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春暖花开,莺歌燕舞,鸟语花香。
  受巡田乡党委政府领导及文友之邀请,新宁县作协为激发会员们的创作激情,丰富大家的创作素材,在作协主席周光辉带领下,于2024年3月23日在巡田乡桂山村开展了本年度第一次采风创作活动。
  这次活动,早在3月上旬初,在深圳某大学工作的虎哥联系我,问我去不去桂山采风。我考虑了几秒钟后就回复虎哥说:“去。”虎哥是新宁县水庙镇三塘人,名叫唐吉虎,作协老师叫他虎哥,微信名也叫虎哥,这样虎哥长虎哥短的就叫顺口了。虎哥爱好文学创作,专攻小说,其作品多部三万字以上的中篇小说在中国作家等多家国家级杂志上发表。樱花开了,虎哥就约我去看花,桂山的文友负责组织联系接待事宜。我们就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结果,作协牵头,会员跟帖,一下子就有三十多名会员参加采风活动,时间定在3月23日。
  采风当天,会员当中经常见面的甚多,比如作协周主席、县安监局王玲美女、县委宣传部君哥李君,还有许志明老师、唐吉虎老师,还有我的老大陈贻涛校长,每年每个月要见上几面,“饭粝添香味,朋来有醉泥。”桌上大餐。醉不醉那要看人的酒量,酒量小的一小口也醉;酒量大的三五斤不在话下,不可比。天天碰面,天天有话题。
  春上桂山一游。实说上桂山,我们的行程还包括了一渡水镇西村坊古民居一个半小时的采风活动。
  西村坊也是我最想去的一个地方,隶属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这次也如愿以偿,圆了西村坊一游的美梦。在西村坊,是一渡水镇五中蒋双耀老师接见了我们,他主动联系了西村坊村的村干部书记、主任,为我们做导游,介绍西村坊。西村坊系清康熙八年(1669)由李昌富修建第一座宅院,其它房舍相继续建,至乾隆十七年(1732年)全部竣工,现存主体建筑三纵三横共9座,建筑面积3168平方米,分住宅、宗祠、会馆、桥亭等,其规模宏大,结构严谨,布局疏密匀称,有湘西南地区民居建筑奇葩之称。我们用了一个半小时看完了西村坊的相关历史资料与房屋构建就急匆匆前往桂山赶去。
  桂山是巡田乡的一个小山村,通了水泥路,路面很窄,七弯八拐,从乡政府背后翻过山便是。车到山坡上,只见永新高速公路施工队的工程车辆在来回穿梭,为文友搭建各地汇聚一起交流探讨的高速公路在紧张施工中。我们的车辆从永新高速隧洞中穿过,另有一番景象,春和景明,又见桂山田垄油菜花黄。
  采风车在花海中欢快的前行,有白色的,红色的,猪肝色的;有小车,也有面包车,一同陆续进入村庄,漂亮的小洋房一晃一晃的消失在车后离我们而去。
  是中午。大家早早开车前往桂山老村部集合。我们也一样,匆匆忙忙来到老村部。陈校长充当我们的司机,负责为我们车上的林海主任、巴比伦老师、赵时爱老师以及我等四人服务。陈校长不但教育管理水平能力极强,而且也是小说、诗歌、散文爱好者,写出来的东西绝对精品,所以我们相信他的开车技术,也是我们值得信得过的人。陈校长把车停在一棵桂花树下面阴凉处,“咔嚓”一声把车门锁打开了。我们也就急忙下车,去见我们最想要见的人。来到桥边的一个亭子里,亭子造型美观,杉木制造,柱子、横梁表面都涂上一层嫩黄色的油漆,光滑而鲜亮。桥亭里已经等上很多老师了,坐的坐,站的站,没有座位了,部分老师就站着聊天。我认得的有主席周光辉、副主席周晓波、长湖老安、唐吉虎、桂山老书记蒋小友等等,还有不认识的坐在茶几旁的戴着眼镜的四十多岁样子的帅哥、五大三粗,皮肤黝黑的猛男两位老师。见面后聊天得知帅哥是王雁峰、猛男是陈贻沛。金成书院院长张才山也早就坐在那里等我们了。还有副主席唐玲秀、秘书长陈诗悠、散文遍地开花的黄小秋、唐素芳、陈建琼、虞迎春、朱春琪等文友也陆续赶来了。
