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下决心将我家的猫咪送走了。为此,妻流了好几次泪。
  一个月前,母亲坚决要回到一百余里外的老家生活。我知道她真正的老了,最怕的就是不能落叶归根。在老家,还有我的兄长,还有更多的亲戚、乡邻。近日我怕母亲孤独,便决定送猫咪去给母亲做伴。
  猫咪被送走这几天,下班心里都空空的,而一家人很多时候都是以猫咪为话题,谈对它的不舍与眷念。
  我家的猫咪是一只纯白猫,除头顶有一小撮“人”字型的浅灰色毛外,其它的毛色一片雪白。我与妻开玩笑说:如果在放它在雪地里,可能一下子就找不到了。当初,猫咪让我们喜爱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这一身雪白的毛。它还有一双灰蓝色的眼睛,从而更增加了它的颜值。有一次送它去打疫苗,在宠物医院,一个小女孩看到它那灰蓝色眼睛,极迷恋它,不停地对姐姐埋怨:我们的猫咪怎么不是蓝眼睛?
  猫咪之所以能来我家,并成为我家一个重要成员,是因为我家曾经被老鼠闹得鸡犬不宁。
  有一段时间,有一只老鼠在进门走廊上方的天花板上,不停地啃噬、磨牙,还发出“唧……唧……唧……”的欢笑。这无异于对我们投鼠忌器的挑衅。无论我们在下面吼、敲、拍,总无济于事。我还曾为此在网上买了电子驱鼠器,也不见效果。直到有一天,走廊天花板被啃出了鸡蛋大个窟窿。那个大大的窟窿,如盲人下陷的眼眶,很是丑陋。这窟窿同时更让人觉得是对我们在老鼠面前不作为的控诉。
  更为气愤的是老鼠将我家卫生间顶上的电线胶皮咬掉了,某一天我启开天花板,看到那裸露的暗红色线芯,我觉得好害怕,这可是安全隐患呀!为此我还在网上买了捕鼠器放在天花板上,但连一根鼠毛也未能捕到。我严重怀疑老鼠也对我们的战略战术了如指掌,正在暗处翘着胡子露出嘲笑的神情。
  有一天晚上,熟睡中的妻觉得脸上痒痒的,似乎还有轻微气息。睁开眼,只见一只老鼠正用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盯住她。妻吓得尖叫起来,“噌”地一下就坐起来,老鼠一转身便不见了。我与妻开玩笑,这只老鼠一定是公的,正在迷恋睡梦中你的可餐秀色,此时正在琢磨是否下手。
  某一夜,半夜时分,听得客厅中有老鼠在尖叫,在奔跑,吵了很久,我们一直认为是一对老鼠在恋爱中嬉戏,虽然很烦,但是无奈。天亮后起起床,才见到茶几周围是密密的老鼠血色脚印。后来在电视柜下看到一只已毙命的老鼠,从头到尾不下七寸长。皮毛都有此黄了,嘴里、鼻里都是血,一双眼睛睁着,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丑陋极了。我们一家人推断,这老鼠要么是遇上情敌,被追逐撕杀而殁;亦或吃了鼠药而精神错乱而死。总之这血迹斑斑的场面让人觉得恶心。
  凡此种种,一家人觉得才再不养猫咪,我家会被老鼠霸占了。
  终于,妻在好友徐姐的空间中看到其猫产仔的图片,那一只只奶猫,萌萌的样子一下将妻羡慕得要命,便第一时间向徐姐提出了领奍的请求。
  终于我们从徐姐家领关养了两只小奶猫,一只是帮朋友领养的,一白一灰。
  两只猫咪被领回家后,便躲在主卫生间的马桶后不出来,由于空间太小,根本捉不到它们。于是给它们备猫粮和水,任由它们。这样三四天后它们便小心翼翼地出来了。
