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三月,春光明媚。又到了踏青的季节,不久前的一天,殷九鸣同学与我相约上狮子山华农春游。狮子山位于南湖南岸,因其山形酷似一头俯卧的狮子而得名,这里也是华中农业大学的所在地,人们习惯称华农。
  上午八时,我出门在恒安路地铁建安街站乘坐571公交车,约九时到达珞狮南路华中农大站与殷九鸣同学会合,然后,我们跨过狮子山天桥到达华中农业大学校门,又一次开启闲逛华农的行程,不过,也不记得这是我近年来第几次上狮子山了,我从南湖路过来,一路畅通顺达,极其便捷。殷九鸣是我在向阳湖读书时的同学,这是他第一次走进华中农业大学。
  华中农业大学的新校门,是位于珞狮南路东侧的西大门。在校门前,一块镌刻着“华中农业大学”六个红色大字的巨石,让人一眼望去便心生敬意;我的心里似乎也有了自己过去在校期间,配戴校徽时的那种感觉。思绪之间,正逢几位游人在“华中农业大学”前拍照留念,于是,我们也用手机自发打卡。
  进入校园,我们放弃了乘坐校巴车,也没有扫码骑车,而是选择步行。沿着宽阔整洁的道路前行,
  一路上,主干道两旁高大粗壮的梧桐树,遮天蔽日,一看便知是经历了多年风雨的老树。壮实的树干枝条上,叶芽又吐出了新绿,其坚挺的形态,历久弥新。沿途有国家部级有关教学科研实验室,教学楼和宿舍楼等,梧桐树的存在点缀其他的风景建筑,将校园映衬出非常迷人的春日景致。漫步在种满梧桐树的校园路,仿佛将自己又置身于书香意境之中。
  “老同学,你是那年来华农学习的呀?”殷九鸣问我。
  “我是八七级农业经济管理专业,秋季入学的。”
  记得当年从武昌站坐22路公交来校,是在老校门下车,然后沿长长的校园路入校的,作为新生还办理了接转户口、体检等入学手续,并领取了学生证、校徽等,校园里良好的环境特别是梧桐树的马路,广场上及花坛里装点的美丽鲜花令我印象最深。
  我们边走边聊,时间不长,来到了狮子山广场的下边。在一池碧水前,一组大大的“1898一2024”红色数字吸人眼球;1898指的是华中农业大学,始于1898年创办的湖北农务学堂。跨越三个世纪,这所大学以农业和生命科学为优势特色,已发展成为一所国家部属综合性研究型大学。举头望去,位于狮子山上的学校标志性建筑华中农业大学主楼隐约可见,其背靠狮子山最高点。我们眼前狮子山脚下的这个广场就是华中农业大学最大最美的校园广场,其景色一览无余。
  武汉疫情发生之前的一年春天,我与家人带着小孙女曾逛过一次狮子山校园。当时逛了公园、广场,记得在广场的原图书馆楼二楼,有动物标本参观活动,人流络绎不绝,标本馆里,其中昆虫展厅中的虎凤蝶等,动物展厅中的东北虎、中华鲟等虎类、鱼类实体标本栩栩如生,小孩子们觉得特别好奇,观看得十分认真。后来,我们还游了梨园与桃园,校园的樱花也正绽放,本来是奔着校园与花开而来,可来到却是游人如织;我们也抓拍了许多风光照片,午餐还在校园里的博园食堂吃学生餐,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学生时代。我与殷九鸣说着话又向前到了原体育馆、体育广场,广场上学生们正在上体育课与运动,广场的铁围栏杆上装点有许多红色、蓝色等叠加造形的自行车,给人一种新奇与向前的力量!继续前行,路过一片红房子的学生宿舍后,又是一个很大的新建运动场馆,操场上也是学生们在各自的方阵里操练,有的练运动操,有的跳绳,还有学生在打羽毛球、踢足球等。
  我们绕过了湖畔三月里姹紫嫣红的桃园,白色诱惑的梨园。约十时,我们沿校园主道左拐来到樱花路上,樱花正含苞待放。若是盛花期,到处都可见到赏花人了。而今华中农大种植的许多樱花,在每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就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有太多的人纷至沓来,把安静的校园弄得热闹起来。不过,人少了,校园内宁静了许多,这样的宁静正是繁花待放的时刻,也许才是三十多年前校园里的那种氛围。
  在校园实验基地前,一片油菜花田已是盛花期,有几个园艺系的学生正在制作园艺营养钵土,他们劳动的汗水与欢声笑语交织在一起,给油菜花海增添了生机与活力,感觉春色正妙,年轻真好。
  沿樱花路再左转弯,我们进入了狮子山下的一条马路,也是校巴车的行进路线。右边是狮子山上的学生宿舍区,左边是新老运动广场及食堂等建筑,只是我们学习期间的原老食堂依旧,不同的是改名为博园食堂。
  
