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大娘和表姨来我家提亲,给我介绍的是表姨女儿的小叔子。表姨为人爽快,说话也干脆。男方家里人口不多,父亲早亡,家里有母亲和一个姐姐一个哥哥。姐姐哥哥都结婚另过,现在母亲和小儿子一起生活。主要是他们都有工作,也是促成这门婚事一个重要条件。家庭成员简单明了,人少事少。再就是有表姨这层关系,我要是和她小叔子结婚,和她女儿即是亲妯娌娘家又沾亲带故,共情点相对比较多,相处起来比较容易,远嫁他乡更多了一份亲近之情。表姨是我大娘的姑表妹,因为我们不是至亲,所以没有来往,对于这个未来的妯娌我也不认识。
    亲事订下来后,我和父亲、大爷还有表姨去邯郸,双方长辈见个面,也看看他家里到底是个啥情况。表姨说,她闺女家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大的男孩四岁,小的女孩一岁。在我的认知范围内,这个素未谋面的妯娌怎么也得三十岁左右吧!因为我两位嫂子也是两个娃娃了,都是三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初次和妯娌见面,知道她才二十岁左右,高高瘦瘦的个子,穿着背心短裤脚上一双拖鞋。大大的眼睛,一看就是那种忠厚善良的人,只是带娃的辛苦憔悴了她的容貌。虽然穿着随意面容憔悴,依然改变不了她年轻稚嫩脸庞。看到我们一行人到来,妯娌特别开心,一张口一句家乡话立刻拉近我们的距离,年龄相仿也消除了生疏和陌生感。
   过了几天他家也请了几位同事和邻居在一起吃个饭,家穷也不讲究太多礼数,就算订婚宴吧!两三天的时间我也看出婆婆区别于常人。酒席宴上,表姨说,进了一家门就是一家人,家里的情况就是这个样子,婆婆顶不起事,大事小事做不了主,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要看你们姐几个啦!常言说,兄弟和睦金不换,妯娌和睦家不散,我希望你们妯娌俩相互依靠,有事有商有量,日后成为彼此的左膀右臂,争气把家里的日子过好。他们哥俩点头答应,众亲朋好友随声附和着。
   结婚后的生活并不是我想像的那样,以为离开农村来到城市是多么的优越光鲜。其实老公自幼丧父母亲患病,家里没有了顶梁柱,日子一下子落败下来。三十多年前大家的日子都不是太富裕,和矿上别的人家比起来,我们和人家有很大差距。我和妯娌住的都是简单的平房,我住在前面矿上分的三十平方两间房子里。老败破旧屋里墙皮掉土,外面青砖掉渣,夏天漏雨冬天漏风,一年四季都闹耗子。嫂子一家四口住在我们房后,自己盖了一大间,暂时没有院子,旁边还有一个独间堆放杂物。我们有了孩子之后,我这里住不下了,嫂子把后面的独间收拾出来给婆婆住。冬天来了,我们做饭取暖全靠煤球炉子。为了少花点钱,嫂子让婆婆和她住在一间屋里,她的房间大点,在同一间屋里支了两张大床。大侄子和奶奶一个床,嫂子他们三口一个床。来年开春天气暖和了,嫂子和婆婆说,你回自己屋里住吧!现在也暖和了,屋里不用生火了,回自己屋待着也方便。婆婆是个没心量的人,家常事也看不开,她可能是觉得一家子住一个屋里很热闹,嫂子说让她回自己屋她还急了。说道,你想让我去哪里啊,住一起不挺好的吗?我就不走。唉!这是烧香的想把和尚撵出去的节奏啊!摊上这么个婆婆有什么办法呢,弄的嫂子哭笑不得。
