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能力做自己的主宰,决定自己的命运,那怕是布满荆棘的路,只要佛心永在,就会凭着自己的智慧、毅力、恒心走完它!
  ——择自王乾倩的佛学日记
  
  一
  尊敬的读者诸君,我要讲述的王乾倩就是这么一位对佛学情有独钟的奇女子,一位身体力行佛学思想的女强人。她的人生之路充满了苦难,曲折,艰辛和传奇。
  1972年4月1日,王乾倩出生在卢氏县东明镇张麻村里一个成份较高的家庭里。在那以阶级斗争为纲和尚未摆脱贫穷饥饿的年代里,童年的王乾倩不仅饱受贫穷和饥饿的折磨,而且还受到学校领导的歧视和亲生父母的虐待。饥饿使这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变得面黄肌瘦,直至体内精血干涸殆尽,生存受到严重的威胁;怀有偏见的校领导,以她好玩避孕套的罪名,把刚上初一不久的王乾倩逐出了校门,从此使她失去了上学的机会;愚昧的家庭不仅没有给失学的王乾倩以关爱和呵护,反而听信算命先生的歪理邪说,视乾倩为丧门星,轻则责骂,重则毒打,使童年的王乾倩吃尽了家庭暴力的苦头。为了生存,童年的王乾倩不得不去自谋生路。她先后在家乡两处私人的菌种场当童工。她不分白天黑夜地拼命干,终因年幼体弱、长时间饥饿劳累,她病倒在菌种场的露天车间里。好心的姐妹们把她送回家去,但回到家里不仅没有得到父母的疼爱和呵护,反而却遭到父母的痛骂和遗弃。王乾倩一气就离家出走。无情的父母不仅不挽留乾倩,反而朝她吼叫着:“你走,你把衣服脱光再走!”倔犟的王乾倩就毫不退缩地脱光了全身的衣服,仅剩一条能够遮羞的贴身小裤头,冲出那个贫穷的家,那个愚昧的家,那个连亲生女儿都不能收留的家!
  冲出家门的王乾倩,茫然地来到村后洛北大渠的便桥上。破败陈旧的木便桥早已危机四伏,她望着桥下那汹涌的渠水,不禁打了个寒颤。此刻,她好象清醒了许多。她在扪心自问,难道这就是她这个花季少女的生命尽头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想到这里,倔犟的王乾倩用尽平生的力气,呐喊道:“不,我不是丧门星!”由于用力过度,她那早已被饥饿和病魔侵袭的肢体再也无力支撑这一声撕人心肺的呐喊了,她顿时昏倒在了便桥上。
  当王乾倩醒过来时,她周围早已挤满了来寻找她的一群女孩子。这群与乾倩同时失学的女孩子,一见乾倩落得如此下场,她们抱在一起哭成一团。在那剪剪春风阵阵寒的季节里,寒气依然逼人,姐妹们立即把带来的衣服给乾倩穿上遮羞挡寒,把她们舍不得吃的馒头拿给乾倩填肚充饥,又把她们身上仅有的钱凑在一起送乾倩去治病,一路上她们轮流背着乾倩赶往县城医院。
  王乾倩终于在姐妹们的呵护下逃出了鬼门关。然而,刚出院的王乾倩仍是有家不能归。天真的乾倩想寻找亲戚家暂且安身,可她找谁谁都不理!她找到姑家,姑家不留;她找到舅家,舅家不收!亲戚们都象躲瘟神一样回避她。她暗想,难道她真的成了天不收地不留的丧门星了吗?就在这时,她的姨妈冒着被姨父责骂和殴打的风险,收留了她。可乾倩到姨妈家不久,乾倩的妈就常常来找姨妈闹事,责骂姨妈不该收留乾倩这个丧门星;加之姨父与姨妈又常常为收留和养活乾倩的事争吵,姨妈还经常遭到姨父的殴打,王乾倩再也住不下去了,她决计离开姨妈出外寻找活路。
  乾倩的姨妈为了能早一天送乾倩外出逃个活路,她开始省吃俭用地为乾倩攒钱准备路费。有一天,乾倩的姨妈把攒钱的那个洗衣粉袋子拿出来在一张一张地数着,为了凑够拾元钱,乾倩的姨妈翻箱倒柜地找,找遍了所有衣服的口袋,最后终于在院子里晾着的衣服口袋里找到一张潮湿的、而且还缺一个小角儿的贰角钱。乾倩和姨妈像找到金元宝一般激动啊!姨妈抱住乾倩,泣不成声地道:“乾倩,这钱终于攒够了,你总算有救啦!”乾倩也紧紧地抱住姨妈道;“姨妈,你是我的亲妈妈!我一生一世都不会忘记你!”姨妈把那张缺一小角的贰角钱挟到钱里面,装进那个洗衣粉的袋子里,又把袋子包好交给乾倩道:“乾倩啊,你一定拿好!这是你的保命钱!愿菩萨保佑你一路平安!”
