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带九九和二七去散步来,二七对我还有戒心,不肯让我靠近。但是,二七已经在慢慢缩短和我身体的距离了,它像一匹小马儿,欢快地摇着小尾巴,来回奔跑,黑白一半的狗脸,英俊极了。九九则稳重些,不紧不慢,偶尔伸出爪子去应对二七的调皮。
  喝了些酒的我,轻声和它们说话。尽管没有人看到,我还是努力微笑着,我怕我脸色不好,会将二七吓跑。我说:“弟弟呢?我们的小弟弟呢?”然后我又轻轻地喊:“弟弟,弟弟……”
  弟弟是九九的第一胎,九九是野猫。女儿千翻和同事在街上宵夜,它满身伤疤而来,一身疲惫和惶恐而又满怀期待,幽幽地望着女儿。千翻将它带回来给它洗澡,它瘦瘦的,才满双月的样子。
  千翻给它治伤、打预防针,给它买猫粮和营养品。它怕我抛弃它,试探着跑到我脚边来撒娇,我不理会。因为,我怕投入后它又会因病而去!我拂开它,去做我的事情,但是到了夜晚,它又来我的被子上找我,我不耐烦将它拂开,如此十次有多。它不放弃,在我身后,怯怯地望着,又鼓起勇气来蹭我。我吼一声,它又急急跑开去,躲在沙发底下。
  我的母亲对它很慈祥,给它喂水和猫粮,母亲说:“它这么小,它也想它的妈妈,它把你当它妈妈了。”母亲的话让我一霎那泪流满面,我也是妈妈,我也做过几次狗妈妈和猫妈妈,可是它们都离我而去。所以,我不敢也不愿再喊它们一声:“我的猫,我的狗。”我的心,已经坑坑洼洼。
  九九很争气,千翻带它看了一次医生,它便健康地成长了,在我们家开心,温暖地生活着,谁看了都说这个猫好胖啊。胖胖的九九更加肥胖了,它要做妈妈了。它在女儿的房间生产,做了五只猫咪的妈妈。我们担心九九的奶水不够,也给猫咪们喂牛奶,羊奶。
  千翻看着九九生养带崽的辛苦,心疼不已。我说我们给九九做手术吧,不要它这么辛苦了。商讨下来觉得绝育对一个母亲太过份,于是决定留一只猫咪陪九九这辈子,不全部送人。千翻计划留下最勇猛的老大,我说最小的弟弟胆子最小,一有人就躲着,吃东西也不会抢,把它送人,它能不能长大是不是一个问题?于是,弟弟留下来,呆在猫妈妈身边,呆在我们的身边。
  独自留下来的弟弟长得好快。三个月,就要与九九一样胖了,可是依旧胆小。不要说家里有客人它会躲,就是我和千翻,天天喂养它也得不到抚摸它的机会。带它去打预防针,都是花了好多时间的布控。
  我不知道九九看见它的孩子们一个接一个被被人带走是什么感受,但是我和千翻给它留下弟弟它应该是幸福的吧。它们母子每天早上六点左右喜欢在三楼跑来跑去的,二楼的我和千翻不曾觉得讨厌,还觉得咚咚的追逐像侗族大歌的合声。
  我也会思考,留下弟弟陪伴九九是不是多情?毕竟一个家只有一只猫就够了。千翻读研,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家里只剩我和九九母子的时候,我不会去考虑这个问题。千翻回来撸猫,我就会想是不是不应该把多情的品性传给女儿,我是不是要教给她一些无情和放弃?
  二七在我摇摆不定的时候又来了。它被大学毕业的第一任主人抛弃后,千翻的同事看它可怜,捡回来喂养。才五个月,过年了,同事要回家过年,请千翻照顾一下,说是年后上班就来带走。二七有一岁多点吧,它这个品种好小,还没有九九胖,千翻给我带来的时候它装在小狗屋里,千翻把它从狗屋里抖出来,它那一半白一半黑的脸说实话让我很不喜欢。
  我当它是客人,未曾用心,由着千翻照顾。千翻开学的时候,告诉我一个不好的消息,说是二七即将被二次抛弃,如果我们不要,它的二主人会将它带去远处丢掉。
  我坑坑洼洼的心啊……只是我语穷,写不出来我心的空空或者心的笨重!
  我望着如弟弟般胆怯的二七,心如刀绞。弟弟胆怯,但是它生下来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它只是不让人靠近,它有妈妈每天陪它玩,有它的猫屋和妈妈睡觉,有每天不厌其烦喊它进食的我。它答应不答应是它的事,我是每天都呼唤的啊!二七不同,同事捡到二七那天,是十月二十七号,千翻就给它起名“二七”。千翻何曾想到,自己的家才是这条小狗的宿命!
  千翻要读书,她给它们买粮食,我负责每天早晚的投食。千翻周末就来和它们玩,在学校也是叫嚷问我要它们生活的视频。
  千翻要毕业才能要孩子,她的公婆及丈夫等得好心焦。我想,九九、弟弟、二七都能在憧憬中等到千翻孩子的到来吧,它们会陪伴千翻的孩子一段快乐的时光吧。千翻是它们的恩人,如果好人有好报,上天把所有的福报都赐予千翻吧,赐予我和九九、弟弟,还有二七。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