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人生是一次旅程,那么,爱情就是一辆列车。每个人都开着自己的车向前,每到一站,有人上,有人下,有的上了车,陪你到了终点,有的下了车,再也等不到他下一次的招手。青春里,谁又没有过几段爱情。
  
  一
  读初中时,由于危房的原因,我就读的学校搬来倒去。老师顾着恋爱,不安心上课,学生顾着玩耍,不安心读书。一个大学校,流失的学生非常之多,初一时有上百人,到初二就剩下几十人,走了二三十人。班级也不停地拆,不停地合,分分合合中整个年级似乎都共过班。毕业后,许多人都自称是我同学,但任凭我搜刮脑袋,也实在想不出来,跟懵懂有关,跟同学太多也有很大的关系。
  在这样的环境中,女生人数就更少了。整个班也就十来个女生,都是稀有动物。不过,那个时候,男女生的界线还十分明显,没有特殊情况,大家都不呆在一起玩。再说,许多男生还未发育,不懂“爱”,至少我是如此。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的成绩还算可以,在班级之中排在前五名。自我感觉中,并没有多大努力,而是顺其自然,该玩的时候玩,该闹的时候闹,成绩竟然也还可以,真是一个奇迹。
  班上有个女生,人比较矮,还有点小胖,坐在第一排靠左首。短发,齐肩长,爱扎个马尾辫,还在头发上扣个蝴蝶结。美不美这个词,对我来说,没有概念,所以不妄加评说。她的名字我已经忘记,姑且称她为燕。燕我住在同一个方向,离我们家有二十里路。我们回家都要在经过她们村庄附近,但我们从来没有同行过。每次回家,我们都是同村的合成一个团队,一起出发一起抵达。
  初二下学期,我迷恋上了乒乓球,从牙缝中抠出了九元钱,买了乒乓球拍,每天与同学在课桌上战得酣畅淋漓。老师也不管,除了正常上课,他们一般不来教室。教室里是玩耍的天堂,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是好日子没有几天,一天晚上,我回寝室睡觉时,乒乓球拍就放在抽屉里。第二天早晨,我起床洗完脸去上早读,手往抽屉里一摸,空了,我心慌了,九元钱在当时可是巨款,省了多少天才省出来的。抽屉被翻了个遍,乒乓球拍还是没有踪影。
  一整天,受了这件事的影响,我心情非常糟糕,闷在座位上,不愿动弹,除了吃饭上厕所外,我都坐着,不看书,不玩耍,让愤怒与憋屈在胸膛里乱蹿。到了中午时,大家都去食堂里打饭,我依然坐着,想等没什么人时再去排队。燕看着没有什么人,从教室外进来,拿一朵花。不要想歪了,不是玫瑰,只是路边的小野花,或许也不是花,只是一根草而已,时间一晃二十年,我真记不清楚了。燕款款走到我跟前,拿出那朵花,递给我,说了一句:“送给你,别伤心了。”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我想都没想,直接一口回绝,语气之冰冷至今让我颤抖:“我不要,你自己留着吧。”说完,我出了教室,去了食堂,饭还是要吃的。燕就一个人,被我扔在了身后。
  吃完饭,我回到教室,无意中把眼睛撇向燕,她头靠在桌子上,头一耸一耸的,明显在哭泣。我走过去,没有产生同情的心理,自己的悲伤都顾不过来,哪有搭理别人的闲心。
  多少年后,我想想,燕送我一朵花,或许有爱情的痕迹。注意这里只是或许,我陈述的只是事实,并非推理。青春中谁没有一两段难以忘怀的往事,而且多与爱情有关,大家都喜欢把它暗暗地放在心底,等一个无人的夜晚,再拿出来静静品味,生出的都是一种酸涩而甜蜜的情愫。
  这天过后,我们的生活回归平静。男女的界线依然明显,我也把乒乓球拍的事抛之脑外,继续平常的学习和生活。燕从此消失在我的视线中——初二结束后,燕辍学了,听说学起了裁缝,再听说出去打工了。我们成了两条平行线,从此永不相交。
  
