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家门口上坡,经过稻场向东下坡,过一条田冲,绕过一条丘陵,再过一条田冲,然后走上一道高坡就是汪楼小学。汪楼小学紧挨着汪楼村子,小学校门朝西,南北两排黑瓦白墙的房子,围成一方院落,显得简单朴素。校园内院墙东侧有一个水泥砌筑的乒乓球台,在乒乓球台南边,有一个长方形水池。水池可以洗手,也是勇敢者游戏的目标。当我上到高年级时,借着助跑可以轻松的从它上面横穿跳过。院墙西北角有一棵木瓜树,我在慢慢长高,它也慢慢变粗长高,开始几年不结木瓜,后来开始结果。我只是喜欢看木瓜树开花结果的样子,从来没有想着要采摘木瓜,也没有关注过木瓜最后的归属。
  校园北侧是操场,立着两个破旧的篮球架。篮球架时常空置,多数时候的玩乐就在校园内的课间休息时,同学们如同鸡群出笼般从教室里飞出来。只要不打闹过火,哭鼻子,老师从来不禁止我们的玩闹。摔四角(灰包)是最便捷的玩法。两个人一对一摔一个四角是普通玩法,一连串摔打时输赢就有些惊心动魄。摔四角是技术和体力并用的游戏,如果不小心,用力过猛致使手指触地,钻心的疼痛会让人狼狈不堪。
  许多同学喜欢靠着教室墙壁排成一排,拥挤着“挤油”。挤的受不了的出局,出局后加入进去再挤,你推我攘,嘻嘻哈哈间怪笑怪叫。每个人身体里自然是挤不出来油的,不过在寒冷的时候活动手脚暖暖身子却是极好。
  勇士们的游戏是“叨鸡”。双手架起一条腿,以膝盖尽力顶撞或碰压对方,哪一方坚持不住先松腿就算失败。叨鸡是体力活,也需要技巧和耐力,并不是身体高大强壮就占优势,善于躲避锋芒,借助巧力取胜者才是高手。
  往往正玩得忘乎所以时,有老师拉响了挂在南边办公室门口的上课铃,在一阵急促的铛铛声中,同学们着急忙慌地纷纷收起玩具,兔子般飞窜进教室。
  学校没有专业的体育老师,缺少像样的体育器材,虽然上体育课,正规的体育运动却很少。乒乓球台经常闲置,篮球架似乎也只是摆设。上体育课时,代课老师将同学们散放到操场上,任凭大家自由玩耍。跳绳、踢毽子、老鹰捉小鸡……绳子是家里编的麻绳,很少有尼龙绳。毽子用铜钱束着花花绿绿的公鸡羽毛做成,铜钱和羽毛间缠裹着密实的红丝线,防止羽毛脱落。毽子很漂亮,我踢毽子时脚总是找不准毽子的中心,不是踢偏,就是踢飞,很少能踢出流畅的弧线,所以就不咋喜欢玩。
  我非常喜欢玩的是逮子。十二个石子留一个在手上,十一个均匀地散开在地上,抛起手里的石子的同时,眼疾手快的从地上抓起石子,从一个到四个依次抓起。每次要抓的石子和地上其它的石子不能触碰,如果碰上、抓漏或者没有逮住抛起的石子就算失败。三年级以前,我的同桌商顶家逮子玩的很好。商顶家磨制的一副石子光滑圆润,他逮子的手法也很灵活,大多数玩时都是他先取得胜利。为了获胜,我时常耍赖作弊,商顶家看见时常不说,偶尔会笑着指出,但并不较真。靠着他的大度我也能获得些胜利。
  三年级以后,我的同桌换成了余飞。余飞的母亲是县城人,时常从城里给他带回些糖果。糖果极为稀罕,余飞将各种吃完的糖果纸积攒在一起向我炫耀,闻着油质糖果纸上散发出来的糖果香味,常常诱惑得我心里抓狂,生出许多羡慕。只是我也有寻找平衡的方法--收集烟标。白鹅和芳草的烟盒随处可见,烟标最为平常,散花和芒果的比较高级,可烟草好坏并不是我关心的,令我着迷的是烟标上各式各样的图案。我收集到一枚诗竹的烟标特别喜欢。画面是关羽投降曹操时画的一幅竹子明志图,竹叶里暗藏了一首诗:不谢东君意,丹青独立名;莫闲孤叶淡,终究不凋零。诗意表明关羽身在曹营心向刘备的真挚情谊。同学杨家升手里有一张龙虾花的烟标,我想方设法向他讨要而不得。每次放学回家的路上,我都跟着杨家升和他套近乎,直到他将烟标送给我才作罢。
  为了得到一枚烟标可谓费尽心思。为了节省一只铅笔,我也会费尽心思地掏出干电池里的石墨芯磨尖写字。为了节省一个本子,我用元宵节上坟送灯时收来的灯罩纸制成作业本。本子是我自己剪裁出来,用线连缀而成的,虽不怎么好看,可老师从来也没笑话过。上学的条件非常简单,生活总是缺少物质供给,可我寻找快乐的方法和学习的办法一点不少。至于学习成绩如何,父母仿佛也不是很在意,反倒让我觉得上学拥有更多的自由空间。可玩归玩,书本里还是有许多新奇有趣的内容吸引着我。《小蝌蚪找妈妈》的神奇过程仿若童话。《小马过河中》的小马从它母亲那里找到生活的道理,不盲从,不轻信,知道亲身实践才会得到对错。《群鸟学艺》中骄傲的乌鸦和虚心的小燕子形成鲜明的对比,虚心使人进步,人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保持谦虚谨慎。
