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是我国传统的大众美食,它以其独特的烹饪方式和美味口感深受历代各地人们的喜爱。在众多美食佳肴中,火锅也是我非常喜欢并时常去品尝的美馔。对于它,我有着深深的记忆和感情!
  小的时候,特别期盼过年,因为只有过年,我们才可以穿新衣、穿新鞋,才可以串东家走西家尝到大人赏给我们的爆米花、红枣,核桃或者柿饼,才可以吃到平时难以吃到的白白胖胖的麦面馒头和想起来就垂涎三尺的美味大肉。除此之外,更令我神往的还有大年初一中午我家必吃的那顿热乎乎香喷喷的火锅。
  记忆中,我家的火锅是那种老式铜火锅。它是用黄铜制作而成的。火锅的底部是一个直径大约为20厘米的铜底座,是用来托住上面的火锅的。黄铜底座上是一个圆形黄铜火锅,火锅的直径要比底座的直径大很多,高度大约有10多厘米,里面是用来放置食物的。火锅的锅盖上和圆周上部有非常精致的波浪线形状的图案和花纹,中间两边各有一个半圆型的锅耳,看起来非常美观漂亮。火锅的正中央有一个高高耸起的黄铜烟囱,烟囱高出火锅大约7到8厘米,烟囱下部的底座里面可以放置木炭或者炭火,同时它也具有排烟功能。
  “再穷不能穷过年,再苦不能苦孩子,过年就要有过年的气氛和样子。大年初一吃火锅,一年的日子就会红红火火,顺顺利利。”我的父母常这样说,也尽力这样去做。
  要知道,吃火锅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并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儿。在那个年代里,整个国家经济还比较落后,老百姓的日子极度艰难,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情况司空见惯,更不要说去吃火锅,那是何等奢望的大餐啊!所以,我们也只能每年只吃一次———那就是每年大年初一中午的那顿饭!
  为了这顿火锅,父母早早就得做准备。每年腊月二十二,父母都会进行大扫除,整理清扫家里的各个角落,同时从楼板上取下我们家珍藏的那个铜火锅。父亲一遍一遍地洗,一遍一遍地擦,直到它明光光亮锃锃为止。然后,父亲要自制吃火锅所用的木炭。其实,块煤也可以用来做燃料,但苦于当时人们常用的都是碎末煤,没有块煤可用,所以,父亲便想出煨火制作木炭的方法,即每天晚上烧炕时,将大树枝用锯子截成短节放进炕洞里煨火制成木炭。烧木炭是一种技术活,烧的过时了,木炭再使用时燃点不够,火不会旺;烧的不够时间,木炭燃烧时黑烟直冒,气味呛人;父亲不知经过多长时间的尝试,烧出的木炭燃烧时火焰红红,但几乎没有煤烟,用起来特别得劲。母亲则在腊月二十九晚上提前煮好过年我们需要以及招待众多客人的10多斤猪肉。
  记忆特别深的是,母亲煮肉的那个晚上,我们姊妹及弟弟五个孩子,个个都瞪大眼睛,直盯着大锅,闻着渐渐弥漫在整个厨房里的肉香味,久久不愿去睡觉,唯恐耽误尝鲜肉的机会。肉煮熟透之后,母亲会先捞出煮好的肥肉和瘦肉以便供拜年客人食用;然后,将剔除瘦肉后剩余星星点点瘦肉的骨头,让父亲分给我们过把肉瘾;最后将肉汤放在一个大盆里,作为过年后十几天客人拜年来时做荤菜浇汤及大年初一中午我们吃火锅之用。
  大年初一是我们孩子欢天喜地最开心的时候,也是父母家里家外最为忙碌的时候。一大早天蒙蒙亮,父母会唤醒我们,让我们穿戴整理好她早就给我们准备好的新衣新鞋在院子里等候(父母不允许我们这天睡懒觉的,母亲认为新年第一天起早一辈子都会勤快)。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过后,父亲会端出母亲早已准备好的“献爷馍”(我们那一带敬天地神的一种习俗),母亲则虔诚地跪拜在院子里的地上,代表全家说一些诸如:求老天爷保佑今年风调雨顺,求老天爷保佑我子孙后代平平安安之类的话,举行简单的家庭祈福仪式;然后,父亲端出供奉祖先的十大碗菜饭放在祭祀祖先的供桌上,带领我们一起叩头祭拜祖先;接下来,父亲便带着弟弟去本家叩头拜祖先拜长辈,我们女孩子则各自在巷道里赏对联或者串门找好友尽情地玩耍;母亲则在家里准备早餐。大约9点钟左右,母亲就会早早将我们年三十包好的菜饺子煮好端上饭桌。
  吃过早餐后,我们全家人便开始忙碌着准备午饭。按照我们合阳人的习俗,这顿饭是正餐,也最为人们所重视。父亲带着我和弟弟妹妹在院子外面生火加热火锅,母亲和姐姐在厨房里忙着做几个凉菜和准备吃火锅用的食材。我们几个人跑来跑去取点火用的纸片、麦秸,棉花杆、火柴及父亲准备好了的木炭等。点着火后,弟弟用口对着火锅底部的烟囱使劲地吹气,累的满脸通红,满面灰尘,逗得我们哈哈大笑。看着我们忙碌的样子,父亲站在一旁很开心地指点我们怎样才能让木炭点燃快、火烧的更旺!