  二
  1997年,初中毕业,我进入了中专,来到了上饶,就读农业学校,学习水产。
  整个班级,男性荷尔蒙高度膨胀,48名同学,10位女生。这种情况下,女生就成了一级保护动物。
  10名女生中,她叫吕娜,矮胖,齐耳发,脸上永远漾着笑容,给人带来快乐之感。
  第一年,我们借着中学的余威,还在拼搏学习的路上,不知“恋爱”何物。我和吕宛如两条平行线,没有交集。甚至可以说,我跟吕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时针指到1998年,玩世不恭的劲头来了,青春发育已进入了尾声,对女性的好感陡然而增。班上好多个男生都有了心属的对象。僧多粥少,十名女生中已有七位名花有主,各自陷入了恋爱的漩涡。操场上、树林里、大街上,都有她们牵手走过的影子。吕没有,她还是一人,自然更成了抢手的饽饽。
  她是广丰人,我是婺源人,相差几百里,地域上的差异并没有阻止我往前迈步。星期六,同学数人前往上饶电影院观看影片,没有公交车,借了几辆自行车,一人带一个,就这么去了。
  晚上去,早晨回。吕坐上了我的车,我为了显示男子汉的气概,一个劲地踩,速度飞快,把后面的同学甩开了。回学校的路有几条,我们选了一条,同学们却走了另一条。一路上,都是我和吕两个人。踩累了,速度慢了,边骑边聊天。聊的内容,已然忘记。只记得那天早晨,温度较低,雾气弥漫,吕坐在后边,冻得直打哆嗦,说要走一走。我们下了自行车,推车走了一路,望望后面,等等同学,沓无踪影,只能继续前行。到校后,方知同学们都早到了,正担忧我们安全,我和吕这才相视一笑,各回寝室休息。
  此后,我和吕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至少在我眼里是这样。打饭时,我帮吕排队;扫地时,我主动拿过吕的扫把;外出游玩时,我还给吕带过礼物。虽然是一些小事,虽然只有一两元钱,但吕的默许就如鞭子,加大了我奔跑的力量。
  吕对于我,不冷不热。其实她对任何人,都一样,常予接受又不给回应。像我一样,痴情于吕的还有一位,姓文。文对于吕,也是一往情深。文比我有更大的优势,他人高,又帅,风趣幽默;我古板、老实,身材瘦小,唯一赢过文的,就是我的成绩好点。
  我和文开始了有意无意的竞争。有一次,吕回家,提着包出发,我和文准时出现在路口。文迎了上去,接过了吕右手的大包;我也不甘示弱,提起了吕左手的小包。旁边晨跑的同学不少,大家都乐于看笑话。其实,我和文都来自婺源,同一个县的老乡,关系一直较为密切。就因为吕的关系,我们产生了一定的敌对心理,直到毕业后,才趋于缓解。
  毕业临近,我们来到玉山七一水库实习。实习过程中,班主任组织扑克牌比赛,两人一组打拖拉机。我和吕搭档,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杀入半决赛。同学们都夸赞我们有福气,一定能够荣获头名。结果,半决赛败北,我们有些失兴。
  实习时正值夏初,野草疯长的季节。我们义务劳动,帮助员工拔草。副班长负责摄影,其中一张将我和吕装了进去。为此,我还特地恳求了副班长许久,让他把照片赠予我。拔完草,我们沿小路散步,红色的野果遍地是,甜甜的,我采了许多,送于吕,她吃得津津有味。
  毕业的钟声敲响,我们各自回了家乡,又去了外地。同学都没了联系,我和吕也天各一方。
  直到几年前,婺源已成为中国最美乡村,吸引无数游人前来观赏。同学来了,吕也来了,带着孩子来的,我和文作为主人迎接了他们。那次聚会时,我得知吕嫁给了另一位同学,也是她的同乡姓周。听周说,父母要将吕嫁给一位富家子弟,吕不愿意,周看不过去,介入了此事。一来二往,就成了班里唯一结成正果的一对。
  祝福吕与周,一辈子幸福美满。
  