  满招损,谦受益。这句话是宣昌德老师经常在我们面前说的。三年级以后,教我们的语文老师一直是宣昌德,他像个全能冠军,不仅代我们班主任,自然、思想品德、美术、体育课都由他代。
  宣老师身材中等偏胖,脸上经常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教室的窗户没有玻璃,到了冬天钉上新的薄膜挡风,上课时很冷。宣老师上课中途,允许我们跺跺脚取暖。教室里气氛立马会活跃起来,同学们噗噗踏踏蹬脚声和轻微的嬉笑声一时连成一片。
  我见过宣老师少有的发怒。同学宣章秀上课经常旷课、迟到。有次宣老师实在忍无可忍,喊同学捡来瓦片放在教室门口,让宣章秀跪在上面受罚。那一刻,宣老师脸色凝重地对我们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同学们呀,现在不努力学习,等到你们后悔知道学习时已经晚啦!
  或许为了让我们能够明白他的用心,宣老师总喜欢在周六下午最后一节班会课上讲思想品德。他讲五讲四美三热爱,做四有新人。他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学习、做事只要认真坚持,持之以恒就会成功。
  认真坚持我勉强能做到,在宣老师交我的三年里,我一直坚持写日记,为此在课堂上得到过他的表扬。我在语文学习中逐渐找到兴趣,数学学习却不得要领。面对数字时脑袋里面像填满了浆糊,开始学减法时更是犯迷糊。交我们数学的是宣章家老师,身材瘦高,脸瘦长,说话声音有些沙哑。教减法退位时,他弓着身子在黑板前反复写着减一当九,似乎用尽洪荒之力在向我们灌输。看着粉笔灰在宣老师的手指间簌簌的往下落,可我从他那迫切的表情中就是明白不了意思。
  后来到了学珠算时,感觉难度升级,让我更加一头雾水。许多同学为了学习珠算,家里专门买了小巧的新算盘。我就用着父亲一直使用的一个老旧的算盘,时不时要注意照顾松动的小棍,防止算盘珠子逃离。宣老师让我们一定要背会珠算口诀,他说这是学珠算的根本,遗憾的是直到乘法口诀完全背会时我的珠算口诀也没背下来。
  清苦的生活中,许多事情我无法选择,吃饭、穿衣,居住。但是对于学习,我总是可以任性,简单的凭着兴趣喜好取舍。小学我上了六年,代课老师换了好几位,教音乐的却一直是宋文珍老师。她有一双大而有神的眼睛,讲话、唱歌声音宏亮。教室虽然低矮简陋,可教室内跟着宋老师学唱歌的声音却清新激越。宋老师教我们学唱的第一首歌是《小草》: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紧接着是《大海啊故乡》: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海风吹,海浪涌,随我漂流四方……自从学会这两首歌,我的歌声就在校园、家里和上学、放学的路上不时飘荡。在歌声的世界里,我感觉做一棵小草也很幸福,像浪花一样漂流并不孤独。
  那时,家乡没有电,也没有电视,我不知宋老师教我们学唱的歌曲来自哪里。宋老师并不是专业的音乐老师,她却总能教我们学唱新歌,让我无比崇拜。《十五的月亮》、《血染的风采》带着昂扬和悲壮,冲撞着我幼小的心灵。《彩云追月》的歌词和旋律带着轻轻柔柔的美;《春光美》带着春天扑面而来的气息让人陶醉;《望星空》唱出了夏夜里最深沉的思念……这些歌声让贫寒的岁月充满缕缕不绝的温情。
  宋老师教我们唱《骏马奔驰保边疆》时,她边唱边用手打着节拍演示说,唱骏马后要够八个节拍再往下唱。于是同学们学唱时候纷纷用手在课桌上跟着拍打节拍。开始时大家轻轻拍打,渐渐失去控制,拍打的越来越响,最后啪啪的响声和着歌声夹带着调皮的笑声,一时热烈奔放之情真如骑着骏马驰骋在边疆之上。
  宋老师教会的许多歌曲伴随着我一直传唱,高坡上的小学自从毕业后我就再未走近。关于那段时光的记忆虽然走远,可教室里的书声、歌声和小伙伴们的欢笑却常忆常新。
  
  2024.3.27日于炉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