  天气慢慢暖和了,他们决定先垒院子,再盖几间偏房。那个时候工资也低,哥哥一个月工资才三四百块钱,除了家庭开销哪有多余的钱买砖盖房!于是我和嫂子决定去外面拾砖头,把砖攒起来。那几年我们那里有很多私人小煤矿和焦化厂,厂矿周围经常有废弃的砖头瓦块,我和嫂子拿着搞头和瓦刀就出发了。西山附近焦化厂改建废弃了很多砖头,我俩挨着个刨土捡砖,整砖上有水泥的轻轻敲掉,大点的砖头也要,半天功夫我俩还捡了不少呢!嫂子借来了小推车,我俩装满车往回拉。从西山下来有一个大坡,装满砖头的小车很重,推下去时才知力气有限,我们用尽了力气还是驾驭不了。小车晃晃悠悠往下跑,我俩力气小拽不住,哗啦一声倒在了半坡上。没办法,我们只好等我哥下班,三个人合力把拾来的砖拉回来。第二天我俩继续去拾砖头,只是我俩不往回运了,我们把砖弄干净码在一起,等他哥俩下班往回拉。渡槽下面,西山焦化厂,苏村焦化厂,哪里有砖头我和嫂子就去哪里捡。东一块砖,西一块瓦,坑木厂找几根木头,矿上找袋子水泥,夏天小院子垒起来了。挨着院墙又盖了两间小平房,虽然质地简单粗糙,窗户门子也不是新的,可是在我们眼里依然是最美丽的风景。因为这是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靠着几双手,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关键是还省了不少钱。嫂子看着自己的小院子终于有了个家的样子,大门一关,一双儿女在院子里随便跑来跑去,再也不会担心跑到路上了。嫂子说晚上睡觉都踏实了,喜悦之心溢于言表。
  别看嫂子年龄小,却非常能吃苦。哥哥是单位辅助工,活不累工资相对低一点,嫂子就勇敢地挑起了家庭重担,闺女不到两周岁她就出去摆摊做买卖了。嫂子的生意种类繁多,卖小百货,包括衣服,毛巾、梳子、鞋子,袜子七零八碎一大车子。我还帮着嫂子一起骑着自行车,去三十多里的一个村里赶会卖过毛巾。她平常去矿上摆摊,每天起早贪黑,风里雨里不舍得休息。遇到上坡路,铁车子加上货物三四百斤的重量,她弯下腰板撅着屁股,腿脚用力使劲往前推。风吹日晒黑了她的皮肤,忙碌的生活让她顾不上打扮自己,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了很多。但是嫂子依然开朗乐观,为了这个家默默努力付出着。嫂子来到这个家的时候,他家比我结婚的时候还穷,有病的婆婆,没结婚的小叔子,破房烂屋没有一点正常家庭的样子。她没有埋怨也没有嫌弃,而是选择了努力奋斗。那几年孩子小,工资低,家里穷,嫂子为了这个家消耗了她人生最美好的岁月。正是在父母跟前受宠的年纪,她却成了别人的妻子,又在老公跟前受宠的年纪她成了妈妈。她来不及撒娇,没时间矫情,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她懂得作为一位母亲她应该为孩子做什么。
  一晃三十多年,弹指一挥间,苦日子也熬过来了,孩子们都长大了。我们一大家子也改变了原来的样子,再也不是周围最不堪的人家了。他们哥俩离开了矿上,来市里买房安家了。前年儿子结婚,去年侄子结婚,去年我孙子出生,今年侄媳妇待产。我们家四年里添了四口人,开枝散叶终于过成了幸福的模样。
  现在回忆以前我们住在一起无忧无虑,且没心没肺的日子,依然是开心的。那个时候我们很穷,但是我们年轻无所畏惧;那段日子虽然很苦,但是它却见证了我们几个人的青春岁月。我们每天在一起相互鼓励相互支持,熬过了人生最艰难的时光。现在美中不足的是我和嫂子不再是前后房住了,可是我们的心还是连在一起的。大年初一我给她视频拜年,我说,嫂子,我想写一写你,就这一句话,嫂子即刻泪奔,哭着说,不要,不要,不要!一生不易太多心酸不敢提起。我们俩一起远嫁过来,其中苦楚我怎么能不知?她哭我也哭,真是我懂她的心酸,她知道我的不易。哭了一会,嫂子说,不伤心了,孩子们都大了,我们的好日子来了。中午来我家吃饭吧,咱们也是当奶奶的人了,咱们四个还要带着孩子们加油过日子嘞!是的是的,不哭了,以后都是好日子。你们是大哥大嫂,我这就喊儿子媳妇起床梳洗打扮,给你大爷大娘拜年去!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