  比如诗歌大师长湖老安,我们都是老熟人了,他的诗歌常在《诗刊》等央级纯文学纸刊上发表,一首诗歌几百行,可想而知,收入颇丰吧。
  比如一面也没见的,(当然不能这么说,只是见了面不知其名而已)耳闻能详的陈贻沛老师。他是陈贻涛校长的老弟,亲老弟,文采也不亚于诸多在国家级发表文章的老师,不说绝品,但精品是不在话下。他兄弟俩都是教育系统的,既是管理者,又是教育者,人人都得叫他老师。老师是最受人尊敬的。见面就有人叫他沛哥长沛哥短的,沛哥怕是出了名的缘故,人人都认得他,而我只知其名不见其人,见面时不敢打招呼,待其他老师叫“沛哥”时,我才恍然大悟,“他就是沛哥。”为此,我就对沛哥充满了敬佩之情和久仰之情。沛哥长相与陈校长差不多,个子、体重要比陈校长显得高大一点,身材魁梧,五大三粗,皮肤有点黝黑,无论哪位美女来看,都会说沛哥力气很大滴,是美女人见人爱的那种男人。
  刚走进桥亭,坐在茶几边戴着眼镜的一位老师站起来,对我说:“石国兴,好久没见面了,今天有幸在这里遇见。”我也一眼认出他来,马上伸出友谊之手,三十多年没有见面了,一下见到就高兴地对他说:“是呀,王主席,今天我们也有幸在这里相见。”不知是激动还是感动,招呼的话语没有了以前在株洲上班时的官腔与官调,尽是地方语言,人之常情了。
  王雁峰,老家新宁高桥人,广东省河源市文联主席,著有散文集多部。我们以前是在新宁县城认识的。当时是崀山天然公园开发,他与江峰联合县内部分文人创办了《崀山报》,我也在其中。这样,我们就成了好友,经常在一起玩,相互交流文学创作经验,透露发稿信息。这样,我们的文学作品也常在《湖南日报》《邵阳日报》《新花》上发表,互相拜读,提出修改意见。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出自宋代黄庭坚的《寄黄几复》诗把王主席在河源,我在湖南,相隔千里,见面时难这种场景描写出来还真有点相似。这次见面,我与蒋重礼老师协商好,一同邀请王主席一道去看樱花,以花代酒,以花为景,用摄像机品茗樱花酒香,驱寒健身。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行行重行行》一首诗道出不管有多远多难的境地,我们的感情是没得说滴,即使有几十年没有见面了,但见到了那就有说不完的话题。
  王主席说:“我们有几十年没有见面了。”我说:“是的。那是199几年一别的吧。”王主席说:“是1994年离别的,几十年了。”他还说:“我是1994年离开新宁去广东发展的。最近,我每年要回家乡三两次,看望父母亲。”主要是王主席父母年事已高,工作单位相隔太远,为尽孝子之责每年都要回来几次,尽点孝心温暖这个充满爱心和做出重大贡献的家。
  在这几十年里,我们两人偶尔在微信上联系。记得我在株洲上班时,看到王主席在朋友圈发帖说自己出了一本散文集,我不假思索的在朋友圈里问候与索要散文集,我怕王主席事多,忙不过来,不会看,也不会回复我。但帖一发出去不到半天时间,王主席就在朋友圈回复了我,我很感动也很高兴;相隔不到一周时间就又收到了王主席赠予我的一本他创作的散文集,感动至极,只能竖起大拇指为王主席点赞。
  桂山留人,不但留文人,有文学细胞的作家;而且,桂山还欢迎摄影师前来赏景拍照。摄影师可以把桂山的樱花,美的感觉毫不保留的呈现给国内外艺术家;桂山最欢迎的还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他们能为桂山带来发家致富的资源。比如农家乐、比如水果,比如土鸡土鸭,比如无公害绿色食品,就是激活地方经济最好良方。桂山的樱花也留住了不少客人哟。
  为此,桂山文人多活动也多,在采风活动中让我遇到了久别的友人,也让我们作协会员一起爬山看花,享受到了大自然的新鲜空气与快乐……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