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写作不会有风花雪月,也不会对酒当歌,我们每日忙忙碌碌在为柴米油盐而奋斗的同时,也要追求点精神生活,我的余业生活就是以写作为乐!
  
  一
  这个春节过得不是那么痛快,春节前煞费苦心的一篇稿子被毙,心情稍显郁闷,走亲访友拜会挚爱,匆匆过。其余时间大部分都是在高铁上、地铁里和北京的各大景点上穿梭。但都不足以疏解我沉痛的心情,后半夜的高铁车厢里,四际无声,顿感寂寞,随手打开手机看抖音,想让手机里嘈杂的声音充满双耳,让自己不那么孤单。
  关掉手机,借着床头微弱的灯光拿出一本《中国文学佳作选》,认真品赏这本选刊里精选的实力派作家的佳作。里面刊登的每一篇文章都像是一壶沉年的老酒,让人品过之后,醉在其中,回味无穷。这些名家们的作品都用极具个性的角度,极其沉稳的姿态,极其优美的文字,向读者传达了人性中最珍贵的真、善、美。每一篇都独具特色,每一篇都光茫四射。
  静静的列车里,我心无旁鹜地徜徉在书香里,喧嚣浮躁的心灵,渐渐得以平复……
  欣赏完美女作家文珍的《灯》,突然想起“天上星、地上灯”。说人死,也常说灯灭这句话。灯本有心。灯芯偶尔会被化了的蜡油汪住烧不起来,要人用针挑出再剪一下才能继续。古人恐怕也是长夜漫漫对灯无聊的时间太多,才会编出《灯草和尚》这样的故事,又荒唐,又艳异,还有一点来自魑魅魍魉世界的邪趣狂喜。其实每个人都有机会把自己变成一盏灯。凡总一生,便是将一点微光从一双手,传递到万千只手的过程。徜若能各尽其力,各司其职,沿途便可以替无数陌生人照亮,至少也能看清自己脚下的路。
  
  二
  夜已深,高铁上听不到像其它火车样在铁轨上发出的“咣当咣当”的声音,入耳的是有几个男旅客痛快淋漓的鼾声。既然难以入睡,就再去文字的海洋里遨游一番。
  “说起疼和痛,人人皆有无法质疑的发言权,谁没有体验过呢,并且任何人的体验都可能是完全个性化的,不管别人何等设身处地地去想,也不会感到同样的疼痛。是的,所谓人世间的疼痛就这样分成我们自己的疼痛,和我们如何对待别人的疼痛。”
  刘汀老师的《疼痛有时》在感觉上、心理上、逻辑上给读者以思考,世间的疼痛,有成千上万种,人人都会疼会痛,无可逃避。
  既然不可避,就不如坦荡地面对了,这话说起来犹励志鸡汤,可细细究生的底牌,却也是唯一的出路而已。身体遭受之疼,内心承受之痛,反衬着那些欢乐和安稳,让它们具有了存在的意义。否则,如果一切完美无瑕、无忧无虑,人也未必就感到满足。人有一种物性,物性就是感性,惰性深埋,必须有悲伤疼痛来提醒,才会知道并且珍惜美之美,才会做出那些自己所难以设想的事情。
  人生大抵如此,高潮低谷,起起伏伏,身疼心痛,没有谁躲得过去,欣赏完刘汀的美文,我突然特别想修改我的那篇被毙的稿子。
  我虽是步入了知天命队伍的人,但在文学创作上还是属于地地道道的青青涩涩的业余爱好者,业余坚持写作的人,除了变现赚点小钱之外,其实还有更加有意义、值得追求的选择。
  我常和朋友们开玩笑说,我坚持涂抹几个文字是为了三防:一防寂寞空虚(我不打牌,也不钓鱼);二防老年痴呆;三防思维能力下降。
  常常写作是可以提高一个人的思维能力的,因为写作是一种表达,是一种心灵的独白,是一种倾诉;一个人要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就必须对事情进行深入的思考,思考的过程,就是在反复训练自己的思维能力,锻炼大脑的能力。坚持写作的人,一般来说思维还是比较敏捷的。
  
  三
  最近我通过文字,在一些文学交流群里结识了不少文友,有的说文字能给他带来一些共鸣、一些温暖;有的说,看到我劳作之余还能坚持笔耕,也让他(她)重新开始拾起懈怠了好久的笔。
  其实业余码字人是有很多伤楚和无奈,坚持了,出了精品别人夸你成功,倒下了就是不务正业的一个人,半途而废就成了人家茶余饭后的一个笑料。我是做工程项目的,白天忙碌于工地,晚上还要加班做好工地上的日常统计,常常夜深人静才拿起笔努力地爬几行格子,家人们说天天这么忙、这么累,不要写了,我是不愿放弃的,写作对我而言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就是有这个文学情怀。
  每当自己的作品如能呈现给读者时,心情是无比激动,心中万分期待有更多的读者喜欢,期待着更多读者为之点赞和批评指导。然而,这一切都不是那么容易、那么简单。在我的创作过程中,常常会遇到各种困难和挫折,有时候为了碎银三两,为了一些俗事,灵感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有时候,因水平有限无法把自己的内心想法表达得更加清楚明白而徒增烦恼;有时候,甚至更多怀疑自己的创作才华,是否已近江郎才尽?这就需要持续学习、读书、修行、多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最是书香能至远,腹有诗书气自华。
  我们终日忙碌在红尘深处,流连于大千世界。在人事纠缠中营役碰撞,需要的不仅仅是钱,更需要一些精神食粮、一些爱、一些暖。
  因而,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夜深人静的时候,万籁俱寂,只有月光在窗外静静地洒下,宛如一曲静谧的夜曲,家人们都已进入梦乡,我端坐在寂静的书桌前,聆听笔尖在纸上划过的声音,如同孤独的舞者,在文字的海洋中翩翩起舞。
  每当醉心于文字里,仿佛置身于激流之中,心情澎湃如春天般温暖,灵感如泉涌般不息。满纸弥漫着幸福和喜悦,感染自己也希望能温暖读者,作为一个业余写作者,我深深地知道,创作的喜悦和读者的认可带来的成就感是很温暖人心的。
  很多人以为文学创作就是风花雪月,就是对酒当歌,诸不知这是大咖大仙的豪情,似乎与大多数要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愁的文学创作者无关,我们安静点,就站在窗前看春景,看柳絮飘落的洒脱,欣赏那份洁白的纷扬、流转,再在劳作之余写一两句如泉水般清清亮亮的句子,如有朋友欣赏仿佛就浸上了春光,让人心旷神怡,宠辱皆忘。不需把酒临风,其内心也喜喜洋洋。
  文学创作就是离不开真实的生活,而我们业余码字人就生活经历而言,是比较丰富的,这也是我们业余码字人的宝贵财富,它就像是北风呼啸的冬天,不畏磨砺的我,实在是不舍得荒废,不仅不舍得荒废冰与雪,还要纵情投身其中,为雪写诗、为秋吟唱、为夏写文章、为春不惆怅。
  让他人低头,不是厉害,让自己快乐,才是本事。我的业余生活是以写作为乐,那就以写作为灯,在黑夜里前行,看朗朗星空,更能为他人点灯,照亮别人也光耀自己。
  我以写作为乐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