  灰猫在我家呆了不足十天被朋友领走了。在未领走之前,两只猫咪总是不停的嬉闹打斗,白猫调皮,总要去挑逗灰猫,灰猫勇猛敏捷。它们往往从客厅打闹到卧室,从地下追到沙发靠背上,又从靠背上扭扯着滚下来。更有甚者还顺着窗帘而上,差不多到天花板上了。我们即痛心窗帘被损坏,又被两只奶猫的可爱而怜爱有加,我们对它们的打斗戏称为“华山论剑”,妻对白猫的评价是:干仗不行,却长于挑衅。
  灰猫被朋友领走时关在笼子里,发出喵喵的叫声,很是让人心碎。白猫看到笼子中的灰猫,围着笼子不停地叫,仿佛知道这就是同胞之间的生离死别。如果懂猫语,一定知道它们相互的不舍与道别,是绝望、无奈、珍重、惜别……
  小灰猫走后,小白猫很是寂寞,总是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期盼,只要见到开大门,便想溜出去,只要溜出去,便沿着安全通道的不停地跑,于是我们便在后面追。好多次听到我们一家人楼上楼下追猫咪,不停地发出“咪咪、咪咪……”的呼唤声。竟然有一天它差点成为了真正的流浪猫。
  某天晚上,有亲戚来访,夜深送客完毕后,便睡觉了。第二天早饭时,妻突然问道:猫咪呢?这一提醒,我们才忽然觉得,昨晚没有猫咪的影迹。心里一凉,完了。于是我们一家人分头寻找,家里能找的地方都找了,没有。我们才想起昨晚送客人到电梯口时,没有及时关大门,可能猫咪此时溜出去了。我与儿子从十二楼沿着安全通道往上找到顶楼,没有踪影。又沿着从十二楼安全通道直到一楼,还是没有踪影。我们都觉得猫咪不能再回来了。饭后,我还是不甘心,又与儿子沿着安全通道寻找,一直到了地下车库。不停地呼唤“咪咪,咪咪”。
  在尽头处,不见猫咪踪影,搞卫生的楼道阿姨正在收拾收集的垃圾。询问阿姨,阿姨说没有见到有猫咪。我与儿子心里失望极致。此时忽然隐约听到有猫咪微弱的叫声,一呼唤,没有,细听,一会儿又幽幽的传出“喵……”的叫声,我们一阵欣喜,细听,正是从阿姨的那堆楼梯下的垃圾中发出的。于是我们寻声扒开垃圾,才见到我家的小猫咪猫在里面可怜而又无辜。
  这一夜,猫咪经历了不能进门的绝望,沿途奔走的迷茫,窜于垃圾堆中的孤独。有了这次经历之后,猫咪心里有了流浪的无助经历,于是从此之后不敢再出大门。好多时候抱它去大门外,还没到门边,它就会拼命地挣扎,它深知这样的经历绝不会能重演。
  猫咪一直没有名字。其实我们给它取了好多名字,我叫它小白,儿子叫它妞妞,妻叫它幺儿,每一种叫法都充满了怜爱,但最后还是直接叫它猫咪。
  猫咪喜与人亲近,在冬天要往人身上蹭而寻求温暖,所以从猫咪来我家后,我再不敢穿毛呢服装了,因为它的毛总会让我在人前难堪。某个冬日,我靠在沙发上小睡,猫咪便趴在我胸上睡觉。它的嘴差不多凑在我脸上了,妻为此拍了一张照片,用一种吃醋的口气说:看,这才是你真正的小三。
  猫咪来我家后干过不少坏事,窗帘已经被它抓毛了,沙发被它抓到露出木头了,饭厅的墙棱被它抓到水泥底色了。看到这些伤痕累累的地方,我与妻都说,它的破坏比老鼠还大。曾有朋友建议把它的爪子剪了,但我们想,剪了是不是老鼠就不会再怕它了
  一不小心它便便的沙子没及时换,它便会在沙发上乱拉,以此表明其不近污秽之境。为此打过它多次,但收效甚微。我某朋友说他家的猫咪会去卫生间的蹲便器上便便,为此我与妻深味我家的猫咪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主。
