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幼有恐高症,从来没有攀过树,连搭梯子上房顶不敢,也从来不敢攀缘悬崖峭壁。
  前几年,去湖南旅游,走在张家界的玻璃栈道上,向下俯瞰,万丈深渊,头大了,差点吓晕了,几个同伴扶着我,我不敢睁眼,背贴墙根,由于心理紧张而双腿颤抖,一点一点向前移动,终于走出栈道,瘫倒在地,天旋地转,直至现在想起,还是头皮发麻。像我这样胆小的人,真的很少见!
  我的家乡是西安和兰州航线经过的地方,自幼,头顶上天天有飞机飞过,我那时经常想,那些坐飞机的都是些什么人,为什么那么胆大,对坐飞机有一种特别的神秘感,现在想起来,真有点脸红。
  新千年初,我随县教育考察团,赴上海育才中学、无锡一中、南京雨花台中学考察学习。行程安排是,去时,从武汉坐客轮到南京,学习结束后,要坐飞机返回。临行前,我特别担心返回时坐飞机的事。
  几天的学习考察很快结束,去杭州萧山机场安检登机。给女儿发了一条短信:“我登机了”,女儿发来回复:“大大,一路顺风”。
  机舱内,空姐在机舱的进口处恭恭敬敬地向乘客鞠了一躬,简单讲解了遇到特殊情况时的应对措施。我的心咚咚直跳。不多时分,飞机的马达声加大,向后退,缓慢地调顺机身,马达声又再次加大,一阵隆隆地闷吼,飞机在跑道上滑行。速度加快,像离弦之箭,瞬间,屁股下像有一股力,猛地一抬,腾空而起。飞机负重,像老牛爬坡。我的心悬起来,两手将扶手紧紧抓着,心里在想,我的命运,反正和这个铁家伙绑在一起了,听天由命吧。
  我坐在左机翼后面靠舷窗的位置,尽管心里特别害怕,但好奇心战胜了一切。向舷窗外望去,街道、车流、高楼,瞬间被缩小,被忽略,俯瞰左后方的下面,美丽杭州湾尽收眼底,蜿蜒曲折的钱塘江,像一条黛绿色的飘带,在苍茫的大地上舞动。平生第一次居高临下,心情陡然间被松驰,被释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飞机己经爬到平飞的高度,眼前的小屏幕上显示,飞行高度8900米,速度860/小时。舱外万里晴空。舱内,只听见飞机匀匀的马达声,旅客们很安静,有窃窃私语的,有读报纸的,有睡觉的,有向外看的。这应了登机之前我忧心忡忡,同行者给我说的一句安慰话:“老陈。别怕,飞机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坐飞机比坐大巴舒服多了”。
  飞机突然震动了几下,空姐在播音里说,飞机遇到气流了,请各位系好安全带。向舷窗外看,气流带来了一小片一小片的云朵,像谁在高空抛了几片棉絮,压在一望无边的大地上,在飞机上看云片,像贴在地面上。
  一霎时,云片密集了,向远处看,白白的云海,一望无际。这时,飞机转向,右机翼上翘,左机翼下沉。向右望,舷窗外全是净净的宝蓝色,左窗外,全是云,但有一眼一眼的云窟,云窟下清清楚楚看见苍茫大地。这时,才体会到朱熹老先生写的“鸢飞云窟地”的意境。老先生肯定没有坐过飞机,他怎么能将云层上面的景致想象得那么真切而形象!
  机身又摆平了,再望天际,云海和天际相连,像大地落了一场大雪,白茫茫一片。芸芸众生,就覆盖在这软绵绵的白被子下面。
  飞机又有一点小震动,云层越来越厚,而且茫茫云海像卷起的一波一波的巨澜,翻江倒海般。有些云形成了积云高峰,高峰与高峰之间,阳光被遮挡,很像深谷大涧,深不见底。有些云片窜出云海,向上直立,像跃出海面的大鲸。云层上面,干干净净,宝蓝宝蓝,眼前这番景致在地上是绝对看不到的,简直是另外一个世界。
  眼前的一切,把我登机时的恐惧心理,抛却在了这九霄云外。
