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伤心画不成!”这是我上高中时,我们的班主任李霞的口头禅。意思是说:“这世上有无数的丹青圣手,却没有人能把我此刻愁苦的心境描绘出来。”
  先来说杨阳。
  我认识杨阳的时候是在高三,杨阳是个女生,她话少,性格很孤傲,也很孤僻。她是从别的学校转来的学生,大家见面时,她腼腆的低下头。杨阳和别的女生不一样,别的女生都留着长头发,扎个马尾辫儿,头发最短的也留个齐儿短发。可是杨阳就不一样了,她直接来了个毛寸,如果她和男生站在一起,你根本认不出来她是男生还是女生。
  高三的学习很紧张,压力也很大,整个教室里除了谈论学习以外,基本上没有人再谈论其他“别的”什么。当然我说的这个“别的”,是说大家平日里司空见惯的男女互相传个小纸条,然后心生爱慕谈个恋爱。可是在我们的班级里,我们的班主任李霞是个极其严格,极富张力的人。她经常给我们洗脑,说:“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为将来打基础,都是为考上理想的大学而努力奋斗。我女儿就考上了北京985学校,在那么牛逼的学校里面她都那么认真刻苦,你们凭什么不努力,不刻苦?我女儿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了,你们谁能做到?我女儿满脸的青春痘,从来没有抹过一次护肤品。她的心里只有学习,她从来不臭美照镜子,她的梦想只有求学这条出路,等着考研究生,出国。你们呢?你们如果不想学了,可以提前告诉我。我可以不用费那么大的力气,给你们讲生活中和人世间的道理。除非你们家有金矿,你可以不学习,除此之外,所有的人都从今天开始给我闭嘴,低头。把时间抓起来,一片伤心画不成!”李霞说完,眼睛直愣愣的看向教室的每一个角落。
  教室里鸦雀无声,大家都在低着头各忙各的,唯一没有低头的那个人是杨阳。杨阳坐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仿佛李霞说的话她根本没有听进去,仿佛周围人的行动和行为都没有直接影响到她。她在想什么呢?这谁也不知道。
  直到大家听到“哐”地一声,才发现教室里另一个人受到了不一样的“责罚”。黑板擦下白色的粉末像烟雾一般缭绕在杨阳的眼前,桌子上。大家发出一阵哄笑声,原以为杨阳会低头沉默,她竟然昂着头,脖子也不打弯,但凡前排向她投递的眼神,她都一一接住,向所有人回望。难道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几秒钟过后,教室里又发出一阵哄堂大笑声。我看到杨阳的脸白了,黑色的体恤也变成白色了,这种“情景交融”的时刻每隔两天发生一次,也许是杨阳点背吧!就在大家期待后续的时候,杨阳竟然抹了一下脸上的白灰,这还不算完,她把黑板擦又扔了回去。她扔到了李霞的脚跟前,李霞瞪着大大的眼珠,几乎发怒,男生们尖叫着,教室里一阵骚动。
  这回李霞肯定饶不了杨阳,我在心里为杨阳默默祈祷。所有的人都恨不得发生点什么,李霞最常见的做法,是面对一个毫无抵抗力的同学先是沉默,然后去展示她“掐脸”或“揪耳朵”的“高光”时刻,总之两种“酷刑”都疼。因为女生的身高没有男生高,李霞惯用“掐脸”这波狠操作,有的女生脸厚肉多被掐了会疼好几天。而面对男生,李霞则惯用“揪耳朵”,那耳朵被揪后刚开始不疼,后面会持续疼痛一个星期。用李霞的话来说就是:“一片伤心画不成,人间清醒,莫过于一个人可爱的脸蛋或厚实的耳垂。”
  就在大家聚精会神,等待着将要发生点后续故事的时候,李霞终于忍不住心中的那股恼火,她的眼神中依旧闪现着一丝趾高气昂。她今天穿的格外漂亮,是个红色的毛衣,搭配一双白色的小靴子,和她今天的肤色很相称,只可惜她今天的心情并不美丽。从李霞所站的位置到最后一排杨阳的位置,是一个很短暂的距离。我们似乎已经感受到那种被李霞“揪耳朵”,或者“掐脸”的疼痛。李霞两步并作一步开始往前冲,我静静的闭起眼睛,心里不禁打了个寒颤。一个刚转学来的新同学,怎么能受得了这份“大礼”。咯噔一声,突然看见李霞停下来了,大家伙儿就又一次扭过头向后面望去。李霞站在第三排的桌子边上,手里拾掇着她的毛衣。我看的很清楚,就在她刚才怒气冲冲走下来,准备“操作”她的那翻“手撕”的时候,她的毛衣被挂在了第三排同学的桌子角上。大家就这样又一次抬起头,开始欣赏眼前的“情景”。枯燥无味的学习,能来上这样一份儿调味剂也是蛮开心的。大家静静地等待着,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每个人的心里此时都五味杂陈。李霞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她一边扯着毛衣上的线头,一边看向杨阳,然后再低下头,收拾红色毛衣上拆线的地方。一根细长的红色毛线,被挂在了钉子上,她的心里该有多么难过啊!如果硬拽毛衣可能就会损坏,无法愈合,而要是很墨迹地一边缠绕,一边取线头的话,那样又太浪费时间了。从她恼羞成怒的样子,和她盯着毛衣仔细拆线,那副难过的表情,可以出她此时很爱惜这件红毛衣。
