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母亲,我心里一直是有愧的。
  母亲曾住过一个小瓦房,租的!
  这瓦房很小,总共不足四十个平方,三间。大门进去是客厅,约十个平方,客厅后面是卧室,约二十个平方。客厅左面是厨房和卫生间。
  自从我进城谋生后,我就总想让我母亲来我身边,我为她养老,我向她进孝。但母亲来我家后,我的生活总是活得一地鸡毛。主要是我总是逃离不了婆媳之争的千年魔咒。
  母亲是一个独立性极强的人,在她心里仿佛自己还不是一个老人,所以很多时候她总想着做事,也总想着管事。每天总是起得很早,起来后就开始操持家务,无论是关门、扫地、还是洗锅、洗碗,总是要弄出声响来。从而我家里因为有母亲总是很有烟火气。当然一天天总会让我媳妇生出许多怨气。
  我媳妇是一个心细的人,凡事不经过她的手,她就很不放心,同时她还是一个睡眠质量不高的人,稍有声响,往往会让她心烦意乱。对于婆婆的我行我素,往往是由包容到愤怒,最终我就是她炸药包定点投向的目标。
  在两个至爱我的女人之间,我很多时候是生不如死。因为她们,我真的觉得在寺庙里上班,而且每天不回家是天下最好的职业。
  当面对两个女人的眼泪,我真的想在她们面前大哭一场,或者是在世上少活10岁。
  于是倔强的母亲坚决要独立生活。我只好给母亲租房子,并且每天上下班到母亲的住所去看看母亲。这样母亲与媳妇反而相安无事了。还真的创造出“婆慈媳孝”的“太平盛世”来。
  母亲在租住这个小瓦房之前,住在一个二楼的小套间里,那里卫生、幽静、采光好。但母亲在住满一年时要坚决搬离,理由是房东心太黑,总是要多算她的电费。而我们对于房东小心思多算出来的那点电费,觉得不值一提,但母亲眼里是容不得沙子的人,私下里便开始了寻租新的住处的活动。
  当有一天母亲两眼放光,满脸笑意地对我说出了找到新的理想居所时,我也极为好奇,是什么样的神仙府地所令母亲这般开心。
  当母亲说出她的心仪之处时,我的心比寒冬里吹着北风还要凉。
  这是一间我每天上班路边一处低矮小瓦房:外墙斑驳,整个房子就是一道门,一个窗。从大门往里看,能看到其中昏暗和破陋。与正在使用的房子就是云泥之别。
  于是我坚决不支持母亲的选择,理由是:在大道边不安全;路边路人太多,会影响休息;瓦房夏天容易漏雨;一楼,潮湿,夏天蚊虫太多……最主要的一点我没有说出来:这样的房子让母亲住,我认识的人,我的亲朋,我的同事如果知道了,他们会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评价我?
  母亲的理由只有两点:房租便宜;周围好心的邻居多,可随时与周围的邻居们聊天。我的反对无效!
  为了阻止母亲的所为,我动员了我所有能够动员的人,给母亲摆事实,讲道理,诉感情,最后我哭了,母亲也哭了,但是她并没有屈服,而且说出来了如雷般的话:在离世之前,就想过两天自由自在的生活。我无能为力了,只能用一句老掉牙的话来安慰自己:孝顺,顺着就是孝。我屈服了!
  我找到小瓦房的房东,向他提出要求,必须要将屋内外粉白,将房瓦翻检,保证夏天不漏雨,同时要将楼面安上隔板,以防止掉灰。十天后,房东按我的要求全部做了改进,原来又矮又黑的小瓦房一下子便一改原来的面貌。母亲便欣然住进去了。
  母亲住进后,这里最大的改变是有了生气和人气。母亲是一个爱干净的人,随时进入这小瓦房里,都是干净而整洁。虽然没有什么家具,一切都很简陋,但里面随时感受到的是一种温馨。母亲是一个极具亲和力的人,很快,这邻近的老婆婆们,便来这里与母拉家常,好多时候,这里总坐着三五个老年人在聊天。我开玩笑说:这里成了最小的老协会。
  母亲住进这小瓦房后,很快就与周围的老年人搞好关系,这里不仅有人气,而且还充满人情。总有人为母亲送来这样那样的小礼物,一个罗卜、一把青菜、两个清明草粑粑、两个西红柿……不一而足,而母亲也注重人情世故之间的礼尚往来,当念到又收到某某的什么,要怎么还情时忧虑时,我看到母亲内心是一种开心。这些不值钱的礼物,给人的感觉特别有邻里之间的温度,我们在楼房里生活的人是感受不到的。
  而母亲在这里也真的活出了自我,在与老太婆们聊天时,总是笑容满面,少有之前在二楼居住时的落寞。特别是在谈到自己擅长的针线、手工时,总是一脸的自豪。
  由于我每天上下班都要进出母亲的小瓦房,所以这附近的老妈妈、老爷爷很快就与我熟悉了,他们总是用一张张友善的脸与我招呼。而只要母亲稍有身体不适,他们往往比我还着急。为此,我总对他们心存敬意。
  母亲在这小瓦房中生活了两年,后来她又开始想着百里之外的老家和老家的亲人,于是母亲便回老家与我的兄长们生活了。
  现在我只要经过那间小瓦房,就会想起母亲在这里时的人气与人情,而老人们每一次见到我,还是一脸的笑意,只是这时会多出这样的一句问候:你妈妈身体还好吗?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