  
  二
  王乾倩怀揣着姨妈给的那十元钱,告别了姨妈,坐上卢氏县通往西安市的大巴车,去寻求她生存的空间。
  大巴车艰难地爬行在崎曲的盘山路上。车内的乘客全都是出外谋生的农民工,他们大都是身强力壮的男子汉,唯独坐在靠车门窗下的王乾倩是年仅十三岁的弱女子。车里的人们不禁把探寻的目光全投向了王乾倩。人们在暗暗地赞赏着这位小女子的超常胆量。
  一位坐在王乾倩旁边的中年农民好奇地问:“闺女,你也是去西安打工的?
  王乾倩毫不示弱地道:“怎么?不像吗?”
  中年农民摇着头道:“不像,我看你倒是像上学去的。”
  王乾倩哭笑不得地道:“谢谢大叔的美言!可惜俺就没有那上学的命!”
  中年农民叹息道:“唉,太可惜啦!你这么小小年纪就出来打工,难道就不想家?”
  中年农民的这一问竟把倔犟的王乾倩憋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她双唇紧闭,牙关紧咬,二目直盯着窗外,把满肚子的委屈往肚里咽着。
  车厢里,好奇的人们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这么小就出外打工,真是……"
  “这闺女的家也太放心啦!”
  “难道这闺女的爹是残废?”
  “可能这闺女的娘是后娘!”
  王乾倩听着人们的这些议论和猜测,心里的委屈和怨恨再也压抑不住了,她扭头朝着人们歇斯底里地喊道:“别说啦!我没有家!你们满意了吧?!”
  王乾倩这一异常的举动使车上的人们惊呆了,没一个人敢吱声,车内静得让人窒息,唯有那如泣如诉的马哒声在冲击着人们的心扉。这沉闷的僵局一直持续到大巴车开出县境时才被售票员的声音所打破:“乡亲们请注意!现在客车正在驶出县境,请大家再回头看看咱们的家乡吧!”
  售票员的话音未落地,人们便唰地一声全站了起来。几十双眼睛全都投向那车后迅速远去的界牌上,人们心里仿佛都在默默地念道着什么……
  此刻,王乾倩望着界牌心里在暗暗发着誓:“别了!我的故乡!我王乾倩混不成个人样,绝不再回来!”
  王乾倩就这样一别四年没有回来。她孤身一人在那浩瀚的西安城里苦苦地实践着自己所发的誓言,日夜奔波在大街小巷,寻找着她生存的空间。然而,要在八十年代的西安找到一份工作本来就十分艰难,而像王乾倩这样年幼的小女子,要找到工作更加艰难。当时身处异乡的王乾倩举目无亲,又身无分文,常常因找不到工作而忍饥挨饿、露宿街头。她渴时就跑到街边那锁着的水龙头下,仰起脖子等着漏下来的水点儿喝;饿时就跑进饭店抢着替人家擦擦桌子洗洗碗,以此讨几碗捞面的汤来充饥;这在凭粮票吃饭的岁月里,简直是天大的福份啊!王乾倩就这样流浪了半个多月.
