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人们都期待奔赴一场花事,去放飞静默了一个冬天的心灵。然后,伴一场花事,开始一段新的行程。
  每一场花事,都是对生命的装扮。人生会老去,而花事却一直年轻。花事固然五彩缤纷,张扬不已,而真正欣赏到花事的恢弘之美,需要心灵与花事的交融,需要俯身,需要参与。两年前,我从路边的花卉摊买来两盆花,一盆兰花,一盆燕子掌,兰花不畏严寒与干旱,开春浇上一次水,就会亭亭玉立。燕子掌,一种肉本植物,冬眠过后,它迎合着春的脚步,长出新的叶芽,然后浇一次透水,一周后就会变得青枝绿叶,勃勃生机,屋子里也多了几分春色。
  远行,总有一程相伴的旅人。春天,也总有不约而同在一个黎明绽放的迎春花。楼下的木棉花,刚刚含苞待放,楼前建设东大街绿化带的樱花,也竟然在一个黎明,羞羞答答开出粉白色的花朵,像极了初绽的山桃花。它的花期不算太长,纵然是盛花期,一阵风儿吹来,细碎的花瓣也会沸沸扬扬落地。热心于花事的人们,纷纷前来打卡,拍下美的瞬间。
  春分节气的到来,春天平分,昼夜平分,花事渐渐繁盛。历史文化公园的银翘花,迎春花,山桃花相继绽放,忽然想到了白居易的诗歌: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桃花开了,叶子却那样的纤细稚嫩。也许这就是绝配,开满枝头的桃花,有片片绿叶相伴,成就了只有三月才会有的生动。沿着东向的古城墙,金黄色的银翘花已是盛花期,夺人眼目,成为这片园林最亮丽的景色。三月,把世界变成了花的海洋,那样的强势。可是,三月又极具包容,一场风雨的来袭,依旧自信如故,推迟的只是一点点花期,花事却不会缺席。
  花事多半繁盛于山川。几年前的一个三月,儿子带我们游览著名的景区不老青山,景区虽然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却处处彰显着一种纯粹的大自然之美。海拔1822米,山峰险峻,青山绿水,分外宜人。当跋涉于山巅,极目盛开的花儿,那些不同种类的花草和谐相生、共同生长的场景,让人心生感动。俯身细看,两种纤细柔弱的植物,分别盛开着雪白和浅绿色的花儿,各自的茎蔓向彼此延伸,缠绕在一起,依附在一根干枯的藤枝,一起吐绿,向阳而生。我便瞬间反思:不同的物种竟然能心手相牵,分担风雨,分享阳光,和谐相生,而我们万物之灵的人该当如何?
  太阳落在了山的背后,山川越发的幽深,花事的场面也越发的宏大。返回的路上,一块镌刻着“寻找”二字的巨石,矗立在半山腰。驻足小息,竟发现这块巨石的下方,生长着一株有别于其他花草的植物,株茎低矮粗壮,盛开着一簇簇粉白相间的花瓣,组合的那样均匀,甚至弧线都那样的分明。轻轻触摸,花瓣圆润厚硕,轻嗅,一股清香沁人心脾。
  触手处,一片花瓣轻落于手心,我惊恐地望着圆润的花瓣,心头一惊,难道是我的粗鲁惊扰了花儿的静默?可是,我分明是那样的小心,动作也是那样的轻微。再一细看,那一片片深绿色的叶面上竟然有点点白色的印痕,像极了因孤独与忧伤留下的泪迹。在这草长莺飞的三月,也许很多人也与我一样,自饮一杯三月的花露,以一种独特的仪式,把那些引发心潮的花事窖藏在岁月的素笺上。
  步入春天,一些旧事都已被时光淹没,而三月的花事却蓬勃于心头。传说,只要赏花人给于花儿真诚的期待,盛花期也会随愿提前到来。那一年的三月,早晚依旧有些料峭,也许因前来朝圣九龙神的人们播撒下了虔诚与祝福,九龙沟两岸并非花期的花儿却已默默地绽放。穿过那一段崎岖的幽径,来到水面的北岸,目及处,几树桃花尽情绽放,川风过,花瓣轻落于水面,默默荡漾,继而远去。晚霞洒在山谷,洒在花树,山川的花事也正在默默延展。
  其实,三月的花事就是一副副版画,让人们悬挂在岁月的屋檐下。若是在大雪纷纷的寒冬里昂首赏读这些花事,也会不惧寒冷,向阳而生。(2024年3月25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