  二
  在临近博园食堂的叉路口,是校巴停靠的博园站。我们右转沿着一条熟悉的道路向上,路面有一定坡度向山顶延伸,道路左边原是植保系的红房子宿舍,右边路傍有几栋白色外墙的楼房,其中中间一栋五层楼,离山顶较近,其建筑风格朴素,一看就知道其建设历史较长。当得知这栋楼就是我三十多年前在华中农业大学学习时的楼栋时,殷九鸣问我:“你们当时住在几楼,是那间宿舍还记得吗?”
  “那就是这栋楼四楼的404室,只是现在这栋楼已改名为博园楼栋,现为博士生们的宿舍。”我用手指着楼层四楼的一个位置告诉他。
  我还告诉殷九鸣,我们的404宿舍当时四个同学,一个叫傅超,副班长、秭归县人,一个叫胡乐文,大悟县人,还一个叫肖述文,孝感人。四个人几载同窗生活,气氛活跃,十分投缘。印象较深的事是有时晚上十时左右后,我们几个室友还一同自带碗筷,出宿舍楼下坡去食堂吃二毛钱一碗的面条,虽然面条不带一点荤味,但我们每次吃起来却津津有味,有时还共同分别敲击饭碗,以发出悦耳的声音感到惬意;有一段时期,为了学习校园里课外组织的一种意念气功,我们几个人清早绕过楼栋值班人,翻一楼外的铁围栏出去。后来,我们在一次观看“啼笑因缘”剧本时,互相开玩笑,分别都将对方呼作了“将军”,毕业后,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曾三次赴秭归,游三峡,傅超的家乡就在三峡大坝对面的屈原景区边,每次我们在其风景区游玩时,他就会骄傲地说:“我的家乡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我们也是笑着点头称是。记得离开宣昌后,我写了几句感受:“屈原故里景色新,高峡平湖醉游人。三到秭归意犹在,四将聚首初心同。”傅超和室友后来一次来我的家乡赤壁相聚时,我也笑着对他们说:“赤壁之战,闻名中外,我作为赤壁市人,也深感自豪呵,你们晓得吗,赤壁陆水湖上国家建设有天下无二的三峡试验大坝,现在也是赤壁的旅游打卡地了,当年的三峡试验坝为三峡大坝工程的顺利实施,可是功不可没呵。”大家也连声称是。再后来,我们也多次去孝感及大悟等地游玩,肖述文说:“孝子董永,感天动地,作为孝感人的我,天仙配的故事叫我甚感荣幸呵!”“大悟是将军县,几位将军能来大悟聚会,也是人生快意之事呵!”胡乐文尽地主之谊,如是戏说。
  我们在校时的支部书记王贵明与我同乡,我们一同去过三峡秭归聚会,以及孝感游等,我们现在都暂住武汉,之前也与他重游过校园。此外,我曾在赴鄂西州参加有关会议期间,还与班上在利川的谭在奉同学会面叙旧。
  令人印象深刻还是在校学习期间,我曾与胡乐文同学在狮子山上的闲逛,常常湖边漫步的聊天。华中农业大学就是一个大花园,环境幽静,有湖、有亭台、有许多百年老树、有高大的木棉树。我们喜欢校园的美丽环境,但有时也外出游玩。在毕业纪念册上,同学们相互留言道别,胡乐文的留言是“情系狮子山,谊连南湖水。”此外,还有谷城许安会等同学的留言也令人记忆深刻。
  从回忆中过后,我们继续前行上到了山顶。狮子山顶四周是比较平缓的区域,也是一片缓冲坡地,学校建筑依次沿着狮子山主楼两边由北向南对称分布开来,极具人文气息。武汉的高校差不多都是依山而建,而也仅有独拥狮子山的华中农大,则更是伴水而居。站在海拔不足百米的狮子山上远眺东面的南湖湖面碧波荡漾,俯瞰南面教学科研实习基地绿意融融;狮子山脚下的校园广场全貌近在眼前。
  狮子山上林木繁茂,针叶、阔叶树木居多。山顶绿道傍,有一块广告标牌介绍了狮子山绿道情况。绿道深居在华中农业大学内,全长7500米,由6000多米的沥青路面绿道和700多米的台阶步行绿道组成;依山靠水,环境幽雅,是目前华中农大师生及周边市民前往锻炼与休闲的理想之地,漫步在狮子山中,远眺南湖美景,悠然惬意。
  
