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永远是令人难以忘记的。它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常常会凝聚着我们浓浓的乡愁。
  我老家的屋后,有一座山岗,不高,相对高度,大约三四十米。山岗的顶上是一块较为开阔的平地。很小的时候,大人们告诉我,叫做炮楼岗。炮楼岗虽然矮,但在我们虎形地村,那条山冲的进出的关键地段,相对来说,还算高的。开初,我们是不知道炮楼岗来历的,后来听老人们将,这里还挺有来历的。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有一座日本人修筑的炮楼,这座炮楼后来被抗日战士给攻克,炸毁。小小的炮楼岗竟然是我们战胜侵略,反抗外辱的见证地!老人们说,有时候,在这上面的土层里,还能挖出子弹筒。好奇的我们,也常常在土里扒,想看看子弹筒到底是什么样子,可是每一次除了挖出瓦片和青砖碎末之外,别无其他发现。后来听老师说,我们那个湾子,当年可是军事要地。后山顶上的炮楼,它俯视进入五脑山南北走向的长达几公里的山冲,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无怪乎当年日本侵略者侵占五脑山的时候,在我们湾子前还派飞机轰炸。据考证,我们湾前虎形地,那个地块因形得名。虎口还生长着两棵前年古柏,就是被日本人飞机给炸毁。至今还有树兜的遗迹。年少的我们对日本人恨的咬牙切齿,如果不是这些侵略者,我们至今还能够一睹千年古柏的雄风。
  登上炮楼岗,向东看,虎形地水库(现在也被人称为虎海,或者虎形湖),向南看,举水河,都能够尽收眼底。只是向西北看,相对巍峨的五脑山霸王寨就需仰视,尽管如此,五脑山那绵延起伏的山峦,那满山苍翠的森林,还有霸王寨旁边的凤女朝云的巨石,也是能“相看两不厌”的。
  炮楼岗顶上的空地,是我们童年时候的乐园。它的下面都是葱茏的油茶树,其间掺杂栽种了不少松树。四季常绿。枝繁叶茂的树林,便于我们这些男孩子们做游戏。说起来也挺简单,玩的最多的是藏猫猫。不过我们叫“打仗”。十几个小孩子,一半是我方,一半是敌人。然后双方都躲藏到树林里。一声“开战”以后,一方攻山,一方守阵地。攻山的一方是匍匐前进,一旦被守方发现,守方战士“啪”的一声,说“某某你已经死了”,攻方的士兵就要站出来,在旁边等着。直到任一方中全部牺牲后,就算失败,另一方获胜。获胜一方有些奖励。比如可以到多得一张纸,或者可以先玩某件玩具。当然,一般采取的“三打两胜”,或者“五打三胜”的胜制。
  我们还做过的一件事情是,带着收音机,到炮楼岗上听广播。有个同伴,好像是舅舅结婚,买了一步收音机。被他拿来玩,那年那月,这个晶体管收音机,也算是奢侈品。无奈,广播电台无线信号不好,收听起来,杂音多,听不清楚。听老师说,把收音机拿到高处听,效果要好些。我们真的抱着收音机去听。效果果然要好些。
  读书进了初中以后,我们那些玩伴就开始各奔东西。炮楼岗在我们的生活中也就渐行渐远。
  岁月如梭,年过半百,突然发现,曾经我们日思夜想从乡村奔向城市以后,现在的自己却拼命的想从城市回到乡村。回老家去看看的想法日盛。于是,只要有机会,就回老家走走看看。岁月沧桑,山水依旧。每每回家,都登上炮楼岗看看。相比于童年,家乡的变化,日新月异。
  炮楼岗下的家乡已经被打造成四季花海。一年四季,美景不断。
  春天里,向东南看,国际杰出茶花园里,山茶花,艳丽似火。原来满山的油茶林已经改造成为一座好大的山茶花园。春风一吹,满山茶花盛开。向东南方向看,花之梦菊花园,虽然没有菊花,但家乡人因时制宜,在那时间的空挡中,栽种了油菜,油菜花黄,满目金黄,鲜艳明媚。适时而设置的茶花文化旅游节,迎来的游客,络绎不绝。
  而到了夏天,还是在这个方向的山脊上,紫薇花长廊在青葱翠绿的山茶树林里,又绚丽绽放。紫薇花以梦幻的紫色为主,却也有粉红、雪白、殷红等各种颜色,让那山脊如同七彩长龙。到夏天,在炮楼岗南边的虎形地水田里,人们栽种的荷花,接续盛开。“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炎热的夏天里,人们赏荷花的热情,并没有因为而有丝毫衰减。特别是在夏日的清晨。游人们在荷花池中,看薄雾缭绕,灼灼其华的荷花,仙子般的勃发着自己的风姿,自然是流连忘返。
  至于是到了秋天。在炮楼岗上欣赏五脑山的美,那就更不用多说。其东南面的花之梦菊花园,早已经已一年一度的菊花展,而闻名遐迩。“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如果陶令有知,定会成仙风,欣然规往。如果,我是画家,我不一定能用完各种色彩,描绘出菊展的五彩缤纷;如果我是音乐家,我不一定能用我的音符,演奏出赏花人内心的欢畅,如果我是舞蹈家,我不一定能够用我的舞姿描摹出各种菊花的多姿多态;如果我是摄影家,我不一定能用我的摄像头表现出菊园的好大气势和斑斓色彩……
  冬天,炮楼岗下,也没有丝毫的寂寞。雪花纷飞的时候,西北的五脑山,山舞银蛇,玉树琼枝。而东面的茶梅花,傲雪盛开,以其热情似火,给人们带来发自内心的温暖。
  家乡的土地,野火烧过,炮火打过,曾经守着金盆要饭吃,贫穷落后多年困扰着我们的祖辈父辈。我也记得为了摆脱贫困,家乡人做了不少探索,折腾了不少:为了提高粮食产量,疯狂扩大水田面积,移河改道,蛮干的结果是一场洪水过后,水打沙压,新开出的田,荡然无存;为了多挣钱,滥砍乱伐,森林被毁,水土流失靠山吃不了山。
  是新的两山理念,助推了家乡的变化。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大自然是懂得感恩。你细心呵护它,适应了它的规律,它就会百倍的回报你。炮楼岗下今非昔比,四季花海如今遐迩闻名,就是实证。
  家乡的炮楼岗,虽然名不见经传,可是它会留在我的记忆里。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