  此时此刻,你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与想象力,孙悟空能吞云驾雾,上天入地,降恶除魔。天兵天将能驾五色祥云,降落人间,惩恶扬善。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科技革命日新月异,人类把古人的幻想,变成了今天的现实,比如古人想象的“千里眼”、“顺风耳”。现在,人们的出行,水、陆、空,完全可以自由选择。“天马行空”,已经是平常事儿。人类遨游太空,海底探幽,不再是新奇的事了。正在胡思乱想,飞机穿过云层,在西安市上空,向下看,高楼,街道,行人,越来越清楚,一霎时,飞机从西安市上空掠过,在咸阳机场平稳降落。
  第一次坐飞机,好奇了一路,兴奋了一路,忘了给女儿发信息。女儿发来信息:“大大,飞机降落了吗?”我连忙打电话给女儿,报平安。
  以后,坐过无数次飞机,不过,白天坐飞机和夜晚坐飞机,体验也是不一样的。
  前几年,有一次,半夜十点半,在咸阳机场登机,飞往云南的西双版纳。这次我的运气又不错,坐的位置紧挨头等舱,在机翼前的左侧靠窗的座位,坐在前面跟坐在后面感觉大不一样,前面平稳得多。
  飞机在夜间飞行,窗外黑暗,似乎没有什么可看的。舱内的旅客大多都睡觉了,亮灯已关,只有些微弱的灯光,能勉强看见舱内的一切。我毫无睡意,尽管没有什么可看的,但还是不断向窗外远眺近看。也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了,突然看到地面的湖水里映照的月亮,像一颗小小的明珠,也随着飞机的方向走,那颗小明珠,遇到湖水就显现,没有湖水就隐去。想起一句歌词“月亮走,我也走”。
  飞机转弯时,左机翼向上一抬,举头仰视在铅灰色的天幕上的那一轮明月,果然在高空和地面上看月亮大不一样,月亮尤其干净,特别在圆月的边缘上,像镶了一个更白的边儿,轮廓格外清晰,月光遮盖了所有的星光,显然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此时此刻,灰暗的天空,漆黑的地面上偶尔微弱的灯光,一切都是虚幻的;唯有这架在夜空穿行的飞机和那一轮明月是真实的。
  当你完全脱离地面,在近万米的高空飞行的时候,就对大地有一种本能的眷恋。地球确实是包括全人类在内的一切生物的母亲。她以充足的水源,适宜的温度,厚厚的大气层,很好地呵护着一切生命体的成长和繁衍。
  飞机将要降落了,向下看,万家灯火。霎时间,飞机起落架的轮子触碰到坚硬的地面。
  已经是午夜时分,走在大街上,行人寥寥,行车也不多。双脚踏在这实实在在的街面上,再看那暗灰色的天幕,那一轮圆月,在城市彩光的遮蔽下,再没有在飞机窗瞭望的那么明亮了,天上的一切又似乎是虚幻的;眼前的街灯、行人、车流、高楼才是真实的。
  通过出行坐飞机,基本消除了我的恐高症,也多了一些以往不曾有过的体验。
  人的一生,度过无数的白天和夜晚;有顺风顺水,也逆境和坎坷。有飞翔,也有降落;只有双脚踏在这平实的大地上,才能走好未来的路。
  
  2024.3.26于银川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

近几年到温江七八次,曾两次游历金马河畔看花草风景,却不知道金马河畔还有个叫连二里市的古镇老场。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多次来温江,却对这样一个小巧而优雅,无浓厚商业氛围的古老村...

我对石头的喜爱,最初源自喜爱《红楼梦》。 《红楼梦》有很多名字,包括《石头记》、《金玉缘》、《情僧录》、《金陵十二钗》、《还泪记》和《风月宝鉴》等等,我最喜欢的名字,还是《石...

茶,灌木丛生,嫩枝无毛,品种繁多,源远流长。“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相传,神农在野外以釜锅煮水,清风相送,几片叶子飘零而入,煮好的汤水其色微黄,入口苦涩却回味生香,以神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