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妹妹,快来!快来!我家今天要来好多人采访我婆婆,你抓紧哈,我太忙了,不多说了。”农历春节即将来临,我刚吃过早饭,胡姐打来电话,火急火燎地说完就挂了。
  我早就听说她家老太太不是一般人,是一位有名的老八路,老革命,很有故事。一直想去采访,又怕打扰到老人,这次蹭访机会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立即带好相机,赶到她家所在的凤凰城小区。小区门口的大马路上,几辆清扫车巡回清理,干净如洗的路面较往日更加养目怡情。数名交警早已到位,警车分列路旁。物业正忙得不可开交,到处都有制服的影子,小区内的道路,楼梯,都反复打扫,一个卫生死角也不留。单凭这阵容,到访的领导级别也肯定低不了。
  不一会儿,一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开道,一路绿灯,一辆灰色色商务车畅通无阻,直达凤凰城胡姐家楼下。
  每年,市县各级领导都来慰问这位老八路军战士。
  宽敞的楼房,阳光穿过明净的大玻璃窗,洒满客厅。厚实舒服的大沙发上,银发苍苍的老太太,精神矍铄,赫然稳坐,犹如仙风道骨。她慈祥和蔼的笑容,堆起岁月静好独有的魅力。坚定深邃的眼神,温和得有种安心静神的力量,令人一见就顿生敬慕之情。
  屋子里一下子挤满了人,领导们把慰问金放到桌子上,握着老人的手关切问候。老人望着满地慰问品,可能想起来过去的艰难岁月。老人激动地眼含热泪。“我啥也不缺,感谢政府关心我这老太婆。我参加革命的时候,那时候能够有口吃的,我们也会高兴。你们看,现在的生活多好!”老人的话语,也感染着我们。
  老人现年九十七岁,耳不聋,声不低,说话语速适中,条理清晰,颇显当年英勇风范。胡姐常说,老人喜欢听《东方红》《铁道游击队》《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的祖国》等老歌曲,还时常在客厅里拉着架势清唱。耳濡目染之下,九岁的小孙女也跟着学会了不少。老人更加高兴,她觉得自己的精神风貌后继有人了。每个周末,一老一小总要静神抖擞地欢歌一曲。
  幼年时,老人因家境贫寒,饥不饱腹。为了讨口饭吃,被送到婆家做童养媳。公公婆婆善良,把她当亲闺女对待,她和同龄的丈夫如同亲兄妹,一家人不算多富有,可也衣食无忧,幸福快乐。
  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日军开始了全面侵华战争。
  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公公穿着婆婆亲手缝制的白色粗布衬衣,外罩黑色粗布盘扣褂子,带着她和丈夫步行去赶集。回家的路上,公公一手牵着一个孩子,边走边谈笑着集市见闻。两边的庄稼地绿油油的,透着丰收的气息。虫儿吱吱叫着,蜻蜓自由飞着。突然,他们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回头看时,尘土飞扬。紧接着一声枪响,公公的头部血流如注,高大威猛的身躯轰然倒地。马蹄声近,两个日本鬼子从马背上跳下来,围着她们转了一圈,又弯腰摸了摸公公身上,拔出公公腰里别着的长长的大烟袋杆,看了看,随手扔到地上,上马走了。
  两个孩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是用小手使劲儿捂着不断涌血的伤口,试图止住流淌的血液。公公一句话也没留下,瞪着眼睛稀里糊涂地离开人世。
  良久,俩孩子才反应过来,一个回家找人,一个守着尸体。
  太阳渐渐偏西,血红色的晚霞映红了半边天。
  家人哭喊着赶到现场,婆婆只看了一眼,就晕死过去。人们紧急掐人中,捏手指,刺耳尖,婆婆好不容易才缓过来,搂着俩孩子无助地放声大哭,痛骂着恶毒的鬼子。老人还是个懵懂的孩子,紧紧抱住婆婆,任由泪水流淌着,仇恨的种子无声无息地扎根。人们把尸体抬到平板拉车上,运回家埋了。好像,那不是一条人命。那时,他们除了痛苦不堪,又有什办法呢?
  一个偶然的机会,老人二十来岁时偷偷加入了党组织,成为一名勇敢的八路军战士。抗战艰难时期,为了组织的安全,她总是早出晚归。有时候,夜里出去开会。她腰里别着盒子枪,外面罩上破旧的大棉袍。从来不敢走大路,有时候抄小道,有时候穿越庄稼地,有时候还需要在地里潜伏躲避敌人。当时,军用资源极其紧张,她一颗子弹也不能浪费,必须百发百中,常利用空闲时间暗地里苦练本领。每次执行任务,向来都弹无虚发,被战友们称为神枪手。
  她知道丈夫胆小怕事,在家从来都一字不提自己干什么,只是说有事儿回娘家。
  新中国成立后,她悄然褪去戎装,转身成为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妇。她的故事也随之沉淀进历史的河流里,那些鲜为人知的鲜活情节也成了消失的浪花。
  时光淘尽英雄,英姿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老人简单朴实的叙述中,尽显一位飒爽勃发的女英雄形象。
  胡姐九岁的重孙女儿,依偎在老奶奶身旁,瞪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专注地听着。胡姐悄悄端着水送到老人嘴边,老人接过轻抿几口,继续讲述那战火纷飞年代的残酷现实。
  胡姐担心老人会受情绪影响,提醒老人说一些高兴的事儿。老人一听就来了兴致,摆着手兴奋地唱起来:“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在高高的山岗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我们生长在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无论谁要抢占去,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我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哼唱,这是七八十年代小学课本上的一篇文章,没想到我还能见到文章里描述的人物原型素材。
  胡姐又一次端着水,送到老人跟前,示意她歇歇。老人抿了一口,继续兴致盎然地讲着,像个活泼可爱的孩子。胡姐怕时间长了,累着老人。我只好起身告辞,老人握着我的双手依依不舍,直到我约好再来,她才松开。
  胡姐身为老人的儿媳妇,也是这个四世同堂之家的女主人,她深深地心疼老人所经历的深重苦难,她要尽己所能,让老人在其乐融融的日子里,多些时光享受天伦之乐。
  回家的路上,阳光明媚温和。我仿佛看到老人年轻时的模样:一双坚毅果敢的眼睛,满载着决绝和勇气;高挺的鼻梁,微扬的唇角,带着刚强不屈的韧性;刚毅俊美的脸庞镌刻着义无反顾,折射着一代女豪正茂的风华。
  在那样的年代里,她只能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献身于救国救民之路。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就是无数这样的仁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工作呢!听听先辈的故事,看看当今国际局势,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的老百姓能够跟我们一样安康生活呢!
  作为一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社会成员,我们不能为社会发展做出什么丰功伟绩,但我们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像小草一样,献出一抹绿色,净化空气,美化环境,让生活更美好。即使偶遇一地鸡毛,也要捡拾起来扎成鸡毛掸子,让琐碎的生活有意义,让忙碌的工作有价值。懂得知足,懂得付出,懂得感恩,懂得爱自己,,也爱别人,让自己活成一棵树,,一半沐浴阳光,一半洒落荫凉。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