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到人间,大地何处不美成画,何故要独说家乡呢?莫非是对家乡的阿好语罢?其实是家乡的春景和人事别具一格。
  ​礼泉的袁家村旅游区,真好比礼泉的花篮,吸引的游人四季如织,远近的游人来了,带来了祖国各地的乡俗和文化,更带来了生活中刚出现的一些新元素,有些甚或还是域外的一些文明。你观察不同游人的穿着和神情,倾听其言语,更注意其喜好,就会意识到日月同天下的山川异域的人其心性是高度一致的,谁不爱闲适自由快乐地生活着。人们追逐着美乐在逛,同时其思想也在不经意间进行着自问自答。有句古话一语双关说的妙,“良禽择木而栖”,只要具备条件,祖国四处的名胜,只管来观光,若选在经济创新与文化繁荣的宝地,你定会喜上加喜,想一探究竟。那么礼泉的袁家村不妨一游。做为思想开放下摸索乡村振兴搞出来的一种模式,袁家村无疑是获得了成功,可是在不同地方复制出来,为何总是失败的多呢?做为见多识广的当代人,当你在春光明媚的时侯来到袁家村时,想来你的心中一定涌动着思考的浪花。就这一点而言,怕是别地的春天很难映射到心中的话题。游而思,思而游,边游边思又是怎样一种感觉呢?请问大家你们来袁家村都体味过这种游思交汇的情景吗?
  礼泉的地理是平原与山丘结为邻里的地形,春来面南的山坡首先一片锦绣,除过迎春花和山桃花,那绵延十多里的昭陵御杏园,顿时成了人与花的王国。朝朝暮暮,宽阔的昭陵旅路两旁摆满着饮食摊点和游客的车辆。身临其境,既陶醉于杏花的芬芬,又能尽情享受到和平盛世的繁花热闹。
  礼泉的果木最有名,因地制宜,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塬上塬下果林遍野。一旦春暖花开,简直美不胜收,五颜六色得无一复加。见过有人摄影吗?凡热爱此道的十之八九都是外来游客,礼泉本地人因司空见惯,早已不足为奇了。
  礼泉的公路三曲六转,条条堪称交通样板。春来赏景切莫担心交通拥挤或停车不便。不论穿山越岭,还是一马平川,都是既宽阔又坦荡。晴日下,当您行车来到昭陵山巅回头对着南方眺望,展现在面前的大地是无比的辽阔和壮丽,花田、河水、村落和县城把大地点缀得美仑美奂。这时当你沐浴和煦的春风和灿烂的阳光时,你何尝不油然而生出对祖国家园的赞美和对未来的憧憬呢?脚下气势磅礴的唐陵不用说又会激发起你的雄心壮志。
  礼泉多水又多好山。平原上的泔河水库,春来一碧万顷,浩瀚无际。其位置毗邻城区,已初步开发成风景区,俨然城市后花园的存在,每到周末,游乐的人们结队而来,熙熙攘攘,有如杭州西湖。塬上山区的东庄水库正在施工建设,此地山景分外迷人,壮观和险峻方圆百里没有出其右者。春来有一景叫人魂牵梦萦,那就是山花的烂漫,高高低低,悬崖峭壁,无处不在,无论是谁个见了都会叹为观止。寻问花的名字,可能是山桃树。除此以外,还有常绿灌木冬青的深绿与杨柳新生的浅绿色交映生辉出来的一种光景,很能悦人眼目,令人心旷神怡。
  礼泉田野的农民最值得走近一谈。再美的景物和环境都是由人的劳动生成的。看,田地里到处是劳动者的身影,走近他们,将了解到农业知识和懂得劳动者最可敬。春游不应是单纯的观景,更应是接触劳动人民的机会。惟有他们才敢称是春的灵魂,过些时日,春色败了,他们依然在,依然忙碌在美化生活的田野。春天那种篷勃向上,万象更新的精神是永远活跃在他们身上。
  春天礼泉的布谷鸟似乎比外部各地方都多,其鸣声也似乎最动听,也最鼓舞人。连边飞边报喜的喜鹊好像也不例外。就是极小的甲壳虫一一一孩子称为“红牛”的,也是又多又活跃,逗引得孩子们在黄昏时追逐着嬉戏。说到蜜蜂那更是骄傲自豪的,礼泉养蜂的人数不仅多行业技术更是不一般。
  礼泉春天城中的人们对时令的变化似乎较外地敏感。城中广场锻炼的人们早早地就换上了春装,花枝招展地唱呀跳呀,把个城市面貌过早地焕发到了春天。
  礼泉自古就是个艺术家人才辈出的地方,一遇春天,艺术家自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心思葱茏的画家会应景而起,描红绘绿的彩笔一天忙到头。多情善感的诗人们,在触景生情中又将不知有多少优美的诗作问世。还有那音乐人才,一定会被邀在繁花嫩叶当中唱些歌曲出来,供人娱乐;文学爱好者当然也不会闲着,此时不仅爱去寻幽揽胜,还要舞起文墨来,写些眼见耳闻及感想出来。
  礼泉的春天有着道不尽说不清的美。它所包含的内容,尽管矫矫不群,但又与普天之下的春景结为连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1957年,父亲和母亲成家了,那年父亲19岁,母亲17岁。 1957年,母亲因到张家湖来走亲戚被我父亲一眼相中,父亲立马发动攻势上我外公家提亲。其实,在当时我的母亲并不是说过给我父亲当媳妇的...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