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胃有疾,反酸,腹胀痛,吃了一些奥美拉唑,又加中药保和丸,效果也不明显。前天晚饭做的砂锅,白菜、丸子、冻豆腐、土豆粉,煮五花肉的汤,味道甚鲜。满满一锅子,不想剩下,就只吃菜喝汤,没有吃粮食,也没有吃饭后的水果及小零食。这一晚并不觉得饿,睡到半夜后,竟觉得腹胀痛减轻了许多。次日晚饭还是吃得很少,小半碗米饭,一点中午的剩菜,吃了两片桔子,再没有吃什么,这一晚上还是觉得轻松。痛苦教会人反思,安逸则不会。伟大的思想都是在巨大的社会痛苦中产生的,安逸则只能产生闲适小品。我想,病痛的减轻只有两个方面的作用,一个是药物见效,另一个就是不良生活习惯的改变。
  《黄帝内经》讲:“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合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这段话我很喜欢,也能背诵,道理也懂;但能懂并不代表能行,哪个成年人犯错误是真的因为不懂得道理呢?都是明知故犯,管不住自己。都知道要想身体好就得清心寡欲,欲望多了事情就多,心里就清净不了。管住嘴迈开腿,要说这也不应算个难事,但实际上这还真的就是一件难事,能一辈子做好这两件事的人还真不多。“道者,圣人行之,愚者佩之。”对于道,圣人是每天行之不怠的,一般人就是心头一热,做做样子。能管住嘴巴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真的有毅力,生活自觉有规律;另一种就是得了重病的人,吃不下,或者再吃就吃死了。
  什么东西多了都不是好事。吃的多了会得病,占得多了会生乱。社会人生都是如此。“不患寡而患不均”,原始社会部落里大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相安无事,因为生产力不发达,没有剩余,谁也不能多吃多占;但是后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逐渐有了剩余,对于这多出来的东西,人们就起了私心,此后所有的坏事、祸乱都由此而起。马克思看清了这件事,所以他在《共产党宣言》里提出要“消灭私有制!”
  我的父亲九十三岁了,虽然腰弯的如一只大虾,但生活还能自理,他每天的生活就很简单也很有规律。每日黎明即起,给自己弄饭吃,然后又躺下小睡,再起来看电视或者做点什么;十点多给自己做午饭,一个小碗,里面是肉、一点菜,或者切一块萝卜搁到平底锅里炕上,一个香蕉一盒牛奶,一小块饼或馒头,十一点吃完饭后就又睡了,和衣而卧,连鞋都不脱,就在沙发床上躺下,让人想起唐代吕岩的一首诗:“草铺横野六七里,笛弄晚风三四声。归来饱饭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下午三点半又给自己弄晚饭,跟中午差不多。每餐要有点肉,菜吃得并不多,晚饭比午饭吃得还要少,四点以后就什么都不吃了,水也不怎么喝,饭后还是要躺下,这叫“顺气”,他说只要一躺下就啥毛病都没有了。如果是天气暖和的时候,他也会下楼转一转,走不远。晚上八点肯定睡觉了,再好看的电视剧也不看了。他没有心脑血管疾病,也没有高血压高血糖,基本上算个健康老人,只是前列腺、便秘、白内障几样不好。他不大讲卫生,擦桌子擦鼻子擦嘴都是一块布,但这并没有让他感染什么疾病,新冠病毒也没有找他。他不知道什么岐伯黄帝的对话,但“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却是一种自觉自然的习惯。如果我要总结一下他长寿的道理,应该还是生活的简单,无欲无求。我问他四点钟以后就啥都不吃了,饿不饿?难受不难受?他说不饿也不难受;相反,如果多吃了一口反而会难受。
  人到了耄耋之年才能返璞归真吧!所有动物吃饭的目的本来只有一个,就是需要有能量来存活,因此以饱为度,吃饱了就擦嘴,不再索取,你看那流浪猫,应该是吃了上顿还不知下顿在哪里的,但是如果有人给它送来了美味的猫粮,它也是吃饱了就不吃了。猫狗都护食,它吃的时候你不能动它,动它就跟你急,但它吃饱了食物放在那里,不管鸡去吃鸭去吃它都不管,也不知道把剩下的东西带走。但人不是这样,人是吃饱了还要吃,贪得无厌,吃油腻了还需要有解腻的东西,还要有餐后的甜点、水果、小零食,还要有佐餐的饮品,把这当成一种享乐和情趣;这满足了身体基本需要之外的东西其实就是多余的东西,人的一生大部分时候都是被这多余的东西所支配着的,饥饿支配人去劳动,贪欲却是支配人去享乐。人的所有病痛和烦恼都是由这多余之物中产生的,但人却是浑然不觉或者欲罢不能的。人老了行为举止就不能失度了,自然之度表现得很强硬,不能霸王硬上弓,硬上你试试?肯定是自己遭罪。首先是失去了色欲,这个年纪老天最关心的事情比如繁衍,估计你应该完成了,这个时候老天就不管你了,他给你的那把火渐渐地要熄灭了。女人更糟,《黄帝内经—上古天真论》讲:“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四十九岁(或五十岁左右)就不能生育了,然后是迅速地衰老,花容失色,这实际也是被上天弃如敝屣。人失去了生产和创造的能力,欲望之火还能熊熊燃烧吗?什么是归真?不被欲望支配的那种认清了自我的自觉状态就是归真。
  少吃一口,少占一点,既饿不着也亏不着,不为物役,就这么朴素的道理。大道至简,真理都是朴素的。但人们不满足这么简单,要证明,这一证明,整个世界就变得复杂了。王守仁有诗云:“饥来吃饭困来眠,只此修行玄更玄。说与世人浑不信,却从身外觅神仙。”我也不用寻仙访道听别人怎么讲了,就照我父亲的样子去做就行了。
  
  (原创)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