  三
  从山顶上下来,我们从博园校巴车站沿狮子山下的一条校园老马路行走。一会儿,便来到狮子山广场主楼的多级台阶下,抬头可见昔日主楼上“华中农学院”的五个大字。再走不多远,就是大学的行政楼,过行政楼,只见马路边有颗老龄雪松树上,有一根粗大的树枝被折腰;而马路两傍的梧桐古树、依然生机勃勃,经受住了之前倒春寒冻雨雪的考验依然挺拔。意境宁静、始终如一的梧桐古树,它不仅是地标一样的风景,也代表一种文化底蕴,更是难得的历史遗留。
  继续前走,便是国际学术交流中心。两旁红砖瓦瓦老房子随处可见。这条一公里多长的马路,曾是我们进入校园的主路,道路两边遍布的高大梧桐树,与众多的红色建筑宿舍和教学楼映衬,极富美感;漫步其中,随意拍摄都是一幅优美画面;在华中农大学生们的心中,这条马路就是武汉城区最美的校园马路。每一年入学的新生,在此无不被梧桐树和教学楼等建筑景致所吸引。
  上午十一时,我们到达老校门,也是西北门。华中农大的老校门,紧临步行街。我记忆中,原从火车站始发的22路公交车目的地就是这个老校门,这也是当时从武昌火车站到华中农业大学的唯一公交车路线。现在有多种选择了,乘坐地铁7号线然后转乘步行也可到达华中农业大学。是呀,沧海桑田,昔日还是市郊的狮子山华中农业大学,如今已是处于城市中心的位置了。老校门“华中农业大学”几个字仿佛在向人们展示着校园的昨天。
  出老校门后,我们走过步行街,沿校园主道再步行了一会儿,然后走出新校门。就这样,我们历经2个多小时,走马观花式的春游狮子华中农业大学校园结束。我们返程乘571公交车于花木城站下车,在老村长店午餐,品味糍粑等美食,感受老店味道。
  
  四
  春天总是如期而至,但我们的青春却一去不复返。它让我们明白,时间是最宝贵的财富,我们应该珍惜每一个春天,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刻。
  春日,又游华农。一路上,我们虽然只用手机拍照,但还是可以把所见的美好的花草事物拍下来。与殷九鸣同学边走边聊边赏校园美景,在那狮子山广场驻足,在樱花路上赏花,感受那花开的心动,感受那绽放的期待。去博园仰望昔日学习楼栋与宿舍,尽情的回忆同学过往,极目南湖湖景,漫步狮子山绿道,在狮子山顶寻觅昔日时光,感觉岁月蹉跎。
  校园里醉美的马路,迷人的梧桐树,游人打卡的樱花路,花红柳绿的桃梨园,还有娇艳的紫荆花,它们自享优雅,独自美丽,一种风情,总在如诗浪漫的花季。一缕春风,总是飘荡着它们的浓淡相宜的气息,一缕阳光,总会照射到在狮子山每一个春天里的角落。
  殷九鸣说:“我俩都是学农出身,今天狮子山华农之旅让人真的开心!”“是呀,我们从向阳湖学农走来,华农我仍然学农业经济,退休前个人工作也与所学专业相联系,我为学农而自豪。”
  我现在居住在狮子山下的南湖湖畔,波光粼粼的南湖与丛林茂盛的狮子山总相依恋,华农狮子山,你是一处令人心驰神往的所在。
  在春天里,感受春日意趣,沐浴春光灿烂,那是一种幸福的感受,在校园的春天里,似乎每一朵小花都会尽力去绽放,每一棵小草都在光合作用下向上吐绿,那是一种逍遥和自在,也是一种品味与惬意。
  一起逛马路、回校园、上狮子山,我们相互交谈,随意拍照,沐浴校园文化春光。狮子山之美,虽不能触手可及,可它却能给我们带来新的感悟,让我们内心充盈。
  春天,校园路上的梧桐树,如同一幅生机盎然的画卷,以其独特的姿态和鲜亮的色彩,装点着狮子山的美景。樱花温婉,玉兰不染,桃红柳绿,菜花金黄……在春天的岁月里放缓脚步,心连南湖水、情系狮子山,只为将所有鲜艳收进眼底、把生命的活力永驻心间。
  
  春天,是人在旅途新的起点。春在华农,让人感悟,无论过去有多少收获与遗憾或失落,只要我们愿意,每一个春天都可以是一个新的开始,每一个春天都可以是一个新的希望与未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

近几年到温江七八次,曾两次游历金马河畔看花草风景,却不知道金马河畔还有个叫连二里市的古镇老场。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多次来温江,却对这样一个小巧而优雅,无浓厚商业氛围的古老村...

我对石头的喜爱,最初源自喜爱《红楼梦》。 《红楼梦》有很多名字,包括《石头记》、《金玉缘》、《情僧录》、《金陵十二钗》、《还泪记》和《风月宝鉴》等等,我最喜欢的名字,还是《石...

茶,灌木丛生,嫩枝无毛,品种繁多,源远流长。“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相传,神农在野外以釜锅煮水,清风相送,几片叶子飘零而入,煮好的汤水其色微黄,入口苦涩却回味生香,以神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