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又开放,风吹梨花,朵朵如蝶似玉,娇羞妩媚,盈盈满枝。
  恰逢清明前夕,为了寻找那一丝丝温暖的春意,我选择在梨花盛开时出城踏青。田野里有成片的梨园,一棵梨树连着一棵梨树,组成了一道天然的花树屏障,一直绵延到天边,看不到尽头。从远处看,梨花就像张开的白色帷帐,花团锦簇,层层叠叠;近看,梨花肤若凝脂,纤尘不染,那香味随风飘得很远、很远……
  昨夜,一场春雨不期而至,沐浴了娇嫩的花草树木,让世界变得烟雨迷蒙,如梦似幻。雨水淋湿了一片片的梨花,梨花带雨的样子,小巧玲珑,柔柔弱弱,更加惹人怜爱。我漫步在梨花树下,抬头仰望梨花满枝,星星点点皆是花。俯首,地上铺着一层洁白的“雪花”,踏花而行,花香满衣。“质本洁来还洁去”说的就是梨花,美而不艳,娇而不俗,显得那样与众不同。
  梨花,它的花期并不长,花开花落之间,春已过半。梨花鲜有种在院子里的,因为在人们的心中梨花有着悲凉不祥的寓意,梨即“离”,就像匆忙的人生。
  梨花,洁白无瑕,淡雅清香,犹如冰清玉洁的小精灵,它是春日里清明时节最好的祭礼。梨花开得绚烂,朵朵白花似乎寄托着人们对先人的无限怀念。
  
  二
  每年的清明节在四月初,莺歌燕舞,桃红梨白,处处春意盎然。每逢清明节,村里出嫁了的姑娘就会陆续回到娘家走亲戚,去祖坟上烧纸,为逝去的亲人送去纸钱,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能衣食无忧。
  我老家的邻居曾住着红爷爷红奶奶一家,他们都非常纯朴善良。红爷爷长得人高马大,浓眉大眼,为人正值仗义。只可惜他一辈子只有三个女儿没有儿子,这成了他的软肋,让他在村里人面前总是说话不硬气。但红爷爷疼红奶奶是出了名的,他包揽了地里的苦活累活,红奶奶只需要把家操持好就行了。
  红奶奶长得白白胖胖的,个头不高,大字不识一个,但人很热心。仗着红爷爷对她的宠爱,什么心也不操,整天笑呵呵的,满脸的福气。没事的时候,她喜欢趴在墙头上和我母亲聊天,东家长,西家短的,有说不完的知心话。最搞笑的是,有一次,她借了我母亲一毛钱,母亲说什么也不要了,红奶奶偏要还给我母亲,就隔着墙头扔了过来。母亲拾起来一瞧乐了,原来,红奶奶把一分钱当成了一毛钱。
  红奶奶喜欢在院里种花草树木,院子东南边的墙角种着一株梨树。每当春天的时候,梨树都很招摇,开得一树繁花,淡淡的花香吸引来了许多小蜜蜂到花丛中采花蜜。春天里爱下雨,那朵朵梨花上盛满了水珠,好像随时要跌落似的,摇摇欲坠。隔着院墙,我仰望着梨花,好想摘上几朵,放在鼻尖闻闻梨花的香味。
  春天,红奶奶喜欢在院子里种一些桃红。在炎热的夏季,爱美的小女孩都喜欢到她家的院子里摘桃红包红指甲。红奶奶特别喜欢孩子,她不但提供桃红,还会给我们一些明矾,包的指甲容易上色,为此,我们心里特别亲近红奶奶。
  我家院子紧挨厨房的是一个几米深的大粪坑,树叶啊、猪吃剩下的草根啊、剁碎的南瓜秧啊都会一股脑地倒进坑里面,那它沤粪,作为肥料再上到田里。我二哥小时候特别调皮,有一次,家里刚下过大雨,粪坑里积满了水,二哥大概有两岁多的样子,刚学会走路。母亲忙着去厨房做饭,把二哥放在了院子里,让他独自玩耍。当母亲出来的时候,没有发现二哥的身影。她着急地从屋里找到院子里,又从院子里找到屋里,当她看向粪坑的时候,母亲看到里面正冒着泡泡,她大声地喊:“快来人啊,孩子掉到粪坑里啦!”
  红爷爷正在吃午饭,他顾不得放下玉米面饼,飞一般地向我家奔来,迅速地跳进坑里,把我二哥捞了出来,二哥是得救了,红爷爷的玉米面饼却漂浮在水面上。听了母亲的讲述,红爷爷的形象在我心里顿时高大伟岸起来,我觉得他是个了不起的英雄。
  后来,红爷爷家的三个女儿相继出嫁了,往日热闹的家变得冷冷清清,只剩下老两口相依为命。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外出上学,放假时才知道红爷爷死了,红奶奶也病死了。他们家的院子被红爷爷的本家侄子继承了去,那棵墙边的梨树也被砍去做了盖房子的木料。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在红爷爷家院子里看到过梨花开。
  每年的清明节,三个姑姑都会来给红爷爷红奶奶上坟,她们哭红了眼睛,我也跟着他们伤心,特别想念红爷爷和红奶奶。没有了红爷爷红奶奶,我觉得三个姑姑就像无家可归的燕子,孤苦无依,格外可怜。
  清明节,本就是寄托亲人哀思的日子,看到物是人非,更是令人不胜唏嘘。
  