  三
  她叫杨梅,是我在浙江打工时认识的。
  在我打工的地方,她是个名人。因为她曾自杀过,为情割脉。
  她的前男友,我们都称他为老三,一头黄发,吊儿郎当的样子,追女人是一把好手。
  听人说,老三为了泡妞,无所不用其极。追到手了,玩腻了,又扔了。杨梅就这样被他甩了,受不了,买来一把小刀,割脉。当血流满地、奄奄一息时,又被人发现,送往医院,被救了回来。
  杨梅醒后,感情算是彻底破裂。她整理心情,回到工厂上班,毕竟生活还得继续,人得吃喝拉撒。
  听了她这样的故事,我感动不已。如此痴情女子,世间难寻。有了这样的想法,我打心眼里对杨梅有了一份亲近。
  我们所在的工厂,生意不算太好,休息时间常有。休息时,我们都跑到四楼,那里是通铺,有一台彩电。这就成了最大的消遣。
  房间里人挺多的,为了靠杨梅近点,我经常坐在她的后边。竖起鼻子,仔细闻,总有一股淡淡的体香吸入,那味道似有似无,盈绕心间,让人欲罢不能。
  杨梅干的工种是计件活,工资多少以干活多少计。我没事时,刻意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来到她们所在的车间,一溜的女人,已婚未婚的都有。我帮这人做做,那人做做,其实是在偷偷瞄看杨梅。她长发,个头不算高,有点小胖,大腿也有点粗,即使是这样子,也令我着迷。
  次数久了,杨梅所在车间的女人大概看出了点端倪,开起了我的玩笑,说我像只想偷腥的猫。被她们说得不好意思,我好久没去。
  有一天,杨梅提了一桶衣服去洗。我计上心头,也拿起衣服,其实连肥皂板刷都没有。我就跟在杨梅的身后,来到了河边。
  杨梅看见了我,嫣然一笑,豪爽地说:“交给我吧!”一句话,正中我下怀。于是乎,半个小时里,我都在河边,陪杨梅聊天,看她洗衣服。
  那是中午,河埠无人,看杨梅纤手玉指,洗洗刷刷。有一刹那,我的心有股子冲动,真想绕到她背后,乘她不注意,抱她一抱,亲她一亲。或者,我向她表白,说我爱她,让她做我女朋友。只是,我有这个贼心,没有这个贼胆,硬是咽下嘴里的酸水。
  洗完衣服回来,杨梅大概也知道了我的心思。每次与我碰面时,都停下来,聊上两句,甚至干脆也到我所在的车间,看我一眼。
  有了她的亲近,我胆大了许多。好几次,我们一起看电视时,我坐得离杨梅很近,趁大家不注意,轻轻拈起她的头发,放在鼻间闻。杨梅也不阻止,任我随意。
  爱情是文字的滋生地,这句话,说得不错。我知道,开口表达,难以做到;写封情书,倒是问题不大。花了几天时间,绞尽所有脑汁,我终于写出一封千字的情书,还端端正正抄好,托杨梅的室友转交。
  当夜,我躺在床上,脑海中思绪不宁,一会儿怕杨梅不答应我,陷入悲痛;一会儿觉得她必会成为我女朋友,心中狂喜。好不容易迷迷糊糊沉入梦乡,又被噩梦惊醒,一身冷汗。
  第二日,杨梅室友传话来,让我一点钟到她房间去。
  忐忑不安中,度过几小时,熬到一点钟,我早等不及,冲了过去。
  杨梅一人坐在床铺上,表情严肃认真,一双大眼睛看着我,我很心慌。她慢慢开口,说了一句,咱们不合适。那一刻,我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我傻傻的,失落地走了,再也没追杨梅。碰面时,我绕着走,怕看见她。她看见我,也不言不笑。我们的感情画上了句号。
  多年后,我后悔莫及。当初的我太过年轻,压根不懂得还有“考验”一词,不明白“欲迎还拒”的道理,总以为爱就爱,不爱就不爱。
  我错过了杨梅,也错过了一段爱情。
  