  世上还是好人多。正当王乾倩陷于绝境时,市劳动服务公司的一位王阿姨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冒着雇用童工的风险,给王乾倩介绍了一家饭店的工作,但就因为乾倩饥饿难耐,第一顿饭竟一下吃了三笼包子、两大碗面条,乾倩当即就被辞退了。后来,王阿姨又介绍乾倩给一位患痴呆病的老人做保姆,虽然每月只给十二元钱,乾倩为了活命依然坚持着干。一个月后,乾倩听从王阿姨的话,要求与这家人签个合同。可这家人怕多出钱,不但不签合同,反而辞退了乾倩。这被辞退的难堪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位雇主竟连十二元的工钱也不愿给,只给了一件旧衣服顶替六元工资,又谎说衣服口袋里装了六元钱,纯真的小乾倩也信以为真。但当王乾倩上车买票时,口袋里却什么也没有。为此被误认为是逃票的骗子,不仅遭到斥责和毒打,还被罚跪在车上游街示众,使她受尽了人们的歧视和凌辱。这一回在人格上所遭受的打击及乎又一次把她推向了鬼门关。就在这时,那位王阿姨又一次拯救了她,鼓励她要有与世俗偏见抗争的勇气和技巧,指点她要在西安站稳并且不受人欺,首先要说好西安话,做一个地道的西安妹子。并又介绍她到一家医院去伺候一位患糖尿病的富婆。由于乾倩的聪明好学,很快就具备了一口地道的西安话,而且乐于帮助医院护士做这做那,几乎成了医护人员中的一分子,一个人见人爱的西安小妹子。当那位患糖尿病的富婆虐待乾倩,不让乾倩吃饱饭时,医院的护士纷纷站出来替乾倩说话,谴责那位富婆的不仁。护士大姐还请求院领导把乾倩招为护士用,可惜由于乾倩是外省农村户口,称心如意的白衣天使就这样与之擦肩而过。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曾被介绍到一家录像厅里当播音员,但由于性骚扰,乾倩不得不离开那里到一家纱巾店里去当营业员。在纱巾店里,乾倩被打扮得花枝招展,加上她那模特般的身材和那口甜甜的西安话,纱巾店的生意立即火了起来,凡是乾倩头上戴的纱巾都被女孩子们当作时尚来追求,连那位劳动服务公司的王阿姨也戴上了乾倩送的纱巾。就这样每月叁拾元,王乾倩一干就是两年。此时的王韩倩正值十七八岁的妙龄年华,由于环境的陶冶,生活质量的改善,她这个大山里的丑小鸭终于变成了白天鹅。当她与姐妹们走在繁华的大街上时,已成为西安市里一条非常靓丽的风景线。
  随着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的发表。古都西安又迎来了第二次改革开放的高潮,城市建设飞速发展,外商纷纷云集西安寻找发展的商机。就在这时,一座五星级酒楼在古都西安拔地而起,一家台湾的装修公司中标承包了该酒楼的装修工程,并发出广告要招收几十名工程清洁工。幸运的王乾倩被选为首批清洁女工,由于她的聪明灵活,勤学好问,做事效率高,很快就提升为清洁工的领班人。她为了给老板节省劳保用品,发动工人们把扔掉的旧手套洗净晒干重新使用,就是这件事深得工程老板的赏识和器重,立即把王乾倩从一个清洁工的领班提升为工程保管,进而提为老板助理,专管老板办公室的内务,工资很快提到每月220元。这样的高工资在当时也只有县长、市长才能拿到。此时的王乾倩对未来充满了期望,她在寻求着更高的人生座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使王乾倩的人生道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当时一位承包装修高级宾馆的年轻老板朱先生,急需十几名清洁女工,他拜托一位朋友请王乾倩帮忙解决。当王乾倩带着十几名女工去见朱先生时,朱先生误认为王乾倩是来他公司上班的员工,就吩咐王乾倩第二天去见他面谈用工事宜。王乾倩就顺其自然地去见了朱先生。朱先生一见王乾倩的言谈举止不同凡响,赢得了朱先生的好感,当即便决定录用王乾倩。