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庸置疑,春天是一个涌动着希望的季节,让我们紧紧跟随着春天的脚步,一路向前。
  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读完一篇文章,沉醉在其中,流连忘返。我心里沉沉的,似乎是有一点感伤,却并无哀怨。更多的是一种难以描摹的思绪,澎湃而又复杂。
  今年的春天很特别,或者,也许每一年的春天都是如此也说不定。但我的感觉似乎总是这样,总是会觉得“今年”的春天更加特别,更加与往年不同。这大概也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只是感觉而已。
  感觉,有时候说不清道不明,但自己又分明能够感觉得到,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确实存在着。我们与感觉的相遇,似乎也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奇妙缘分。因为感觉有时候是一种长时间持续不断的状态,有时候却只是捉摸不定而又稍纵即逝的一瞬间。
  比如此时此刻,我心中正在反反复复地琢磨着,琢磨着刚刚读完的一篇散文《我与地坛》中的一句话。作者史铁生老师这样写道:“我在这园子里坐着,园神成年累月地对我说:孩子,这不是别的,这是你的罪孽和福祉。”我在想,园神的这一句话,似乎并不是单独对坐在园子中的史铁生一个人所说的。他应该是对我们所有人的“一生”,做出了一个最简单明了,也是最准确无误的概括,或是点评。
  不正是如此么?我们人生之中的一切际遇,在何时何地会遇到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我们所需要承担的罪孽,我们所能够享受的福祉,总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来安排,并不能完全由我们自己来掌控。看似我们每一天的日子照样是一日三餐,甚至只是过着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但我们仍然不知道,下一时下一刻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降临。
  比如就在刚才,我一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了一道新装的防护栏。已经是住了十几年的老旧小区,不知道物业忽然增设这样一道防护栏,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吗?
  回到家我正在吃午饭,忽然传来了一阵叮咚的门铃声。我在想,这时候门外会是谁来了呢?
  走在上班的路上,这是我每天必经的一段路。人来人往,车流不息,有很多面孔都十分熟悉。有时也会遇到一张极为陌生的面孔。不经意地看过去,心里就在想,这个人从没遇到过,他是从哪儿来,又要到哪里去呢?
  有一天我和一个陌生的女孩,因为一次偶然撞衫随便聊了几句,还互加了微信。后来聊着聊着竟然觉得十分投缘,如今我们已经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这一切,正是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悄悄演绎着的,寻常而又不寻常的神秘人生。我们知道人生中,每一个“下一分下一秒”,总是一种永远也无法预测的未知,总有着一份新鲜的意味。也因此给了我们一种愿意去追随它,去探寻它的欲望。
  就算我们现在过着极为糟糕的日子,却不必轻言放弃。因为只要我们无法预知明天,我们就有理由相信,明天一定会更好的。或者,总不至于会比今天更差吧。我们一边想着盼着感受着,在忐忑不安之中,终于迎来了明天。而在“明天”变成“今天”以后,我们也许又会发现,生活还是不过如此。那又何妨呢,我们还有下一个“明天”可以期待,值得期许。无论如何只要往前走就对了,往前走下去就还有未来,就还有一份希望。
  史铁生老师说,“人为什么活着?因为想活着,说到底是这么回事,人其真正的名字叫作:欲望。”欲望,它比希望更加复杂。因为欲望之中,总是夹杂着太多贪婪和博弈的色彩。而希望,则更简单,更纯粹,更明亮。或者说希望是对“向好”的一种执念吧。但在我看来,欲望无论如何复杂多变,其中一定包含着明确的或是含糊的一点希望。
  是的,希望。我们终究是为了某种“希望”而活着。哪怕在生活的磨砺中,我们已经历尽沧桑,变成了不修边幅或是面目全非的模样。只要我们心中还残存着一点对明天的希望,就难免会有无法预测的改变,即将发生。
  几天前,我在院子里看到有几棵枝干遒劲的树木在风中摇摆着,别具一格。驻足细看,光秃秃的枝条上,没有一片枯叶,也没有一点嫩芽。不知为何,我却在他们毫无规律地舞动之中,感受到了一种无比狂妄的自信,感受到了一种朝气蓬勃的活力。我仔细端详着那几棵枝干挺拔的树木,就像是在欣赏着一幅充满张力且意味无穷的国画,有一种十分美好的氛围。是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了,他们正在孕育着新的生机吗?还是因为只是我们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他们的语言就是在呼啸的风中摇摆着,发出一声声呐喊,“春天来了!春天来了!”经过了漫长的冬天,春天终于如期而至。
  当我再次看到那些树木时,它们已经换上了新装。轻轻浅浅、毛毛茸茸的外衣让它们焕然一新,仿佛在向我展示春天的美丽。那是春天的信使,告诉我们寒冬已过,万物复苏。虽说气温乍暖还寒,但我仿佛已然看到了绿柳扶苏、春花烂漫的日子,正在召唤着我们。
  又一年的春天到来了,每一个春天都很特别。让我们先来看一看,在那时,在史铁生老师的心目中,春天是什么样子的呢?他在《我与地坛》中这样写到,“春天是早晨;春天是小号;春天是祭坛上空漂浮着的鸽哨;春天是一径时而苍白时而黑润的小路;春天是卧病的季节,否则人们不易发觉春天的残忍和渴望;春天是一幅画;春天是树尖上的呼喊。”
  这是一位在二十岁刚刚出头的时候,“在他活到最狂妄的年龄上,而忽然地残废了双腿的人。”这是他笔下的和心目中的春天。
  这是一位大约在二十五岁时,在某一天的下午,失魂落魄地摇着轮椅独自走进地坛公园的人。他发现,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是为他准备好了的。
  这是一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总是被以下三个问题交替困扰着的人——要不要去死?为什么活?我干吗要写作?
