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垛,在每年的麦收后,或是稻子收割后,一个个突然间冒出来似的,好像蘑菇云,又好像一个个大小不一的蒙古包。分布在村庄里,人家的屋后,场院里,或是堆在村庄的进村的村径边。
  每一次,看到草垛,我心里都会有一种温暖升起,这温暖,好似见到炊烟,好似见到了故乡的人,故乡的山水一样。
  原本长在田野里的麦子,稻谷,成熟后,一片片金黄,压弯了腰的麦子,风吹麦浪,一股股泛着金波。收麦子割稻子,一幅幅丰收的画面,给人以沉醉,这只是收货的开始。随后,用不了几天,一粒粒麦子稻谷颗粒归仓,一个个粮仓就此满满的,被封闭在家里或是粮库里,外面是很难看不见的。
  一眼望去的,田野边,村庄里,印入眼帘的,一个个金黄的小山包似的,不是别个,那就是草垛了。
  当一颗颗脱去了籽粒的麦秸稻秸,和各种秸秆散落在田野里,又被人们收起来,再一个个码成捆,捆得结结实实的。小时候,每当收麦子割稻子,田野里,再也少不了我们这一群小孩子的,积极的很,会跟着大人们去田野里。拾麦穗,稻穗,或是扑蚂蚱,去玩耍。经常的看着父母亲在田野里,码着麦秸稻秸捆,父亲一双大手很是麻利,散乱的秸秆到了他的手里很快就成了一捆捆秸秆捆。母亲也不示弱,一弯腰几捆秸秆也就立马被捆起来。
  父亲总是驾驶着自家的农用车,来回的运送秸秆和粮食的。蓝蓝的天空下,白云悠悠,飞鸟飞来飞去,蝉儿们落在高高的树上,不停地嘶鸣着。天气异常的燥热,站在车厢里,母亲用叉子往车厢里一捆捆的挑麦秸捆,真是配合的默契呢,母亲叉子挑着高高扔出的一捆捆麦秸捆,划出一个个金色的弧线,稳稳当当地落在父亲的手中。很快麦秸捆,就会堆成一个小山似的堆在车厢里。
  开着农用车往家走时,我喜欢坐在车子上,父亲车子开得飞快,一阵风似的,很快就回到了家里。然后,父母亲再继续一个在草垛下往上扔,一个接住了,再往上摞着。一个个金色的蒙古包就堆起来了。
  村里人都有那样一种感觉:看着草垛,心里很安逸,母亲总是要在屋后堆几个大大的草垛,不然心里就有些发慌。都说是“家有余粮,心里不慌”,其实,草垛,在村庄人家的心里占据着同样的位置,每户人家都要多几垛草垛的。
  而且,草垛也都摞得结结实实,有模有样的。哪一户哪一家,草垛堆得歪歪扭扭,松松垮垮,外人一眼看去,就会知道,这一家有多懒惰了。若是草垛堆得又大又结实,外人眼里也就会夸这人家,“会过日子,家里日子准过过得不错的。”于是上门提亲的人就多起来,谁也想娶个会持家的媳妇,嫁个能干的人家的。
  
  二
  因此,母亲最重视的就是家里的草垛。每年麦收后,家里都要堆起来几个大大的麦垛的。不然,心里总是觉得空落落的。会担心这个冬天咋过?家里的牛羊家禽咋过冬?
  草垛,在那个年代,其实承载着很圣神的职责的。这样说其实一点也不为过的。几乎一个冬天,都是靠它来取暖的,每次生火做饭,都要去草垛上,抽几把麦草,用来引燃灶火,甚至有的地方,因为柴草缺少,就全是靠着麦草来做饭的。
  草垛,它给我的记忆,总是一抹抹的温暖的。
  很小的时候,那时农村条件并不太好,寒冬时,人们几乎都用麦草来做一个大大的铺被,垫在床铺下,就如以后兴起的席梦思床垫类似的东西。别小看了麦草,真是温暖呢,夜晚躺在麦草上,嗅着缕缕的麦草香,听着母亲一个个故事,那是再温暖不过的幸福童年了。
  麦草可谓是用途真的大嘞。粉碎一下可以给牛羊当饲料,还可以给牛羊们当产床的铺垫。每次家里的牛羊要生产小羊小牛了。父亲毫不含糊地从麦垛那里取来麦秸,给牛羊垫好。只要一见到小牛羊降生下来,立刻用麦草给小羊小牛去才是湿漉漉的小小身体,然后,再点燃一把麦草来给湿漉漉的小小身体烤一烤火。
  看着软绵绵的小身体,经火一烤,再在它母亲的舔舐下,很快就恢复体力,活蹦乱跳的,去它母亲身下,寻觅着乳头。咋咋的声音,宣告着它已吃了初乳,这是它来到世间第一顿饭,它的生命可以保证了,它将健康的成长起来了。
  那一幅画面很美,喧软的麦草,出生的小牛羊。受尽疼痛,生死折磨后,成为母亲的牛羊们,在麦草稻草的铺垫里,温暖的相聚了。一声咩咩,一声回复,真是温馨呢。
  每到此时,我看得都想流泪的感觉,也会再次深感麦草真是好温暖,它默默的给家畜们提供着需求,却不图什么回报,甚至人们很少再记起麦草,记起寒冬腊月,麦草给予的无私温暖。