可王乾倩却如实地向朱先生讲明了她已经有了一份加夜班的工作,而且每月工资已高达220元。朱先生便以每月260元的高薪聘请王乾倩来他的公司领班。王乾倩就欣然答应了朱先生的聘请,白天领着工人为朱先生干活,晚上仍在原来的公司加夜班。这样虽则辛苦,但每月的工资可高达近五百元,王乾倩开始富裕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年轻的朱先生对聪明能干的王乾倩产生了爱慕之情,王乾倩也对足智多谋的朱先生深爱不疑。两人便海誓山盟、永结同心。朱先生是一位有远见卓识的老板,他没有要求与时年仅有17岁的乾倩马上结婚,而是要资助她回乡读完中学之后再完婚。但因王乾倩父母的阻扰,继续求学的梦从此破灭。王乾倩不得不第二次离开故乡寻找朱先生共谋大业。王乾倩虽然失去了上学的机会,但她却与朱先生在广东云浮市创建了迅辉云石厂,她与朱先生婚后相敬如宾,在事业上配合默契。先生掌舵运筹帷幄,王乾倩总管财务后勤,从货物的包装、运输到营销等一系列工作,王乾倩都管理得井井有条。为了提高自身的管理水平,王乾倩特别爱读书,加上不耻下问的习惯,她不仅具有了广博的文化知识素养,而且英文说的也十分流利,进而为企业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智力支撑。她与先生所创建的迅辉云石厂在国内国外都享有极高的声誉,王乾倩的身价也日益剧增。
  
  三
  王乾倩的童年是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的,她的创业历程是在社会的进步和好心人的帮扶下走过来的。生活的艰辛,创业的坎坷使她悟出一个道理:万金非宝书为宝,万事皆空善不空。她如今虽然已是家产万金的富翁,但她却仍视书为生命,视书为珍宝。她博览群书,熟读四书五经,特别倾情金刚经,她的藏书多达四万多册。她决心寻尽人类文明的智慧,弥补她没能上学深造的缺憾。她虽置身商海,万事悠悠,商务繁忙,但她时时不忘以善为本,事事恪守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的信条。行善从她自己做起,从一件件小事做起,从一件童衣的捐助直至百万元扶贫资金的慷慨解囊,一条行善的路从她居住的中山市雍景圆D5—903号出发,越过千山万水,直通故乡人的家门,紧连故乡人的心扉。
  1993年一个隆冬季节,乾倩刚生小孩儿不久,她坐在如天堂一般温暖的家里,抱着白胖白胖的小宝贝,望望女儿那一大摞四季尽有的高档童衣童被和那一大堆来自发达国家的婴儿高级补品,再望望窗外那漫天的飞雪,她不禁想起了她那饥饿贫穷的童年,想起了家乡孩子们的饥渴冷暖,一颗善良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她在思索着如何帮助那些还在贫困中的故乡人。就在这时,姨妈的话提醒了王乾倩。乾倩的姨妈目睹富裕起来的城市人对生活资料的抛弃,感到十分可惜。建议乾倩把城市人看来多余的衣服、棉被、家用电器及生活必需品收集起来,送给家乡贫困的人们。王乾倩就立即接受了姨妈的建议,先从自己做起,从一件件小事做起。她先把家中多余的衣服、棉被和多余的生活必需品打包寄给家乡急需的人们,接着她又把城里人多余的生活用品收集起来,分类打包寄回家乡。就这样渐渐形成了一个惯例,许多好心的城里人都纷纷把物资交给王乾倩传送,王乾倩的家就成了城里人向乡里人送温暖传真情的平台。一条从城市到家乡的送温暖之路如一条红线紧连着故乡人的心。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1957年,父亲和母亲成家了,那年父亲19岁,母亲17岁。 1957年,母亲因到张家湖来走亲戚被我父亲一眼相中,父亲立马发动攻势上我外公家提亲。其实,在当时我的母亲并不是说过给我父亲当媳妇的...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