  猫咪在我们家好多时候要为我们守家,每天我们去上班时,它便可怜兮兮地来到大门边看着我们离开,门关了,它又迅速来到厨房的防护栏上喵喵喵地叫过不停,脑袋从防护栏中伸出来,看着电梯口的我们,大有一种“你们又要走了呀!又把我一个丢在家里呀!”的抗议。而每当我们下班归来,它对我们的脚步声、气息声、开门声早就存入了它的大脑信息库中了,开门,映入眼帘的总是猫咪蹲在门边睁着圆圆的大眼睛看着你。接着它的规定动作就是折回身去饭厅的墙棱处抓几下爪子。然后就带着你去冰箱那里,盯着冰箱,便“喵喵喵”一声一叫唤,因为冰箱里往往有它的最爱——猪肝。
  养猫咪的初衷是家里有鼠患,说来奇怪,猫咪来我家后,家里的老鼠就真的绝迹了。我隔壁邻居家,曾经因为而半夜里打老鼠而一夜无眠。某一次聊起鼠患时,她感叹道:自从你们家养了猫,我们家也没有老鼠了。虽然它不曾涉足邻家,但它对老鼠产生的威慑是不容低估的。
  猫咪也曾干过两次大事。
  某日,坐在沙发上的母亲忽然说:看,猫咪捉了一只耗子!这句话对我们一家产生的惊喜不压于一次彩票小小的中奖。只见猫咪斜躺在地上,后两肢侧伸,左前肢前伸,右前肢掌下压着一只头尾足五寸的老鼠。它神情极为悠闲,大有“这是我的地盘,嘿嘿,敢在老子的地盘撒野,这就是下场!”的气魄。它眼睛根本就没有关注这老鼠,而是迷着眼看着其他地方,这样子更象是给我们邀功——看,我不是捉住老鼠了?我疑心这是一只吃了药的老鼠,只是被猫咪捡到了。如果这样,猫咪还有性命之虞。因为现在能逮老鼠的猫不多了,在网上还不时看到猫被老鼠欺负的视频。我靠上前,仔细看,这老鼠还没有死,但已气息奄奄,眼神黯淡。再看它身上还有两处皮肉有受伤,由此可知,它的遭遇真的是猫咪的杰作。看来猫咪在我这里虽然也算衣食无忧,但是并未养尊处优,丧失本性。为此,它这一功业,还成为我们与朋友间多次的谈资。
  猫咪平日里很无聊,如果家里偶尔来了一只小飞虫或小飞蛾,它便象被充了能量一般的兴奋,不停地追,不停地跳,如果小飞虫飞得过高,它便仰着头不停地叫,好象在说:下来,下来,飞得高算不了什么好汉。
  前几天,我们出去了两天,回家后,儿子竟兴奋地说:爸爸,快来看,猫咪窝里有只鸟!去看时,才发现,是一只已死的麻雀。看样子死去的时间不短,因为整个身子都是僵硬的。这又一次见证了猫咪的能干。因为麻雀很少飞到家里来,而能捉到麻雀,还是需要机遇,耐心,机敏等。
  猫咪温柔时,那声音楚楚可怜,而强悍时又虎虎生威,所以几年来,在我家里成为了一个得要成员,很多时候都成为家中话题。它很挑食,除了吃猫粮,只吃猪肝,其他的一概不吃。而猪肝吃多了对它不利。为此我总是阻止妻给猫咪买猪肝。但妻总是被猫咪那契而不舍的索取精神和楚楚可怜的守望神情而动了恻隐之心,一次又一次在将我的阻止抛于脑后。
  现在,猫咪在百里之外母亲那里。妻每天都在念着:猫咪会不会怕生,会不会饿肚子,会不会走失,会不会每天在有灰尘的地面走动,也由白猫变成了“花”猫。
  我安慰妻说:你想得多,猫咪在母亲那里,活动的范围比我们这大得多,说不一定我们再见它时,它已经是有子孙后代的老人家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