  三
  记忆中,清明时节特别爱下雨,仿佛是上天的眼泪,怎么也流不尽。
  小时候,我曾好奇地问父亲:“爹,我们为什么每年都要过清明节呢?”
  父亲一本正经地对我说:“孩子,清明节可是中华民族最盛大的祭祖节,同时还要缅怀那些革命先烈,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这个日子要刻在骨子里,牢牢地记住它。”
  听了父亲的话,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不解地问道:“那为什么叫清明节呢?”
  父亲接着说道:听老一辈人讲清明节是为了纪念一个叫介子推的人。春秋时期,晋献公听信谗言,杀害太子申生,并要通辑捉拿申生的弟弟重耳。公子重耳被迫逃亡别的国家。在逃亡的途中,风餐露宿,饥寒交迫,大臣介子推对他不离不弃,为了保全重耳的生命,介子推从自己腿上割下一块肉,和青菜一起煮成汤给重耳喝。后来,重耳做了晋国国君,成为了晋文公,等他想起介子推时,连忙派人打听介子推的下落,想要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介子推知道后,背着母亲跑进了绵山。晋文公求而不得,派人用火烧山,介子推抱树而亡。没想到,介子推宁愿被烧死也不出山。人们为了纪念介子推设立了寒食节和清明节。清明节的前一天,作为寒食节,这天不能生火做饭。
  听了父亲的话,我若有所思。介子推“割股奉君”,他不追求功名利禄,是一个淡泊名利的正义之士。他孝敬母亲,也很爱国,赤诚之心令人敬佩。
  上高中时,每到清明节,学校会组织我们这些学生到一墙之隔的水东革命烈士陵园扫墓,那里安葬着二百多名烈士的忠骨,像彭雪枫、吉鸿昌等,大多是为抗日战争而牺牲的烈士。我们来到烈士的墓碑前,虔诚地献上花圈,低头鞠躬,寄托我们的哀思。那些长眠于土地上的人,也许,他们离开时风华正茂,有着闪亮的青春,也许他们是可敬的长者,他们的英雄事迹可歌可泣。为了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甘洒一腔热血,他们是平凡的人,却又是那么伟大,令人敬仰。
  这些革命烈士,有的我甚至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我知道他们为了谁。他们为了新中国的解放,而舍家为国的精神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灵,让我内心涌动着作为中国人的一种自豪感。
  祭奠英烈,缅怀先人,浩气长在,风骨犹存,永远激励华夏儿女凝心聚力,勇往直前。
  
  四
  清明节,作为二十四节气之一,处于仲春与暮春之交,又称踏青节、三月节。
  每到清明节,人们吃青团、扫墓、踏青,就是为了不忘祖先,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清明时节,无论身在何方,人们都会不辞劳苦地回归故里,扫墓祭祖,缅怀祖先。对华夏儿女来说孝道亲情,这是永远也割舍不掉的,它是家族成员之间感情的纽带。
  今年的清明节,是父亲六周年祭日,我们兄弟姐妹约好,到父母的坟前祭拜,折一枝梨花插在父母的坟头,以表达儿女无尽的哀思。
  六年前的清明时节,父亲毫无征兆地突发心梗,一句话也没有留下,便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父亲去世的前一天,我们去看望他和母亲,他还精神抖擞,看到我半岁的小外甥,父亲高兴地逗他,让小家伙笑得合不拢嘴,开心得不得了。吃饭时,父亲怕母亲吃不好,一个劲地把自己碗里的肉挑给母亲。谁能想到,父亲会突然不辞而别,他终究是抛下一切,安然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半年后,母亲也因病追随父亲去了另一个世界。一年的光景痛失双亲,那悲伤的日子持续了很久,让我不胜惆怅。
  父母相继离世后,年年在梨花开的清明节,我们兄弟姐妹相聚在一起,结伴来到父母坟前,为他们送去纸钱,让他们不要牵挂我们,在另一个世界能过得幸福,过得开心。因为大哥一直坚守着老家的院子,我们回乡时才有一个去处,不至于回到故乡时感到凄凉无助。今年年初,大哥家的小孙子出生,家里多了一个龙宝宝,我的父母亲如果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喜出望外,感谢上天的恩赐,让我们这一门后继有人。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节,纷飞的雨,让人倍感凄冷悲凉,不由得缅怀那些逝去的先人。梨花开了又败了,残花凋零一地,然而,再多的遗憾和不舍,最终都得释怀。活着的人,依然得执着前行。
  清明,是让人心情沉重的日子,更是新的开始。“清明前后,种瓜点豆。”清明,预示着春和日暖,春和景明,万物气盛,吐旧纳新,一切都充满了生机。
  又是一年梨花盛放,树上开满了白色的梨花,洁净无瑕,美若天仙。风吹花落,天空纷纷扬扬地下起了美丽的“梨花雪”,一瓣一瓣,那么晶莹。
  过去的日子像流水,不可追。时光带给我的有不舍的伤感,也有美好的回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