  时间就这样滴答滴答的过去,教室里一下子鸦雀无声,我屏住呼吸,仿佛地上掉一根针,我都可以听见。就在这时,突然下课铃声响了,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神秘的“笑容”,是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笑。
  操场上的广播响起了,连喊两次高三年级出操。这时李霞的脸上红一片,白一片儿。罢了,她喊了一声下课,班长喊:“起立!”,同学们说:“老师休息。”
  大家一窝蜂似的跑出教室,在操场上大声地呼喊:“杨阳,你真是命大福大,你得救了,是下课铃声把你给救了!”大家在操场上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笑着,毕竟经历了刚刚那一幕惊险的时刻,大家的心里更开心了。
  杨阳的这波做法真的是太冒险了,如果换成别人,即便自己的桌子上出现“大雾迷茫”的现象,也会善罢干休的。而杨阳三百六十度大转弯,竟然把黑板擦扔在了李霞的脚下,这让我们所有的人都出乎意料。不知道杨阳的勇气从何而来?还是他本来就像别人所说的那样,很孤傲,很孤僻,她的内心世界我们谁都走不进去。
  在我上大学的一段时间里,我经常梦见李霞。李霞在我上高中的三年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了加深和学生之间的师生情,李霞让我们叫她李霞,而不是叫她李老师。她说叫她李霞这样很亲切,果然大家因为这种亲切,又逐渐地熟悉起叫她李霞这个名字。
  记得高二那年,在一堂语文课上我突然睡着了,当我从迷迷糊糊中醒来,发现身上竟然披了一件儿白色的外搭,确切的说是那股诱人的香水味儿,被我闻见后才清醒了。我们的教室里特别的热,夏天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李霞经常给我们说心静自然凉,可有的时候心自然而然是静不下来的。上课的时候睡着也难免会发生,但我那天睡着以后并没有感觉到很热,后来听同学说是李霞在我的身后,一直给我扇扇子。扇子是她自己买的,上面画着一个很美丽的舞姬,真想不到那么美丽的舞姬画在扇子上,难道李霞就不看看吗?扇子上的人和她本人站在一起,简直就是本末倒置一般悬殊。一个性格豪放,暴怒的人,怎么会拿着一把温文尔雅舞姬饮酒歌赋的扇子呢?这样大相径庭的性格取向,令人很难琢磨,也许李霞不在课堂上,会是另外一种不一样的人设。当然她对我们很严厉,这种严厉,已让她在全校出名。众所周知没有人不知道她那严厉的“手段”,但是家长们都很喜欢。在家长们认为严师出高徒,老师严肃一点对学生有利无害。可那个时候我们正是一颗茁壮成长的树苗,虽然需要修正,但总不至于在记忆里的留下一段难忘的经历。虽然那天我在课堂上睡着了,但她并没有批评我,后来听同学们说那天她怕我睡着受凉,还给我盖了一件白色的外塔。尽管我心里很感激她,可我还是想不起来她到底哪里好,而让我始终没有忘记的,却是那股淡淡的橘子味儿香水,她白色外搭上的那种清香在我脑海里已挥之不去。
  一片伤心画不成!直到后来我工作了,攒下钱为自己买了很多喜欢的香水,其实我就是想找到,当年那种淡淡的橘子味儿的清香。偶尔再摸一下自己的脸蛋儿,嘟嘟小嘴,还会笑一下,庆幸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管我了,那个上高中被李霞“掐脸”的年代已经翻篇了。
  后来听说李霞离婚了,而李霞的女儿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研究生,还出国深造了。
  一片伤心画不成!总想忘记李霞,可又总是想起她。也许是对她的怀念,也许是对高中时代的怀念,这些我都说不清了。
  一片伤心画不成!在我脑海的深处,始终有一股淡淡的橘子味香水,每当想起,就像复苏的记忆散发忧伤与欢喜。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1957年,父亲和母亲成家了,那年父亲19岁,母亲17岁。 1957年,母亲因到张家湖来走亲戚被我父亲一眼相中,父亲立马发动攻势上我外公家提亲。其实,在当时我的母亲并不是说过给我父亲当媳妇的...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