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河,南河分别从成都北郊和西郊环抱着这座古老的锦官城流淌而过,两河于城南相拥,合二为一,古称:锦江。
  锦江江水顺流而去,日夜不息地奔涌向前。流至距成都市区42公里的双流县(现成都双流区)境内,与鹿溪河交汇。四川有名的十大古镇之一,黄龙溪就依山傍水座落于锦江江畔,距今已有一千七百多年历史。
  前两年,我和十多个朋友曾来过黄龙溪两三次,时间关系,都未能较深入去了解领略这个古镇,而是浮光掠影三五天,即匆匆离去。
  今年三月,菜花盛开的时候,我和老伴商量一起来到黄龙溪,赏花踏青,感受甲辰初春的气息。
  我们择一临近锦江边的农家乐,住了下来。二十多天,几乎每天都会穿街走巷,去古镇观光游览。这,让我对古镇黄龙溪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知晓了它的一些过去和现在。
  黄龙溪,古名赤水。总面积近51平方千米。核心区由一湖两河三寺七街八巷组成。古镇内有三县衙门(在金华寺内),古戏台和金华庵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与保存完好的明清时期民居建筑群;镇内不时还有舞火龙、船工号子、漂河灯、打更等民间民俗文化的传承表演。
  黄龙溪以古著称。古街古庙古树古水古码头古建筑和古朴的民风民俗,构成这座古镇别具一格的特色景观,人气甚高。多年来,远远近近的许多游人,闻名而来,到这千年古镇黄龙溪观光游览。
  为发展旅游,建成于2011年的仿古廊桥横跨锦江,为有山有水风光秀丽的古镇黄龙溪锦上添花,增色不少。桥上有一对联:“佳景天然满眼山川画图,雅怀自得四时风月楼台。”十分恰当的写出了黄龙溪风光旖旎的今天。
  站在廊桥上,放眼望去,三月春早。看锦江波涌绿水流,青山碧翠树木舒。望江岸,春风轻拂柳色新,春水荡漾白鹭飞。美时美景,令人赏心悦目。人们犹如置身于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卷之中。
  “锦江春色来天地”。黄龙溪景色宜人,这是大自然的美好馈赠;也是当地政府与人民共同努力对所居环境改造美化的结果。
  沿着岸边的锦江绿道漫步,穿过廊桥,步行半小时来到清澈的锦江和混黄的鹿溪河汇合处,七八艘机动客船泊在江中,等待乘船畅游锦江的游客。这儿曾是三国时蜀国古码头遗址。几尽沧桑,到明清时期,码头上仍然是一片繁忙,运输船舟载着四川的土特产货物可以沿江而下,前往乐山,宜宾,通达重庆。
  行走在锦江绿道,一路上,各方游人流连于井市印象文创街的锦官桥、枕江楼、黄龙摆尾、龙潭广场等诸多景点。行至临江边的龙尾,见古色古香的四合院门,亦书有对联:“身经风雨老榕俯瞰两江双流,色别青黄河水巧分三县。”
  对联中提到的三县,属黄龙溪一著名景点:三县衙门。
  三县衙门,始建于清代晚期,设于镇中龙华寺内。初为总府衙门,民国时改为三县衙门。历史上该县衙管辖华阳、彭山、仁寿三县,负责地方上治安管理、民事诉讼,经济纠纷等,是国内现存唯一的三县衙门。经恢复整修后成了黄龙溪今天的一个景点。经过门口只见立着“肃静”“迥避”牌子。跨进门坎,步入县衙内,来到审讯案子的县衙大堂,只见两边站立着几个衣着古服的差役,细看,原是现在制作的彩绘泥塑像,为再现古老县衙场景,让今人观看罢了。参观门票收费10元,至使一些游人却步,仅在大门外瞟上一眼。不过逢节假日还是有众多游人入内去看个究竟。
  穿行于古镇一条条窄窄的石板街,两边不少的明清建筑,如今开成旅社,饭店,早早的就在营业。服务员不断召呼着路过的游人:“用餐吗?鸡鸭鱼肉,时鲜野菜,品尝味道,绝对巴适可口。还可接待住宿,欢迎光临。”
  为发展古镇黄龙溪旅游,数年前政府开发拓展了古镇景区面积,修建了高大的牌坊,上书“黄龙溪”行草金色大字。进入牌坊,两边统一规划成仿古建筑街,多是经营吃穿住的店铺,客栈。商家售卖的各种特色小吃十分诱人。尤其是起名“一根面“的面条售卖,颇有点名气。只有筷子粗细的长长一根面煮好装进碗里,舀上客人挑选的或牛肉或排骨或杂酱配料,加上调味,即可美美尝尝一根面的味道。“黄龙溪特色美食一根面,味道巴适,欢迎品尝。”随着老板的吆喝声,引得不少游人进店去买上一碗品尝,这长长的一根面。
  从黄龙溪西寨门龙头始,一股清泉喷出,在街的中间,成一浅水溪流,由上而下,从水车处流过,最后聚水于龙潭广场。广场上四根龙柱矗立,中间喷出散开的大水注,在空中形成了层层水雾,吸引了许多人拍照留影。每年夏天,更是很多的大人带着孩子们前往戏水玩耍纳凉的好去处。
  黄龙溪正街上有完好的三寺庙:古龙寺、镇江寺、潮音寺、均在正街上,形成一街三寺庙,街中有庙,庙中有街的景观。
  树龄八百年以上的古榕树在黄龙溪共有六株。走近树前,盘根错节的树根,浓荫蔽日的树盖,成为了黄龙溪古镇的古貌古趣,令人称奇。
  徜徉在历史长河中,古老而美丽的黄龙溪,闪烁着岁月的光华,洗淀着悠久的文化底蕴,展示着古镇独特韵味的魅力。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