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扬州路”“春风送暖入屠苏”“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春风又绿江南岸”……不胜枚举的春风诗歌,告诉我们是春风染绿河畔青草,是春风剪开绿丝绦,是春风唤来蒙蒙细雨。我们诵诗词,我们醉春风
  在寸土寸金的西安,能看见大片的水,已经惊喜;在高楼林立的西安,感受到春风,更是意外。3月15日,我在浐灞,行走在世博园,行走在灞河之滨,行走在春风里。
  春面不寒杨柳风。春风是湖水的情人,她轻轻拂过湖水的胴体,湖面立即心旌荡漾,在春风中轻轻战栗着,低低地呻吟着。岸边的蒲草已长出丛丛绿叶,虽个头不高,却剑气十足,刺向天空,投向严寒。湖水轻柔,蒲草阳刚,相得益彰。
  西安的春风,从千年之前的长安吹来,大唐朝时,凡送别亲人朋友东去,多在这里折柳送别。春风轻拂,灞柳依依。眼前鹅黄的柳条迎风曼舞,像大姑娘的长辫子轻轻地摆,又像小媳妇的毛眼眼,在春风里眨呀眨,撩拨得热爱春天的人心慌意乱。《红楼梦》里,薛宝钗的丫鬟莺儿在去潇湘馆的路上,看见“柳叶才吐浅碧,丝若垂金子”,实在太美好了,一向被管教严格的莺儿,平日不沾大观园一根草一朵花的她,忍不住折了柳枝编花篮,准备送给林姑娘。所以看见嫩柳,小姑娘忍不住折几枝,编柳帽,配一袭白裙,远看就是一幅装框的小清新画作。水边的垂柳,近水楼台先得月,以微波粼粼的湖面为镜,将倩影勾画在水中。
  一株红玉兰,悄悄打开一枝枝毛笔头,蘸几许春风,在湛蓝碧空下,在最静的空气里,开最美的花。花朵如酒盅,盛一杯春光;像羊脂玉,温润一缕春风;像紫红的画笔,画一抹彩色。玉兰心无旁骛地开放,微风拂过,送来缕缕清香。
  大片的草坪仿佛沉得住气,在春风里远看似无动于衷,依旧枯黄一片,但是走近细觑,芳心萌动,一丝丝绿意正从草心开始晕染开来。三叶草受了春风的蛊惑,换了新绿,你想在绿草上坐一会,默默看天,静静看水,什么也不说,让那绿色染了你的心,你的眼。此刻适合朗诵顾城的《门前》:“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风中的婆婆纳不因花朵渺小而自卑,它在恣意开放,紫色花朵,像星星在阳光下闪烁。经受一个冬天的煎熬,哪一种花草怎能不抢着赶着去迎春、争春呢!
  一丛枯枝上,结着一朵朵干枯的花朵,弯弯的花瓣如菊花,春风吹,它轻轻晃动,却不凋谢。这是什么植物呢?形色上一扫,原来是结香。结香这名字好,别的花儿开为结果,它为了结出香气,真是别致。结香活得也别致,它的冬枝把花丝拉进怀里,揉成千千结,在春风骀荡的日子里,“嘭”一声,破了,我恰恰迎面走来和它撞了个面,躲不过去了,它苍老的表情也爆出了春阳的明丽。
  春风大多时候是温柔的,但偶尔却像个小孩撒泼打滚,呼啦啦而来,你衣袂飘飘,你发型凌乱,你皮肤瞬间紧绷绷。可坡上有一对小情侣忙趁东风放纸鸢,一只艳丽大蝴蝶在风中扶摇直上,男孩一手牵着风筝线,一手牵着女孩。任多大的风,他似乎打定主意都不会放手。
  春风里,成双入对的还有灞河里的一对对黑鸭子。“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国际会展的大楼下,岸上桃花开得正热闹,河水中的鸭子有得用翅膀剪开身后如锦帛、如宣纸的湖面,悠游自在;有的潜水觅食,追逐嬉戏,引得水花四溅;有的煽动翅膀,一跃而起,逆风飞翔。鸭子和游人一样,也陶醉在春风里。
  春风里,长安塔巍然屹立,张骞塑像向西而行,三三两两的游人坐着电瓶车悠悠看风景,有人在广场唱着“二月杨柳醉春烟,三月三来山青草漫漫……”这是春晚上的热曲《上春山》,春风一吹,歌声传出了很远。
  一边走,一边看,牡丹在长叶,绛红色带着闪着油亮亮的光泽;铁杆海棠在孕育花苞,一咕噜一咕噜准备随时炸裂;迎春花已将像满天星散落在绿叶里,连翘金黄色的花瓣如柳叶眉。
  春风拂面,照拂万物,也拂人心。在通化门转乘一号线地铁,上来两个宝妈,各提一套床上用品,喜滋滋的笑容很感染人。我上前搭讪,她们说去轻工市场了,每套不到200元。我伸长脖子一瞅,粉色绣花,丝光棉质地。一个喜咪咪地说,从小到大,一进商场,见到各种花色的床单被罩,就挪不开腿了。另一个轻轻说,春天到了,一想到家里的床上用品换了淡雅清爽的颜色,家里焕然一新,想想就觉得美……听着她们的谈话,你就知道她们是过日子的好手。她们爱家,在3·15这天,趁着孩子上学去了,趁着换季,出来扫货。她们对新一年的生活充满期待,并且乐意用自己的双手,花有限的钱,让小家温馨亲切舒适,让家人如沐春风。
  一个已有不少年岁的女人,提溜俩硕大无比的黑色塑料袋上车,并且以和年龄不相称的轻盈和敏捷占据了座位。一看就是常年行走江湖的衣服店老板娘,今天去康复路上货。她脸上扑着粉,似乎车轻微晃动,都会簌簌掉下很多。眉眼都是描过的,但岁月并不静好,很实在地留下了明显痕迹。这么一个本不起眼的人,我直觉她用某种巧妙事物改造了自己,令自己成为车厢内都焦点。仔细观察,方发现那事物原来是她的耳环。金耳环镶红玛瑙,那红豆豆,灼灼其华,熠熠生辉。她人极活泼,扭着头和同伴窃窃私语,那耳环如盛开的梅朵明艳异常。随着她头的扭动,耳环摆来摆去,机灵,俏皮,甚至有点甜美。暗淡沉闷的车厢,清一色的手机屏光亮,因为老太太耳垂那红润的光芒,娇艳不妥帖地闪亮,一向以为老太太就应该戴金色圆耳环的人,此时也觉出了那两点朱砂的可贵。这个陌生人,原是在这个年龄颐养天年的,但是她依旧出来做生意,做自己的老板,在拥挤的康复路上去考验自己的审美眼光,提升自己讲价的水平,回去之后在自家的店铺里,向同龄人宣讲着今春衣服潮流。老了的却更崭新的她,将长者之风、中年睿智与青春意气融于一身。
  她自带春风,她本身就是潮流前线。
  在西安,赏风景,看美人,醉春风。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