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搬家以后,我住在一个菜市场附近。三五分钟的路程,横跨一条马路,再行几百米就可买菜。
  第一次去那个菜市场,大约是七八年前的一个秋天的下午。它是我们那个小区新建的一家大市场。进去以后才发现,实在冷清,宽敞的大厅,空空荡荡,几个卖菜的女人,寂寞地站在菜摊旁边,菜也蔫不拉唧。去了一次就不想再去,我宁愿跑远路去以前买菜的菜市场。
  再一次去那个菜市场记不清是多久以后,缘由是为了赶时间。曾经冷清的地方,却热闹无比,每个摊位的女汉子都忙得不可开交。蔬菜品种丰富,价格实惠;摊主手脚麻利,态度和蔼可亲,整个菜市场一片繁忙。
  日子慢慢地流淌。我在操持一日三餐中对这个菜市场的女人们越来越了解。她们大部分是从江北过来的,家里种着大片菜地。一江之隔的黄石,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需要新鲜蔬菜。黄石长江段的江北我是知道的,江滩过去以后是大片的菜地。我曾经在油菜花开时带着孩子去江堤放过风筝;我和同事还一起步行长长的黄石长江公路大桥,去江北游玩,在桃树下铺了垫子小憩,让花瓣轻轻地落在我们的身上。古老的长江,如一条漂亮的飘带,吸引两岸的人们彼此跨越。
  菜市场里江北的女子各怀绝技。有一名女子,她家摊位虽有电子秤,她却直接看重量,报钱数,分毫不差;有一家摊位出台优惠政策:买菜两种以上送点小葱。不管小葱卖到多么贵时,她都赠送,这种方式大大吸引了为买几根小葱而烦恼的家庭主妇。还有的推出会员方式的,来笼络客源。在这个菜市场,你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生意经”。
  有的在卖菜收钱时会大声念:“辣椒5元收您10元,找零5元收好!”钱货两清,像影视片里老北京买卖人的作派,声音里透着热情。近些年兴起手机支付,每个菜摊上挂着数张二维码,如晃荡的钱袋子,到账语音此起彼伏。她们还有一样是相同的,你买一个土豆,几根芹菜,她们照样给你装得好好的,笑脸相迎。她们称呼那些跟她们女儿年龄相仿的顾客为“闺女”,仿佛是母亲在给女儿送菜。
  菜市场里有“三姐妹”,她们最初也在蔬菜区卖菜,后来找到机会在旁边弄了三家门面,装修成一家大的店,做水果超市,外面摊位还是卖菜。姐姐有段日子挺着大肚子,听说是二胎,预产期快到了也没见歇下来,总是站在电子秤旁边忙着。她家的门面是菜市场里最早的水果自选超市,一开张生意红火得很。后来她们又在门口弄了一个机器炒糖栗子。大木桶一样的机器里面,褐色的野板栗和褐色的小石粒一起翻转,在灯光下泛着油光,引来小孩子围着看。我第一次看见,也饶有兴味地站着看了半天,觉得这实在是一个好点子。
  那些女人一般在菜档里吃饭。有一次买菜,我去得特别晚,碰到有人在电磁炉上用肥肉炸油,香气扑鼻,我好奇地去看。虽然我的一日三餐由她们提供食材,却从没有想过她们是怎样吃饭的。
  我喜欢这人间烟火源头的菜市场,每个菜档的女人都是那么朴实温暖。无法挑选菜时,我只能在这家买一点,那家买一点,照顾大家的生意。有时,附近有大型超市开张,我也常去凑热闹,给他们增添人气。
  有一次,我们附近开了一家超大型农产品批发市场,巨无霸航母的那种。我也曾经去过那家大批发市场,看到很多老太太推着小推车上那里买菜,里面人山人海、熙熙攘攘。有一些日子,这家菜市场的生意要暗淡一些。我担心:她们撑不下去时,会不会撤离这繁华似锦却又竞争激烈的江南?各地市场,哪一天没有上演“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悲欢离合?令人欣喜的是,没过多久,这里又是一派生机盎然。这一群吃苦耐劳的女人,已经被生活的烈焰锻造成了钢铁,能抵挡人生风雨。她们打的是质量和服务两张牌。大白菜的叶子,总是被她们剥得只留下鲜嫩的部分。
  每年大年三十的上午,她们就要匆匆忙忙地把菜抛出去,赶回家吃年饭。平时,她们都是晚上8点钟以后才收摊,那时已经是万家灯火了。一年到头,她们也就是春节休息几天,在家里好好吃几餐饭。
  在这个菜市场,卖鱼的,杀鸡的,挥起大刀剁牛猪骨头的……到处都是女子的身影。一个欣欣向荣的时代里,这些女子不仅撑起了家庭的半边天,还给千万家庭带来了味蕾的欢愉。人间春色里,巾帼竞妖娆。
  看到她们,我看到了万家灯火。感谢她们,用暖心服务把一个曾经冷清的菜市场,变成人世间的最美市场。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