  从他第一次失魂落魄地走进地坛,到他一步一步摇着轮椅慢慢地“走出来”,走出至暗时刻,走进生命的春天。这是一段极为漫长的心里路程。更为艰难的是,在这段坎坷的心路上,谁也帮不上他的忙,只能由他独自去摸索。哪怕是他的母亲,也只能站在他身后,望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出去活动活动,去地坛看看书,我说这挺好。”因为这一句轻喃,让我读懂了这位母亲的用心良苦和用情至深。也读懂了在四十九岁就匆匆离去了的这位母亲,她的伟大与坚韧。她曾无数次去地坛园子里寻找儿子,却从不去打扰他。因为她心里一定是明白的,她的儿子正在找寻一条路,一条可以通往他的未来和他的希望的自救之路。这条路,必须要由他自己去探寻。
  多么遗憾,母亲未能在有生之年分享到儿子发表作品,获奖并赢得声誉的喜悦和荣光。史铁生老师这样写到:“只是到了这时候,纷纭的往事才在我眼前幻现得清晰,母亲的苦难与伟大才在我心中渗透得深彻。上帝的考虑,也许是对的。”写下这样的文字,我想他一定是释怀了,他一定是读懂了母亲的心。无论母亲在与不在我们身边,她唯一的心愿永远只是期盼着自己的孩子好好活着,好好地活下去,仅此而已。
  史铁生老师说,“就命运而言,休论公道。”所以,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我们永远也无法生活在一个毫无差别的世界。他说,“一个失去了差别的世界将是一潭死水,是一块没有感觉也没有肥力的沙漠。”所以在这个世界上,人人生而不同。学会接受和面对生而不同的人生,这是我们每一个人,一生之中的第一堂必修课。
  史铁生老师有一位很有天赋的长跑家朋友。一年又一年,他一共参加了五年长跑比赛,终于跑到了第一名并打破了记录。那时候他已经三十八岁了,有一位教练拍着他的肩膀说,“我要是十年前发现你就好了。”听完这句话,长跑家苦涩地笑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当他和朋友叙说这件事时,却十分平静。这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人的经历无论如何都有它的一份价值,从来不会凭白无故被辜负。只要是源于热爱,只要坚持着一直努力“跑下去”,终会有所回报。这回报并非只是如愿以偿跑得了第一名,而是一切行动终会被转化成一种全新的认知,转换成一种生活的态度,融入到我们喷张的血脉之中,与我们相依相伴。
  生活在不幸之中的人,一定要耐心读一读史铁生老师的《我与地坛》,他会告诉我们,该如何重新认识自己,如何走出生命的低谷,涅槃重生。
  生活在幸福之中的人,也要静心读一读史铁生老师的《我与地坛》,看一看我们毫不在意唾手可得的寻常日子,在有些人的生命里是多么地让人渴望,而又难以企及。
  我觉得史铁生老师的《我与地坛》这篇散文,会帮助我们每一个人重新认识自己,读懂生命的偶然和珍贵。并会引领着我们找到一条路,一条通往春天的路....
  “当牵牛花初开的时节,葬礼的号角也已吹响。但是太阳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是旭日。当它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它在另一端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辉之时。”你看,这是雷鸣一般的文字,夹杂着闪电一样的光芒。
  在春天与史铁生相遇,让我们向一颗不屈的灵魂致敬。在变幻莫测的人生之路上,在自我否定与自我怀疑中接纳自己,不断改变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春天,是生命的再启,是我们与这个世界的美丽约定。让我们勇敢地去面对生活中的一次次挑战,在迷茫或是困顿之中,破茧成蝶,飞向属于自己的生命之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