。可是,要修复600多间明清建筑,又谈何容易?”
  他清楚的记得,2018年12月,县慈善协会会长肖根胜等领导和县住建局、文化局、农业农村局、镇政府的干部带着古建筑专家李道兴、黄忠良等来到这里,为李渡口未来的发展“把脉问诊”,“谋篇布局”,献计献策。此后,他们便是李渡口人家中的常客。
  经过领导和专家们的反复论证,终于达成共识——首先,确定分步实施“古建修复”、“引汝(河)入蓝(河)”和“传统文化”三项工程,在高标准还原明清民居历史风貌的基础上,进一步挖掘李渡口古建筑的文化和艺术价值,传承和弘扬以"慈善博爱”为主要内容的传统文化,以此促进旅游景区的建设。其次,为确保古建筑修复和景区开发工程的资金支持,必须解决好自身的“造血”功能,村集体必须有自己的产业支撑,为工程建设提供源源不断的财力支持。此外,尽快争取国家和省、市对文物保护和美丽乡村建设等方面政策性项目的支持。
  蓝图已经绘就,李渡口人终于看到了古建筑修复和景区开发的一缕曙光。他们把积蓄在心中的万丈豪情,化作干事创业的巨大热情和动力,甩开膀子投入到农业产业化发展、抢修保护古建筑和景区开发的繁重工作之中。
  2019年9月8日,李渡口第一家股份制合作社成立,吸收股份资金150多万元。除此之外,村民们累计以1085亩土地、176间房屋的实物形式入股,56户家庭以劳务形式入股。合作社不仅围绕古建保护开展“抢修”行动,而且还将乡村振兴、产业化发展和教育扶智也纳入自己的“责任田”。正是有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注入,李渡口村的古建筑复修和景区建设已显示出可喜的发展态势。
  在郏县县慈善协会的“朋友圈”里,有一批热心慈善的文史学者,他们有着浓重的古建情结。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们和古建筑专家们一起在李渡口的明清宅院内实地考察,在慈善协会的办公室里挑灯夜战,商谈和论证着如何“筑巢引凤”,培育李渡口村招商引资的资源优势;如何通过线上线下推介自己,打造旅游品牌;如何争取国家、省、市对文物保护和古村落建设的政策性扶持项目。同时指导相关人员收集、整理和填报各类申报材料。
  终于,上海艺华实业公司、河南中旅开发公司等企业在李渡口相继安营扎寨。专业的旅游企业集设计规划、施工建设、旅游开发、运营策划、景区管理为一体,让李渡口的父老乡亲们信心百倍,更加坚定了做好旅游开发的决心。
  县慈善协会的领导们还借助腾讯“99公益日”活动,积极引导村两委干部号召本村村民、在外工作人员以及各地爱心人士,爱心企业为其募捐40多万元。省、市慈善总会为其争取项目资金20多万元,帮助他们筑起了蓝河大坝,建起了以竹林、果木和花卉为主的“绿色长廊+瓜果花海”型蓝河景观带,并为村里的幸福院购置了老年人生活用品和娱乐设施(用品),村子里十多位体弱病残的老人有了自己温馨的家。
  碧水绕村看蓝河春涨,百舸争流现古渡神韵,是多少年来李渡口人梦寐以求的愿望。然而,如何解决蓝河的水源问题,一直牵动着县慈善协会领导们的心。为此,会长肖根胜多次协调县水利、农业、自然资源等部门的领导到李渡口实地调研,勾勒出一幅“引汝(河)入蓝(河)”的线路图。终于,县政府确定把解决蓝河治理和水源问题,纳入全县水系连通及水美乡村建设工程,同时把蓝河确定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郏县段退水河道。蓝河古渡终于迎来了左右逢"源”的历史机遇。
  2021年7月,“引汝(河)入蓝(河)”工程全线贯通。40多公里外的滔滔北汝河水从广阔渠蜿蜒而下,注入了干涸30多年的蓝河,流到了李渡口人的家门口。望着久违的蓝河,捧着清凌凌的河水,李渡口人载歌载舞,欢呼雀跃……
  为装扮自己美丽的家园,遍布于大江南北的李渡口人纷纷慷慨解囊,奉献着自己对家乡的一片爱心。
  2019年8月,出嫁在山西省长治市的李渡口村姑娘李娥仙,回到了娘家,看到乡亲们为修复明清民居,开发旅游景区捐款捐物,出力流汗,感觉自己也必须为家乡的建设做些什么。于是,拿出13.5万元为村里建起一个集娱乐、健身和演出为一体的潞银文化广场。让乡亲们高兴得合不拢嘴……
  济世堂药铺的第五代传人李纪安、李纪涛兄弟,常年在禹州市经营中药材生意,忙里偷闲专程赶回村里捐款捐物……
  在街道中心树立的功德碑上,刻满了捐款人的名字。从500元,1000元到5000元,10000元……这一切凝聚着家乡父老乡亲与社会各界对李渡口的一片深情。
  近年来,村子里为修复明清民居和景区开发累计投入建设资金4600多万元,终于创建出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AAA景区,重塑出一个具有古风神韵千年渡口,诞生出一个国家级的“最美乡村”!
  在李渡口文化讲堂,李书记告诉我们,前一段时间,村子里几个家长反映,疫情之后孩子们痴迷上了手机游戏,出现厌学、逃学,甚至严重叛逆,导致辍学的现象,让家长们忧心忡忡而又束手无策。李书记当即给县城的一个朋友打电话,诉说家长们的烦恼。
  第二天,来自北京的张广、平顶山的周洁等教育专家,就专程赶到了村里的文化讲堂,为台下的家长们耐心讲解家庭教育知识,并到村民家中为孩子们作心理辅导。
  几年来,来自京城,省城,县城的教育专家、国学讲师、农学教授等全都是送课上门,风雨无阻来这里免费培训。在这里,每一个专家、讲师、教授都怀着一颗慈善之心,无怨无悔地来这里默默奉献,高高兴兴地作李渡口村的义工。
  李渡口村的每一个父老乡亲都知道,他们为何而来,又为何如此的敬业与执着。
  ……
  慈风善雨沐古渡,冰清玉洁映人心。慈善之爱与人间真情,就这样如绵绵春雨,播撒在李渡口的每一寸土地上;似熠熠星光,闪耀在蓝河之上的每一朵浪花间……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