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午餐,我草草地午休不到半小时,之后迅速下楼,骑上自行车去上班。
  一路上我要经过三个广场,一个是航空广场,一个是华兴广场,一个是陕柴广场。三个广场,三份美景,我心花怒放。虽然我匆匆而过,但我依然感觉到了春天的气息,仿佛春姑娘向我走来,忽隐忽现。
  初春,阳光明媚,万里无霾,空气透彻,无杂无尘,我心情愉悦,在金城大道的人行道上轻快地疾驰。
  我骑着自行车穿行在人行道上,似乎自己得道多助,成了春天先生,一路播洒春天的因子。我精神抖擞,无忧无虑。
  忽然,“咯噔”一声,自行车的链子卡了一下,自行车几乎要倒又没倒。我人向前一倾,快要倒又没倒,却吃了一惊,被吓了一跳,出了半身冷汗。这是什么缘由,医学界也没有答案。
  完了,链子松了,要慢骑。我告诫自己。我便慢骑,但心里很急,不知该慢还是该快。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中,链子又卡了几次,车速不得不忽快忽慢,惊吓了我几次,令我很不爽,一次比一次不爽。
  我非常无奈,打定主意,去修自行车,哪怕迟到一会儿。安全比正点更重要,尤其在纵横交错、车来车往的十字路口。
  十几分钟后,我跨过一个十字路口,骑车到达修车摊位,环视摊位前后左右,看见了几米远处的修车师傅。我喊道:
  “老师傅,车链子松啦。”
  修车师傅姓什么,我不知道,只能敬称“老师傅”。
  他在这儿修车一二十年了,但我在他这儿很少修自行车。想必他也不知道我是谁,但一定知道我在这儿的单位上班,因为我穿着工服。
  我家离单位五六里路,要修自行车,我常在我家这边修。于是,我认识了大胡子自行车行的大胡子,他也认识我。
  可今天,为了尽量按点上班,我只好硬骑,小心翼翼地骑,如此这般,只能在老师傅这儿修车。在这儿修,我放下车子可走,也许还不迟到;下班后,我骑车便回。多么方便!
  老师傅正坐在小凳子上和几个人聊天,那几个人一定是退休职工,有闲聊的光阴,月月还有养老金。据说老师傅也是能侃的人,所以和许多人说得来。
  他听见我的声音,站了起来,走了过来,低头一瞧:
  “你这车外带也不行了,夏天到了,会爆胎的,换不?”
  “换了去。”我同意了,因为上次大胡子也这样提醒过我,当时我很犹豫,没有更换。我又问:
  “需要多长时间?”
  “一个多小时。”
  时间太久,我不必等,便扭头就走,大步走,快步走,去上班。我告诉老师傅,下班后,我来取车。还好,闸门快合上时我人进了厂区。
  下午六时下班,可我为了工作误了时间。起初我是知道到点时间的,可一埋头就忘了。当我跑到摊位时,快七时,老师傅不知何时已不见踪影,摊位也撤了,夜市接上了。
  我环视周遭,发现了我的自行车,已修好,但被锁在了后面药店靠墙的栏杆上,无法打开。
  我问了一个摆夜市卖水果的女士,她说老师傅回家去了,也不知道他的电话。但她告诉我,他是附近村子人,和卖杂酱的人同村。
  卖杂酱的妇女就在七八米远处,我走了过去。
  “师傅,你好,你有修车师傅的电话吗?”
  “有,给你查一下。”妇女答,她有五十多岁,方脸形。又说,“修车的人刚走,等你,你不来,就回去了。他家在西南方向,先向西走,再向南走,有五六里路。”
  “他姓啥?”我问。
  “姓赵。”
  我想,打电话时称呼人的姓,对方会更开心些。
  谢过杂酱妇女,我打通了赵师傅的电话:
  “赵师,你好!你把我的自行车锁在栏杆上咧,咋打开吗?我家在东城,我咋回去吗?”
  “我刚到家。——等你,你不来,我就回了。”赵师傅说,“你坐车回吧!”
  “这会儿天快黑了,恐怕公交车都停了。”
  这是小城市,不是大城市,公交车也许停得早。我不常坐公交车,对它不甚关心。
  “好好好,你就在那儿,我马上过来。”
  这下我放心咧,低头玩手机,浏览网页,看新闻,欣赏文字作品。
  我的这辆自行车小巧玲珑,主色调是粉色的,没有横梁,连接前后构件就是一枚弯曲的钢管。它的规格既不是28的,也不是26的,而是24的。要谈及年代感,它也有点历史。它是我女儿为自己选购的,购于她上初中之时。女儿读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工作5年,这辆自行车至今已15岁啦。女儿上大学后,离家去了西安,这辆自行车完全归了我。而我的那辆自行车呢,同事给骑丟了,那是一辆永久牌26轻便自行车,我可喜欢啦。
  如今,这辆粉色的自行车陪伴我上下班。骑久了,日久生情,我还不舍得丟弃它。小小让我处理掉它,我一直没答应。看见它,我就会想起在省城工作的女儿。骑上它,我就会感谢它多年的陪伴。它有点小问题,我就让修车师傅修修。
  它已经很旧了,丟都丟不掉。我有三次把它忘到了外边,一次在航空广场,两次在酒店。骑行去,空人归。第二天想起它,去找它,它还在那儿,安然无事。既然没人喜欢它,它就是我的,我喜欢它。
  “老林,”我正在沉迷手机,突然一个男人的响亮的声音喊我。不是别人,就是他。
  “嗳——,赵师,你来咧,让你辛苦跑一趟。”我吃一惊,抬起头,反问道,“你咋知道我姓林?”
  “我还知道你叫林兵。”
  “你咋知道的?”
  “我咋能不知道?”
  我很惊讶也很欣喜,还有人知道我。奇怪,奇怪,我们并没有什么来往,也没有打过什么交道,几乎没有什么交集。
  “多钱?”我问。
  “45。”
  “赵师,你也没白来,今天就收了款。”
  通过微信付过款后,我推上自行车准备下路沿,一抬头,再瞧,赵师傅已悄无声息地遁去,无影无踪。
  骑上粉色单车,沐浴在初春的夜色中,华灯初上,人间美好,我心情愉悦。我轻快地骑行,一路微笑,奔向幸福的家园。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