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首调侃工资的搞笑顺口溜,被改编成歌曲,歌词是:工资2800整天笑哈哈;工资3500,顿顿都吃土;如工资才4000,快乐不沾边;工资6500命比咖啡苦;想挣工资8800,忙到半夜才回家;想挣工资9800,但是依然不够花;工资挣到18000,拿命往里搭。在这里问问你挣多少才够花?琅琅上口,弦律也还欢快,不愧是草根音乐,已被当作模板,被抖友复制传唱。
  从我呱呱坠地的第一声天籁好歌声开始,歌声已伴随我走过了坎坎坷坷的半佰人生。杜甫有诗言:“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杜甫爱歌,我也不例外。小时候是在妈妈“娘的宝宝闭上眼,睡了那个睡在梦中。”的优美摇篮曲中安然入睡,算是最开始的音乐濡染。
  读小学时,老师教的第一首歌是邓丽君的《小城故事》,记得教我们音乐的是廖老师,他还教我们的《自然》。因为他是音乐老师,对他印象特别深刻,也因为那时《自然》学科不是主要学课,开学很久了,他都没有给我们讲《自然》,有一次我问廖老师:“廖老师《自然》什么时候讲?”他答曰:“自然会讲的。”一语双关,故此悟出喜欢音乐的人是有趣的。我喜欢歌,我也要做个有趣的人。
  小时候家里穷,家里基本上没有娱乐设备,连小小的收音机都没有。要听歌,只能到邻屋堂哥家去蹭。在堂哥家听得最多的是潘安邦唱的《外婆的澎湖湾》,可能是因为喜欢,且听得多的缘故,现在随时都可哼唱两句:“也是黄昏的沙滩上留着脚印两对半,那是外婆柱着杖将我轻轻挽。”儿时向往海的我曾在音乐声中许下愿:长大后一定带亲爱的外婆去澎湖湾沙滩上走走,到时歌词是这样的“也是黄昏的沙滩上留着脚印两对半,那是外婆柱着杖,我将她轻轻挽。”可惜外婆在我还未攒够钱的上班第一年就离我而去,这个愿望成了永久的遗憾。
  93年高考落榜,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何去何从,感到前途渺茫。晚上休假在家的父亲看到毫无斗志的我,把我引到录音机(别名卡座)旁,按下播放键,卡座音箱中传来郑智化铿锵有力的歌声:“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听完《水手》这首歌后,父亲还跟我讲了郑智化的悲惨人生及励志故事。听歌及父亲的谆谆教诲,我受益颇多。那晚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经过一晚的慎重考虑,我接受了前段时间村小学做代课老师的邀请,安下心来,先做代课老师,同时复习及巩固高中各科知识,伺机再求发展。在后来的工作和生活中不管遇到多大困难和挫折,我都会静下心来好好听听《水手》这首励志歌,从歌中汲取战胜困难和挫折的力量。
  歌为心声,为什么有些歌大家一听就喜欢,因为歌表达了大家的共同心声,引起了共情、共鸣。随着父母一天天变老,有父母在的老家对我越来越重要了。陈红的《常回家看看》我不但喜欢唱,更喜欢身体力行常回家看看。因为老家有我牵挂的年迈的父母,回去看看他们健不健康,家里还有米吗,柴够不够烧?父亲是不是该理发了,母亲是不是不听劝阻还在摘那少得可怜的几棵茶树结的茶籽。
  虽然我五音不全,但并不妨碍我喜欢歌,宁可居无竹,不可听无歌。去年国庆购买了全套卡拉OK,放在客厅。周末有空,邀三五好友,齐聚一厅,把酒唱歌,其乐融融,生活中的烦心事,在酒中歌中已烟销云散。人生有歌,歌伴人生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