  草垛,依然立在屋后,村庄里。默默的,风雨里,霜雪下,依然挺立,依然故我的守候着村庄。给人们提供着需求,或燃烧或使用,如何去利用它,使用它。它都默默承受,从不讲条件,也从不计较什么。
  
  三
  其实,草垛,还是我们小孩子们玩耍的好地方,也是老年人冬季里的好去处呢。
  小孩子在月夜里,喜欢在草垛旁玩耍,一会捉迷藏,一会玩老鹰叼小鸡,再就是坐在草垛上,看星星看月亮,互相的讲故事。草垛堆得很结实,认我们在上面蹦跳,玩耍,也不塌也不陷。
  老人们呢,在寒冬里来到草垛的被风的一面,老人们喜欢从家里拿一马扎,或是什么也不能拿,直接出来抽几把麦草坐在上面。上年纪的老人喜欢抽烟袋,他们坐在草垛旁,捻出烟丝按在烟袋锅子里,使劲地按着,再点燃烟丝狠狠吸几口,然后,才悠闲地吸着烟。于是,话匣子一开,聊起过去,讲起很多书本上也读不到的故事来。只把小孩们听歌一愣一愣的,连饭都忘记了吃呢。
  说来也是奇怪,草垛最怕烟火的。然而,村庄里很少草堆起火的。即使老人们在草垛旁吸烟,也没有引燃过草垛的。母亲父亲总是说:草垛,那是有神灵护佑的。
  我总是,在夏季来临时,去草垛旁去寻找一只只萤火虫,以为那就是草垛的神灵,在一闪一闪的荧光里,把个村庄招的一闪一闪的,明灭间,家家户户,过着平常而又幸福的日子。
  几个小伙伴,喜欢那这小小的瓶儿,捉几只萤火虫,回家,放在床头前,在萤火的明灭里,做着甜美的梦,慢慢睡去。
  其实,每当草垛堆起来时,村庄里最高兴的,还是那些年轻人。
  他们突然喜欢打扮,喜欢出去走走,喜欢去往草垛,一对对恋爱中的人,喜欢坐在草垛旁的大树下,树上,一只只树杈,伸向了天空,一只只小鸟儿在垒巢,最是那颜色,在黄昏里,鲜艳的,好似一幅油画:金黄色的草垛,一个连着一个,墨绿色的树叶在风里摇曳,风儿阵阵,树下的恋人女子穿着红色的上衣红色的裤子,黑色的头发间扎着火焰般的蝴蝶结,一双白色的鞋子,粉色的纱巾在风里拂动,男子穿着白色衣服,蓝色的裤子,黑色的鞋子。他们的脸儿被落日的余晖映照的红彤彤的,笑意也被涂抹上一抹金色,与村庄里的说笑声,犬吠鸡鸣糅杂在一起,一曲曲乡村的纯音乐,在草垛间流淌着,渲染着。
  然而,草垛不仅仅可以流淌纯音乐,还可以绘出美丽的画卷来。
  草垛,当我看到了莫奈的油画草垛时,不禁感叹着,我们村庄的草垛若是入到画里了,那一定也是美得令人们心动不已的。也一定会感叹,原来最美的草垛,在我们村庄里呢。
  莫奈以“干草堆”为主题,绘画出了一系列有关草垛的绘画,由此看来,莫奈本人也是极其喜欢热爱农村生活的,对村庄里司空见惯的草垛,更是独有情钟的。他的作品《干草堆》完成于1890年夏末到次年春季。这一系列作品以其对每天、每季不同时间的光线的敏锐观察而出名。在不同的时间段内共创作了约25至30幅干草堆系列的油画。其中最著名的一幅叫做《冬季早晨时的干草堆》。
  冬日的早晨,走向草垛上,一抹阳光照在草垛上,一夜的雪或是寒冷亦或是寒气,逗留在草垛上,静静地立在那里,默默的坚守着村庄或是山林边。一幅美丽的画图呈现在村庄里,那该是多么的令人兴奋,令人陶醉呀。
  美丽的乡村生活,如画的田野和农村景色为莫奈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如此,莫奈才在不同季节、不同时间前往田野进行创作,可以想象,炎炎夏日,或是秋霜洒下的秋天白雪飘飘的冬日里,清晨或是傍晚,莫奈捕捉干草堆在不同光线和季节下的变化,在发挥想象的创作着,从而创作出一系列富有变化和魅力的作品。
  毫无疑问,作品无论是对自然景色还是敏锐的观察力以及独特的表现力,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不同时间与季节下的草垛,那样的一种变化和光影效果,都在一幅幅绘画里表扬的淋漓尽致。这些画作充满了生命力和活力,通过对光影和色彩的运用,展现出了大自然的美丽和神奇。不负众望,这些画领衔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的莫奈画作《干草堆》以包含佣金1.1亿美元的价格成交。毫无疑问,世界上,莫奈笔下绘画的草垛,可以说,这是最值钱的草垛了。
  那么,我们村庄的草垛呢?当然,至少是,在我心里自然是无价的,多少个亿,也很难成交的。
  草垛,村庄里的草垛,最为关键的事,它是最温暖的。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