  四
  2004年,我已成为教师,并再次接手初一。印象中,这是一群顽皮的孩子。其中,打架者有,小赌博者有,贪吃者有……
  我要说的一位,兼具多种毛病,不爱学习,喜欢赌博,热爱食物。他家中较为贫穷,每星期只有几元零花钱,这根本不够塞牙缝。怎么办?他就到店家赊账,这个星期赊,下个星期还,可赊的数量大于还,欠下的账就越来越多。
  后来,我得知了此事。作为班主任,总不能袖手旁观,家访提上了议程。我到了他家,与他父母共商,解决了问题。同时,为了方便联系,他母亲要了我的电话。
  过了两月,一个女孩打电话给我,询问他的情况。这是他的姐姐,姓詹。后来,出于对弟弟的关心,詹数次打电话给我,还发过多次信息。我每一次都认真作答。不知怎的,我们就顺理成章谈到了爱情,成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我性格内敛,比较被动。詹活泼开朗,主动性强。总体来说,她打电话、发信息多,我数量少。随着时间日移,我们的感情也深了不少。有时,学生上完自修,我拿起手机,也要发个信息,问她睡否?没睡,就拔个电话过去,独自走在静谧的校园内,月色满乾坤,我们悄悄地聊,没有什么特别的话题,心里却是装满了快乐。
  一次,学校聚餐,詹叮嘱我,少喝酒,多吃菜,够不着,站起来。听过这句话,我似乎感觉到了家庭的温暖。爱情就是这样子,充满了对彼此的关心。虽然那时,我们只听过声音,从未谋面,不知高矮胖瘦,不知性格脾气,但心底里已认同了对方。
  因为詹的关系,我对于她弟弟也特别关心。她弟弟成绩不好,经常被留学,我为他打饭,上课时也多提问,还买来一些生活用品给他。对此,詹打心眼里表示感谢。
  年关将至,寒冬初临,温度降了不少。某天,詹告诉我一个消息,说她以前谈过男朋友,问我是否在意。那一刻,我无语心痛。不在意,是不可能的,哪个男人会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说在意,我又怕伤了她的心,失去了她的人。我只能沉默,用无声来回答。寒风呼啸,我的心到达了冰点。
  好多天,我都没打电话给詹。詹却打电话来了,说她挂念着我,说她不会放弃我。慢慢地,我对自己说,接受吧,不能因此错过了一个好女孩。
  寒假到了,学校放了假,詹也即将踏上归家的客车。她通知了我具体的时间与地点,我从乡下的老家赶到了客车停靠点。那是午夜时分,连夜,詹坐车回了外婆家。我也随同前往。这次,我终于见面了詹的真面目:身材苗条,面容清秀,年轻漂亮。
  到了詹外婆家,老人家对我特别友善,准备了夜宵,拿出了点心,铺好了床铺,让我有了家的感觉。第二早,我和詹踏上了去她家的路。我提东西,詹走走蹦蹦,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
  到了詹家,她爸妈对我十分热情。显然,詹提前打了招呼。她爸妈之前也曾见过我,对我印象不错。这回,我换了一种身份上门,也另有一番滋味。
  后来,为了表示诚意,我爸爸上门拜访詹家,算是认个亲。詹也来到了我家,小住了几日。
  快乐短暂,开学又至。詹等清明过后,再外出打工。这几个月里,她除了帮家里忙活之外,也来到了学校。我们相处了近一月。一月里,矛盾有了。詹认为我穷,家过于偏僻;我认为她懒,爱使性子。说到生气时,我们还说过分手的气话。
  清明后,詹外出了。也许是性格不合,也许是意气使然,也许是冥冥注定,我们的联系少了。几天一次,半月一次,一月一次,再就没了消息。她弟也辍学了,我们的爱情还是没了结局。
  多年后,一位知情人说,詹嫁到了另一乡镇,生了两个儿子,还是常年在外打工。末了,她还加了一句,胖了。我笑笑,胖了好,说明生活好。
  
  五
  2005年,我遇到了如今的妻。她美丽大方,温柔体贴,正是我理想的那一位。这一回,她站在那里,轻轻招手,不远不近,不早不晚。我靠站,她温情款款。步行而来,我们并肩同行,共历几年风雨。2008年,我们相视一笑,松开油门,拉起手刹,停下“爱情”车,转乘另一辆,它的名字叫“婚姻”,续写另一段新的篇章。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

近几年到温江七八次,曾两次游历金马河畔看花草风景,却不知道金马河畔还有个叫连二里市的古镇老场。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多次来温江,却对这样一个小巧而优雅,无浓厚商业氛围的古老村...

我对石头的喜爱,最初源自喜爱《红楼梦》。 《红楼梦》有很多名字,包括《石头记》、《金玉缘》、《情僧录》、《金陵十二钗》、《还泪记》和《风月宝鉴》等等,我最喜欢的名字,还是《石...

茶,灌木丛生,嫩枝无毛,品种繁多,源远流长。“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相传,神农在野外以釜锅煮水,清风相送,几片叶子飘零而入,煮好的汤水其色微黄,入口苦涩却回味生香,以神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