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中闹春
  
  别去瑶溪,欢聚永中,这是同学会的最后一站。正是同学牵衣执手,依依惜别之时。且借酒家觥筹,相逢还饮一杯酒,人生相聚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今日酒醉筵前,明朝泪洒天涯。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人生自古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时值新春初六,寒风依然不减严冬,山水田园也没有丝毫的改变,同学们都在唏嘘话别,这凄凉的画面时时映入我的眼帘,更添一番愁绪。老实说此番参加同学会,我并没有好心情,人生暗淡,事业无成,我也变得不如先前那样活跃了。还不如躲进一隅,做一个与世隔绝的人。寂寞、惆怅、傍徨、压抑,在我身上再也找不到丁点的活力。就让我这老气横秋吧!然而我的学生们却不干,总是想把我拉回到以往的岁月: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那是人生辉煌的岁月:心无忧,情无愁,吟春风,啸明月,极尽人间欢乐!
  可是光阴荏苒,韶华易逝,岁月蹉跎。老去青春,白了少年头,空悲切!虽无衣食之虞,却有心志之虑。人生本该胸有大志,志存海内跃红日,乐于天涯效英雄。怎奈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世事沧桑。廉颇老矣,何问尚能饭否。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渭水空自流,飞熊难入梦。纵有醉里挑灯看剑,夜夜龙泉壁上鸣,铁马冰河入梦来的胸怀,也难成一枕黄粱梦。罢了,罢了,人生短短几个秋,何事不罢休,且放宽心去赏春。
  龙湾永中镇的闹春(我也想不出更合适的词来形容庆新春游街闹春的情景)是热烈的,满街花团锦簇,锣鼓喧天,人声鼎沸。那闹春的一个个精彩的方阵,宛如国庆时天安门的情景,且歌且舞,热闹非凡。可以用古今中外四个字概括此番闹春。古代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忠良智慧等分别组成方阵,热热闹闹地从大街上游过。现今的花鼓舞,印度舞,健美操等等,分别组成方阵,熙熙攘攘地从大街上舞来。还有龙腾虎跃闹新春的方阵;历代皇帝直到开国领袖毛泽东的方阵;古装仕女直到现今名星构成的方阵……
  毛泽东是我们的开国领袖,被百姓们列入帝王的方阵。身穿红军服装,踩着高跷,从街上走过时,是一阵掌声雷动,足见人们对领袖的崇拜。谁为人民谋幸福,谁给人民带来安乐,谁就永远被人民所推崇。百姓们还特意地组成了一个自古以来的历代忠贤方阵。忠奸自古是两立,百姓心中自有一杆称,孰忠孰奸,爱憎分明。凭你强权威压,凭你巧饰美化。欺骗得了一时,欺骗不了一世,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那些标榜自我,欺世盗名的人,老百姓是不会敬重的;那些凶残之徒,老百姓更是嗤之以鼻,增之恨之,恨不食其肉而寝其皮!
  永中镇闹春,是人类发展历史的演绎。从古至今,记述着人类由茹毛饮血,刀耕火种,到龙的传人,图腾崇拜,到车轮滚滚,雄鹰展翅,直到嫦娥奔月,太空的白日飞升的整个过程。永中镇闹春,是歌舞升平的精彩演绎。人民向往着安定,自由幸福,企盼着安居乐业,过上小康生活。永中镇闹春,是劳动人民美好愿望的演绎,人民盼望着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我没有经历过如此热闹非凡的闹春场面,看过桂林的《印象刘三姐》,看过福建的《武夷神韵》;也看过龙湾永中镇的闹春。若说前两者是精雕细琢的美玉,那后者可以说是朴素自然的美璞,令人赏心悦目。我没有好心情赏玩,然而这热闹非凡的场面,总让我心为之动,且抛开人世间的忧愁烦恼,让我们尽情地欢乐吧!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