  一切准备就绪!母亲摆放好所有的凉菜在炕桌上,父亲端上烧得炙热滚烫冒着缕缕热气的铜火锅后,母亲便让我们开始动筷子!
  母亲自制的火锅底料很有特色!她充分利用煮肉的肉汤加上花椒、蒜、姜、辣、葱等调味品配置而成。火锅里,红彤彤的辣椒角及猪油花漂浮在滚烫嘟嘟冒泡的火锅汤上面,其色诱人,其香扑鼻,加之被火光映红的底座上,烟囱里串出的火苗直奔火锅四周,霎时间满屋子热气腾腾,香气弥漫,让人的精神为之一震!我们都抵制不住美食的诱惑,一口接一口地吃个不停!
  寒冷的冬天,一家人坐在热炕上,围着方炕桌(北方人坐在土炕上用来吃饭的很低的一种小方桌)吃火锅,是何等开心的事!我们一边吃凉拌豆芽、醋溜白菜、油炸豆腐丝,凉粉等凉菜,一边给火锅里添加父亲一盘一盘端上来的食材,如白菜、胡萝卜、白萝卜、豆腐、粉条等东西以及母亲切好的大肉片,做好的酥肉丸子等。
  滚烫的火锅里各种菜在我们的筷子之间欢快地翻腾着,跳跃着,热、辣、麻、香各种味道合在一起汇成味蕾盛宴,特别是辣,辣的有味、辣的刺激,辣的让人流泪,辣的让人直冒汗,但我们都吃得尽兴、吃得大汗淋漓,谁都不愿意停下筷子,直到吃得再也吃不下为止。
  父亲一辈子不吃肉,一点荤腥都不沾,每年初一吃火锅的时候都是他一直忙于给我们端菜,下菜,夹菜,坐在炕沿上为我们服务。看着我们个个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他总是喜笑颜开,乐得合不拢嘴!
  “火锅红油香四溢,辛辣香醇滋味长。阖家团聚热炕头,欢声笑语话家常!”飘香的火锅让人永远回味无穷!
  斗转星移,岁月更迭。如今,我已年近花甲。几十年过去了,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科技的进步,烹饪技艺的发展,火锅品种也异彩纷呈,各具特色,老式铜火锅逐渐退出了人们的生活,取而代之的是电火锅、煤气火锅、酒精火锅等,人们很少再使用老式铜火锅了,但对于我来说,无论是那一类火锅,也无论是哪里的火锅,
  它们都能做出来一种给人心灵温暖的食物,它们都能带给我身心的满足,让我心生感激,念念不忘!
  父母离开我们之后,我时常想起一家人围坐在热炕上享受老式铜火锅时的那种温馨热闹的情景,想起我们曾经一起度过的那些艰难而苦涩的日子,想起父母为了孩子的快乐倾其所爱尽其所能的一桩桩一件件往事,尤其是每年春节,这种思念更加深切,思念之情更加浓郁!
  我家的黄铜火锅,给我留下了太多美好的回忆,让我懂得父母之爱的完美无瑕,亲情的弥足珍贵,也让我在经历人生的苦辣酸甜后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同时庆幸我们这一代人目睹了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见证了祖国日渐强大逐步走向繁荣富强的历史!
  心中有爱,安暖常在!
  
  2024年3月30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