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燕
  
  “呢喃燕子语梁间,底事来惊梦里闲。”每当读到这句诗,我的思绪就会回到儿时,姥姥家的燕子梦一样重现眼前。
  我的童年是在姥姥家度过的。家是土坯房,正是燕子喜欢的那种,窝就建在里间墙的房梁上。何时所建,则已记不得了,反正印象里就有。
  窝里的燕子从来就没有间断过,一般都是“俩口”。至于是否同一对儿,则不得而知,从外表是看不出来的。据说燕子的寿命一般在7到11年,照理应是同一对儿。但考虑到其长途迁徙的原因,意外死亡事故时有发生,是否“鸠占鹊巢”,还真难说得很,但相对时间内为同对儿应是无疑。
  每年春天,燕子准时归来。它们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相互间还抖抖翅膀,颇有打情骂俏的意味。瞧它们那股兴奋劲儿,俨然异乡游子归家的感觉。
  初来乍到,燕子和人一样,回到尘封的故居,清理和整修是免不了的。进门首件事,那就是衔泥筑巢,把残破的“茅屋”翻盖齐整。不得不说燕子是高明的建筑师,补建的部分与原巢浑然一体,人的肉眼几乎难以分辨。
  爱巢筑好,剩下的就是养儿育女了。那段时间,燕子特别辛劳,一个孵卵,另一个外出觅食,出出进进地忙个不停。大凡做父母的,都希望给孩子一个健康的生命,它们以自己的爱心,迎接着新生儿的降临。
  终于有一天,小燕子破壳而出,燕爸燕妈就更加辛苦了。它们一天到晚地外出觅食,身影在房门内外不停穿梭。每当看到爸爸妈妈归来,那些小燕子便“吱吱”地叫着,争光恐后地张大扁平的小嘴,仿佛晚了就吃不到似的。
  一窝燕子有好几只,巢穴太过拥挤,争食情况下,常有小燕子掉落地面。如果得不到及时救助,等待它的命运只能是死亡。好心的姥爷动了恻隐之心,他搬来梯子,将小燕子安全“护送回家”。重新团聚的一家叽叽叫个不停,好像在向姥爷表示感谢。就这样,同住屋檐下的“两家人”和谐相处,日子安宁而又祥和,如签订了“睦邻友好条约”一般。
  但饭勺总有碰锅沿的时侯。也许是太拿自己不见外,穿燕尾服的它们表现得并不那么绅士,随地大小便便是其中的陋习,实在有辱“梁上君子”的美名。只是巢穴的位置不佳,好巧不巧地就在水缸上方,这不是成心砸锅吗?
  我大是恼火,拿竹杆要把燕窝捅了去。姥姥喝止,说燕子是益虫,且还能给人带来福气,万万使不得。既然姥姥发话,我也只好作罢。老虎的屁股是摸不得了,那就只好委屈自己。我和姥爷合力将水缸挪窝,谁让燕窝金贵呢。人给燕子让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事情就是这样,爱的世界,没什么是不可以的。
  人与燕子之间的爱恨情仇,就这样一直延续。冬去春来,燕离燕归。周而复始的循环中,我渐渐长大,外祖父母却愈加苍老。时光就这样慢慢流失,恰如那南迁燕子的身影一样渐行渐远。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几十年岁月倏忽而过,平添了几多伤感:老人走了,老屋没了,如今的我已是花甲之年。放眼天空,燕子依旧低飞,燕巢处处可见,但儿时的故事却成了一个遥远的梦。
  哎!留不住的岁月,终有一天,我们都会像那燕子,告别巢穴就不会再来,更何况那老屋也永远不存在了。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燕子啊,我想问一句:时间都去了哪里?
  
  蜗牛与麻雀
  
  蜗牛与麻雀是一对邻居,同住屋檐下。麻雀高居枝头,蜗牛栖身树腰,在大树母亲的护佑下,享受着时光的安暖。在世人眼里,它们无疑是一对幸运儿。
  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俩人各行其乐,倒也相安无事。其实,这只是表象,祥和的背后,暗伏着重重杀机。麻雀可不是吃素的,尖缘利爪,天生就是个杀手。俗话说: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对于身边这块到嘴的肥肉,麻雀早就充满了觊觎的目光,必欲食之而后快。怎耐蜗牛是个“缩头乌龟”,怎么也找不到下口的地方。面对美味的诱惑,食而不得的麻雀心里甭提多难受了。
  为了诱骗蜗牛上钩,麻雀开始了精彩的表演。它不停地在枝头蹦来跳去,舞姿婀娜,曼妙动人。舞到兴处,更是引吭高歌,那一串银铃般的歌声甚是让人陶醉。如此卖力,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引蛇出洞”。
  碰上这么一位恶邻,蜗牛当然不敢大意。对于麻雀的表演,它是心知肚明。在糖衣炮弹的诱惑面前,蜗牛保持了强大的定力: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它像参禅者一样,把头扎进壳里,任凭风云变幻,我就是闭关不出。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为了生存,“低调做人”也是逼不得已的选择。
  如此,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方好动,载歌载舞,大有不死不休之势。另一方则好静,埋头清修,处子一般让时光凝固。其实,这就是一出暗战。高手对决,考验的是耐力,斗的是心机。为了击垮对方,都使出了浑身的解数,谁也不肯承受失败的结局。
  赢者通吃,作为强势的一方,麻雀当然有很多的选择。但身边的蜗牛都征服不了,传出去名声终是不光彩,将来还怎么混世界?为了那点可怜的自尊,麻雀也是豁出去了。
  俗话说功夫不负有心人,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无数次等待,终于迎来转机。某日,天气骤变,大雨滂沱,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蛩伏已久,蜗牛终于耐不住寂寞。它悄悄地探出头来,尽情地呼吸新鲜的空气,慢悠悠地开始周游世界,似乎要把失去的损失找补回来。当然,进食也是原因之一,雨后嫩叶美味可口,它可不想放过机会。此刻,它是快乐的,自以为寻到了梦中的伊甸园。
  人常说得意就容易忘形,受眼前利益迷惑,贪念蒙蔽了双眼。渐渐地,它也就丧失了“做牛”的原则。自卫的红线一旦被突破,危险便悄然逼近,而沉醉于幸福中的蜗牛尚茫然不知。真应了那句话: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只是这失的代价未免高昂。
  麻雀等的就是这机会。只见它一个俯冲,尖喙猛啄,蜗牛再想缩头已然不及。多日的修行,就这样毁于一旦。蜗牛到死可能也想不明白:我行事向来谨慎,一时之贪,咋就说毁就毁了呢?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可见,为人莫贪,伸手必被捉。俗语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为了眼前利益而不计后果,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蜗牛自以为得其所获,哪知已被麻雀盯上。
  有些事情看上去是“馅饼”,实则是“陷阱”。人们当引以为戒,莫做那图一时之快的蜗牛。君不见多少权贵清廉一世,却倒在了解甲前的“最后一公里”。勿把廉洁当负担,壳子再重,可它是防护之盾,你说呢?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