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西北风还在窗外狂啸肆虐,当立春时节还在飘雪,当春分了还在穿老棉袄,人们多么盼望春天的来临,多么盼望一夜之间就会春暖花开。可是春天就是不肯那么着急忙慌,还会时常给你调皮一下,今天暖得穿薄衫,明天又会让人冷得钻被窝,正如朱自清先生形容的“盼望着,盼望着”。是啊,谁人不盼望着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呢?
  春天是一位神通广大的女神,更是一位慈爱温柔的母亲,她有好多好多的儿女。春风和春雨是她遣往人间的天使,每到冬春季节交替,她会让东风接过西风手中的接力棒,慢慢驱散严寒和阴冷,把温暖和澄明交还人间。伴随着二月二的龙抬头,一声惊雷便震碎了冬天的的坚冰和厚重的积雪,取而代之的将是一场一场雨水的洗濯。当和软的风、温润的雨和软绵的阳光一起主宰人间的时候,春天便允许她的孩子来人间的大地山川玩耍。
  如果将花比作女子,将叶比作男子。那么春天的长子柳绿,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当寒风还在凛冽之时,他就央告母亲放他来人间,可是季节不到只能忍。忍着忍着,最终他还是偷偷地来到人间。这时候,在不经意的一个清晨,你会突然发现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了;再过一宿,你又会突然发现湖畔绿树随风舞,湖波微澜犹似镜了;又过不了几天,你会发现水天一色浩渺间,湖畔美景动心弦了。我时常在湖畔行走,常常不知道如何形容垂柳的美,只能吟诵古人的诗词,什么“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啦;什么“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啦!
  春天美美地打了个盹,当她睡眼惺忪地舒展了一下身体,打了声呵欠,醒来发现调皮的柳绿下界去了,而且化身成了人间一行行玉树临风的垂柳。而身边,长女杏白却在摇着她的胳膊,请求早些去人间找寻自己的哥哥。春天望着面前如花似玉的杏白:“去吧,我最亲爱的长女,化作一朵最圣洁有用的花。嫁给你的柳绿哥哥!”
  杏白迫不及待地一边飞奔一边快速地想,什么花才是最圣洁又最有用的花呢?当她跃身从南天门来到人间,发现她天界的柳绿哥哥正在云梦湖畔照镜子,他手持折扇,长发及腰,在蓝天白云和湖水的映衬下,美得无与伦比,简直是可以用“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来形容。而他的旁边,一位素衣翩翩的汉服小姐姐正在吟诵一句名诗:“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念完女孩似有一丝怅然地自语:“红杏什么时候闹呢?”听了女孩的话,杏白瞬间就有了主意,她蹦跳几下,跳到了一个叫做旧寨大洼的地方,化身为百年杏园里百年杏王枝头上一个硕红的花蕾。于是,似乎就在一夜之间,所有的杏花蕾都鼓足了劲。第二天早上,迎着朝霞,带着朝露,第一朵杏花便悄悄然地绽放了。随后,像得到了召唤,所有的杏花都要绽开了,马上就是人们所期待的红杏枝头春意闹了。
  而此时,正是那个被选定的日子,那个被称为“杏花节”的盛会也就如期到来了!于是乡野和小城的人们,以及小城以外的乡野和小城的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一场浩如烟霞的、美若仙境的、杏开荼蘼的耄耋盛宴。有的是为了来赏花;有的是为了来看演出;有的是为了来表演节目;也有的是为了来遍尝美食;还有的是来打卡拍照和直播蹭流量。而人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原是来参加了绿柳和杏白喜结连理的喜宴。都说桃红对柳绿,好像桃树和柳树才是一对情人,但哪一年的杏白不是嫁给了柳绿呢?是的,只有旧寨大洼连山接天的杏花白,才能配得上新柳嫩嫩和黄黄的绿。
  如此,在二零二四年的三月二十四日,我们蒙阴县作协组织了一次大型的采风活动:绿水青山看蒙阴——走进大洼杏花节。我有幸成为二十多位之中的一员,实际上是参加了一场春天嫁长女的盛会。在这云梦湖畔,在这蒙山的腹地,见证了一场初春最唯美最浪漫的柳杏奇恋。
  今天是一个多么温柔,多么浪漫的日子,在百年杏园里,在演出的大舞台上,在花前花后人潮的簇拥中,在汉服少年国学班孩子的朗诵中,在文人吟咏杏花的诗词中,在墨客们的挥毫作画中,在品尝本地特色小吃和山果罐头,特别是岩杏罐头的舌尖美食的享受中,在拍美照释放儒雅和美丽的怡情中,在把春天的美味荠菜、苦菜、蒲公英装进行囊中,我们把春天领回了家!我们知道,接下来我们只管尽情地享受春天馈赠给我们的五颜六色的、五光十色的、五彩斑斓的、万紫千红的、花团锦簇的、蓬蓬勃勃的、华华美美的视觉盛宴。
  等着吧,过不了几天,春天一定要嫁她的二女儿、三女儿、四女儿、五女儿……到那时,李花开了、桃花开了、樱花开了、苹果花、梨花、海棠花都开了,还有紫藤花、凌霄花也开了……到时候,还会有更多的桃花节、梨花节、海棠节……春天有那么多美丽的女儿,不知道她的姑爷们是否都如柳绿那么风度翩翩呢?
  其实,什么都不用想,春天就是一个让你应接不暇,天天与美丽撞个满怀的季节!好好地欣赏和陶醉吧!如此你会觉得:生活,很美!人间,值得!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