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于窗前
  匆匆皆过客
  也有人
  静静悄悄看我
  ——题记
  
  年年岁岁菊花黄,岁岁年年荷花放。菊花黄时迎新颜,别样红时送飞忙。岁岁年年,年年岁岁,穿梭在一始一终之间,不觉已三十余载。
  虽天赐大姓,命运不济,挤身省立名校艰难读书,大考之年家父于病达九年西去。后幸遇贵人赏识引荐。初迎新颜之时,他人多呼“小黄”,不知何时,“黄弟”之称渐起,“黄兄”称呼渐多,今皆为“老黄”,兼有“黄大爷”矣。
  忆昔穷乡僻壤,不顾他人眼中癫狂,引领一群风发少年,疯狂筑梦,如痴如醉,超越所指。不到一载即闻城中学府,两年就引他县少年云集,三年高级名校相邀,无奈那时厚土情深,惟愿坚守开辟之土壤。
  后遇母亲大病手术,兄妹三人又有小家孩子,所在单位微薄薪水,也延续数月难付,便难舍难分移步民营。
  初教私立,薪水倍增,便愈发努力,唯恐有负家长与老总。尽心尽力教书,堂堂正正做人,重视发展革新,努力学习提升,颜增岁月,发多沧桑,未敢懈怠,唯恐疏忽怠慢,影响孩子未来。身体力行,率先垂范,严字当先,孩子接受家长支持;细心深入厘清,注重分析归纳,台下专心家长感激;急学生所急,想家长所想,用学校所供,尽自己所能,曾连续长达九年,毕业班级领航!
  时代发展,难免风尘,成就之中,伴有感慨和悲凉:曾痛心一位父亲有意将孩子心脏疾病误说成“身体虚弱”让老师照顾,孩子也整日补钙后主动锻炼突然离世;曾惋惜一位父亲忽视我建议没有及时为孩子检查身体耽误治疗时机;曾惊愕一他乡美女为何不顾路远奔波,将女儿一人送至我手下,不久因女儿周日纠集其他少女到附近住户门前大骂,住户女主报警,其母才说出想破镜重圆不得,利用女儿干扰学校旁边安然之前夫;曾无奈入班学生不到一个时辰就向一位同学动手欺压,强行拉开却指我说“不能拉我”,“我父母都不敢说我,你也不能说我”,联系其父却说他也无奈,交给了学校就由学校负责一切;曾气愤身为异地教育主管领导对孩子偏听偏信不沟通核实就向领导投诉,孩子屡屡不改需要其配合时却又以种种借口推脱;……
  视他人子为己出,严格要求,昔日能换来不尽感激,现在渐渐难以适应。儿女气急时打骂均可,他人却万万不得。小女高一曾它念任性,数月难以适从,不得已出手,与幼时体罚已有十年,后终为重本名校;幼儿小六突然厌学逃学,终于失约三次后狠揍屁股,求饶后又补两下,至今已有六年,虽棱角已显,但节日假期,无需干涉,能自由掌控,渐愈靠前,数次因之登台荣光!今非亲生,万万不敢!曾有一王姓同事,以学生表叔自居,轻信表嫂所托之言,学生顽劣之极,他人不敢管教,便训了几句,踢了两脚,学生回家虚张哭闹,直言不敢上学,结果被娘舅(学生爷爷)带领,问罪到校。
  传道受业解惑,本为老师责任。不敢以圣贤自比,却一直以圣贤为师,并想与之看齐。秉承坚持,也曾好评如潮,家长学生认可,冲消个人得失。然不知是时代在变,还是观念沉滞,愈来愈感到,“受业解惑”难,传道虽为先,却也更难。每接一新班,常宣班级规定公约,初始相安无事,但时间推移,出现多次违纪后,竟有学生堂而皇之投诉,言一切规定皆针对于他(她),完全不顾规定公约在先,入班违纪在后。加之总有教育耻辱个案不断出现,学生权利填充益满,老师权利日益空乏,致使面对强词夺理颠倒黑白学生家长,领导主管也是息事宁人者多,师者也不得不委曲求全。教多管多,褒奖者愈少,被投诉处理者愈多。从前反面典型,被说成“含沙射影”;从前铮铮良言,被定为“恶语相向”;从前养成教育及人品警示,也被说成“语言中伤”;从前崇德尚善之引领,因有惩恶扬善之故事,也被说成有意咒诅……
  本为艺术,因好抒情议论被母校领导推荐兼教语文,初中恩师黄金岭课内课外勾连之激情,高中恩师封宗霖治学之严谨思路之清晰,使我得益如山;古典文学之意境结合艺术之情趣,使我能早繁霜鬓仍能葆青春之心态,增语文之情趣。尽管近年来也得时时提防节节小心,生怕尽兴肆意之下被自卑或心虚之学生对号入座。但笔先之意,法外之趣,课前之规划,课上生新情,还能温润心田,情伴沧桑!
  常思变通,才知博大精深。“载舟覆舟,所宜深慎”,移位家庭教子,也觉恰切:子女为舟,家教为水。教育公共资源,本无多大差别,同一学校,同一班级,孩子年龄增长,差距渐大。理念影响习惯态度,习惯态度影响成绩格局,成人之后演变事业及生活悬殊。
  曾得一言:经得起考验,耐得住寂寞,抵得住诱惑,方能为师。不敢说自己“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但不拒机缘,有所选择,坦然安心,培土固本,修剪枝叶,循序渐进。无论看他人险中取财,抑或遇偶有苍蝇嗡嗡,倒也波澜不惊,恬淡安然,倒也鲜花满园,芬芳不断。
  谨记一言:积善成德,而神明自知,圣心备焉。处处尽心尽力做好表率,时刻不敢荒诞影响后人,污水溅身不气恼,误解怨言不争辩,退步道谦是美德,宽容包涵不为贱。虽无一言皆惊之威力,也无得理不让之习惯,远离不义富贵,不愿贪玩疏懒。波澜不惊思雅香,风雨不动盼新晴。院中幼小兰竹挺拔向上,门前清流之气日益弥漫。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

近几年到温江七八次,曾两次游历金马河畔看花草风景,却不知道金马河畔还有个叫连二里市的古镇老场。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多次来温江,却对这样一个小巧而优雅,无浓厚商业氛围的古老村...

我对石头的喜爱,最初源自喜爱《红楼梦》。 《红楼梦》有很多名字,包括《石头记》、《金玉缘》、《情僧录》、《金陵十二钗》、《还泪记》和《风月宝鉴》等等,我最喜欢的名字,还是《石...

茶,灌木丛生,嫩枝无毛,品种繁多,源远流长。“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相传,神农在野外以釜锅煮水,清风相送,几片叶子飘零而入,煮好的汤水其色微黄,入口苦涩却回味生香,以神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