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湾是白鹿城之门户,是新温州的璀璨明珠,那儿有着美丽的山水田园风光,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传承,有着瀪华的现代都市气息。我心向往之至,尤其是有着“桃源仙境”之誉的瑶溪胜景,更加令我心驰神往。瑶溪,满溪谷石皆为玉色,故自古传为藏宝之地。瑶溪寻宝早成为我梦寐以求的事,如今能借此次上中88届同学会之便,以偿我探古寻幽,寻踪觅宝的宿愿。
  吾辈碌碌,心无大志,只能纵情于山水,恣肆于岁月,落意于人间。三千青丝变白发,蹉跎岁月,潦倒人生。本来就没有什么好心情,又加上是新春尹始的正月初六,正是寻亲访友的好时光,怎奈盛情相邀,且可异境踏青赏春何不顺水推舟,做个顺水人情呢!古人崇尚游山玩水。我既不是仁者,又不是智者,只如庸夫满山满坡地跑罢了!
  进入瑶溪山谷,大罗山就巍然地耸立在面前,把瑶溪谷的南天遮掩得严严实实,那简直是一架庞大无比的全玉石嵌就的彩屏。满山的怪石林树;还有那飞鸣林间的鸟儿;飞泄岩上的飞流瀑布;横过悬崖的白云……都非常入时地进入画面,所有的这一切都从美丽彩屏上向我们展现着无比优美靓丽的身姿。
  瑶溪谷也在绿树青峰的掩映下,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出现在我们的眼前。那是白练、赤石、绿树的交谊舞;那是泉鸣、鸟啼、林啸、风号的交响曲;那是风从云生,天光日影的虚幻境!那溪流潺潺,那赤石呈玉,峥嵘古怪,那绿树摇曳,春光乍泄。这就是美丽的瑶溪,是西王母瑶池水流溢出来的溪流。还有那碧波如玉的板嶂潭,那是碧玉嵌成的水潭;还有那响彻云霄的金钟瀑,声如洪钟,飞如白练;还有那水石同踪的水石,溪水与岩石同踪,并行;还有那坚如铁壁的峭壁倒影深潭的铁壁潭影,水清影明,虚实无分;还有那深深的梅林,疏影淡淡,芬芳四溢;还有那天湖泱泱,湖光山色,尽是怡人;还有那闲云悠悠,鹭丝奋飞的鹭丝闲云;还有那烟雨迷蒙的龙湫飞瀑;还有那龙岗仙叠,传承着亘古文化;还有那千佛春秋的千佛塔;还有那钟灵毓秀的钟秀园……无处不让人心旷神怡;无处不呈现壮丽风光;无处不让人神思飞扬。
  站在川上吟坛,望着瑶溪东逝之水,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有一种时光易逝,韶华难留,人生短暂,光阴荏苒的憾概油然而生。是啊,时光似东逝之水一去不复返,人生更应及时奋发图强。否则只能是白了少年头,空悲切!诗人们是感时的,也许会吟来千秋名句。
  走进水石同踪,醉心山水风光,返璞归真,物我合一。水石同踪同步,人与自然融为一体,这就是天人合一.人源自自然,与山水土木石同呼吸共命运.我们人类何故自毁家园,损害自然呢!贪婪!为了自身的蝇头小利,人类不惜一切代价大肆开采,破坏生态。竭泽而渔,杀鸡取蛋,不断地演绎着如此荒诞之事。
  面对千佛古塔,我们清心静意。佛心照我心,映我灵。人生在世草木一秋,有什么可以值得纷争的呢?凭你是肉体金身,凭你是权贵草民,凭你是魏丑天香,一切终归尘土!放下屠刀,立土成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走进龙岗遗址,有一种怀古的悠思油然而生:古越先民们,刀耕火种,茹毛饮血,身披兽皮,手舞石斧,奔走于山岗林丛,飞土逐肉。他们从远古洪荒中走来,他们用自己的睿智战胜异常艰险的自然,用生命传承着灿烂的文明。
  瑶溪谷山水草木,佛寺古塔,龙岗遗址,此皆为宝。可是更珍贵的并不在此,那么更珍贵的宝贝又是什么呢?满头雾水的我问惜别二十三载的学生,随游的他们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投向我一个个灿然的笑容,看看他们如初春乍开的花朵似的笑靥,我也会心地笑了。老实说三十几年教坛执教,老去青春,白了少年头,我一无所获,犹如此番随学生入溪谷寻宝一样。然而辛苦浇灌,终成桃李满天下,这竟成了我唯一的欣慰。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唯有纯真的师生深情才是这人世间的至宝。此番游瑶溪,我终于寻到了珍宝——那就是纯真而美丽的师生深情。
  联欢晚会上的声声祝福,束束鲜花,美酒盛宴上的频频举杯,声声祝酒,都满含着动人的深情。鲜花,美酒,还有那灿若桃花的笑靥,都洋溢着美好的祝愿。二十几年的阔别,二十几年的相思,二十几年的深情,都蕴含在这甜甜的美酒里。让我们撇开今夜畅饮后,明朝各天涯得离情别绪,举起这杯深情的酒,饮下这深深的意,品味这浓浓的情:人生难得是欢聚,且饮美酒壮我怀。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