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淅沥沥的秋雨一下就是几天,如此天气实属反常。然雨再下,家还是要回,中秋节到了,雨又岂能迟滞归心的脚步?十四上午,雨量渐小,一番颠簸,和家人终于团聚。
  这样的天气,赏月怕是无望了。我这样想着,草草吃过午饭,便早早休息,心情免不得有些郁闷。一觉醒来,突然眼前一亮,金灿灿的阳光透过窗户,沉闷的空气变得鲜活,压抑的心情瞬间得到释放:走,出游去!
  许是久日被雨禁足的缘故,沐浴着熙暖的阳光,心里像打开了一扇窗,苦海解脱的快感油然而生。素日有些沉重的脚步,这时却走得轻快,人也似乎年少许多。我就像一只出笼的小鸟儿,快乐地飞翔在自由的天空。
  由于刚下过雨,空气格外清新,简直醉氧的感觉,而这是城市里体验不到的。我贪婪地深吸一口,血氧饱和,五脏六腑仿佛过滤了一般,那种感觉,比三伏天吃了冰块还要痛快。触景生情,突然间就想到那则“卖空气”的故事,真恨不得“打包”,让深居闹市的朋友尝尝鲜。
  历经秋雨洗涤,天空焕然一新,像一颗宝石,蓝得那么深邃,那么怡人,仿佛穿上了一件崭新的霓裳。天空中点缀着朵朵白云,它们往来穿梭,变幻莫测,有时如棉絮,有时似羊群,有时又像奔腾的浪花,闪转腾挪间,瞧得你眼花缭乱,心驰神往。此时的我,确乎一介看客,坐在小路这条长凳上,痴痴地望着天空,尚自以为梦境。
  就在我叹为观止之际,更大的惊喜出现。不知何时,天际飘过一座“雪山”,连绵起伏、高低错落,那磅礴的气势惊天动地。这么说吧,如果将天空比作地图,其它白云只能算是零星的小岛,这片群山无疑就是广袤的大陆。这片白云甚是圣洁,似高山雪莲的模样,纯净得又如一泓清水。此刻的我心怀虔诚,对大自然充满了敬畏。
  它来得突兀,消失得也很神秘,像一座海市蜃楼,就在你迷醉之际,不知何时就匆匆溜走了,只留下怅然若失的我原地发呆。
  云可溜走,但乡愁难移,我又重新审视起脚下的这条路。这是一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乡间土路,我的童年就是从这里起步。由于地处两市三县交界的三不管地段,少人问津,它完整地保留了几十年前的原貌,对于怀旧的我看来,却是不幸中的万幸。
  走在路上,一草一木都别样亲切,松软的土地那么暖心,我的思绪早已穿越时空,儿时的情景重现,那快乐的嬉笑声又在耳畔回荡。对这条路的记忆,多和不速之客的邂逅有关。那时候,生态环境极好,是野生动物的天堂。走在路上,时有“贵人”造访,不留神,就被脚下突然出现的长虫惊出一身冷汗。至于野兔吗,更是常客,它们把这里当成家,路边的野草成了它免费的午餐。
  最惊悚的,一次路过,我被眼前毛乎乎的小东西吓了一跳:黄鼠狼。老人们讲这是黄大仙,诅神摄魂,邪气的很。这位大仙略和我对视,扭头就窜进对面庄稼地里,后面陆续有七、八只紧随。我猜,打头的许是首领,也或许是侦查的哨兵,这狡猾的小东西!
  不过此时,我再也不用害怕,野物没有了,路上愈发地安静。由于刚下过雨,秋收还未到来,偌长一条路只我一人。低首俯视,泥泞的路面竟无半丝踪迹,哪怕鸟的爪痕也没留下。徒然间,觉得自己好生伟大,仿佛是开天辟地第一人。
  于是乎飘飘然,我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吟蛩为我而歌,万物皆我子民。在这个王国里,我就是至高无上的国王,可以随心所欲,毫无顾忌。只要高兴,嬉笑怒骂谁又管得了?狂放也好,失态也罢,终是无人计较,矜持半生,似乎也只有此刻,才终于活出了梦中的自我。
  行走间,突然被一对蝴蝶吸引。只见它们在草丛中翩翩起舞,如影随形,颇像化蝶中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恩恩爱爱的样子让人好生羡慕。旁边的蟋蟀也不甘寂寞,欢快的喜歌应景而唱。中秋时分,月圆人圆,秋天本来就是爱情收获的季节。看到这一幕,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位来讨喜酒的过客。
  是的,我是时光里的一名匆匆过客,青春和美好似已成了过去式。一路走来,风光无限,我体验到了旅程的快乐。在这万家团圆之际,更觉人生的浪漫和精彩。泰戈尔有句名言:天空不会留下鸟儿的痕迹,而我已飞过。我也想说:这条路,我已走过。路过没错过,此生无憾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