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脚步声终于到来了。河沟里的水开始蔓延到了彼岸,彼岸的花蕊开始绽放,先是白的花朵,花朵呈淡红色。淡红色的花朵像是人的一双眼睛,看到了河沟里的水面平静如画。花朵在水面上一漂浮,一只水鸟却飞过来了。水鸟站在有花朵的树枝上,点了一次头,摇了一次尾巴,还望了一次蓝天。天是蓝色,连天空的云朵仿佛也变成蓝色了。蓝颜色云朵似乎在摇摇晃晃,也漂浮到了河沟水底世界里去了。河沟水底世界居然能够呈现出蓝天白云,它不是虚幻而是实景,实景里少不了花朵的映衬。站在树枝花朵上的水鸟,一时被眼前的景物所吸引,忍不住鸣叫了一声,又屙下一线鸟屎之后,接着在有花朵的树枝上连续翻了几次跟斗,水鸟就这样斜着身体高兴地飞出了河沟口。
  河沟天然泉水滋润到了树枝花朵上的根系。根系是花朵的营养输送管道,随着花朵的开放和树枝的生长,河沟泉水自然成为了花朵根系的生命源泉。水位在河沟里呈下降趋势时,花朵的根系有裸露的一面,形似于倒扣在地球上一张网格,牢牢地扎根于地球之间;水位在河沟里呈上升状态时,花朵的根系虽然被河沟里的泉水包围着,但花朵上的树枝在变粗延长。有时候温暖的阳光顺着变粗延长的树枝上,仿佛也照亮了花朵的内心世界;有时候银灰色月亮的光辉仿佛把花朵的内心世界,升华为一种美的化身,也把花朵的根系装扮为一座座挺拔的高山和辽阔的大地。到了哗啦啦的流水声在河沟里爆发出响声的时候,看不见的和看得见的花朵的根系,宛若一道水中瀑布隐隐约约,被倒挂在飞速旋转的浪花之中了。那些在河沟水面上飞速旋转的浪花,随着力量的博弈带走的不仅是花朵的美丽与内涵,常常带走的也少不了河沟的渊源与震撼。
  因为也有青草长期蔓延在河沟彼岸,好像一直是河沟里的清泉为青草提供了生长的家园。密集的青草常常是春夏秋冬的美景,要是一株两株青草盛开了花朵,不几天仿佛满河沟里都有了花的世界。这时透过阳光的照射,在河沟水面下出现了好多漂浮的虾米,它们摇摆着快乐的躯体聚集在河沟的彼岸,有的好像升高了头颅摇晃着长胡须,在水面下跳起了舞蹈的同时,也好像大大咧咧地与同伴们享受到了花朵的芳香。青草中不乏有开了花的树枝延伸出来。这些树枝带着花朵似乎在河沟低空之间形成了天然屏障。偶尔间有一串串绿色的叶片在树枝上闪耀着,形成天然屏障带去了不少的神秘色彩。有蜘蛛在河沟低空之间创造出了密集的互联网,一头搭建在绿色的叶片上,一头缠绕在花朵上。这时快乐无比的蜘蛛穿过天然屏障,好像获得了大量的信息,并且大大地满足了自己的粮仓。
  也因为还有盘旋在河沟低空之上的花蝴蝶,它没有在花朵上停留,也没有在绿色的叶片上飞过,而是在河沟里低空盘旋之后,专门来到了河沟的彼岸。在花蝴蝶视野里,河沟的彼岸不仅有花儿的倩影、树枝的摇晃、叶片的漂浮,而且还有蜘蛛在河沟低空中攀爬的身影,也有碎花花太阳光线漂浮在河沟里。此刻,花蝴蝶似乎是美的创造者,也是美的发现者。在花蝴蝶的脑海里,花儿的倩影在河沟彼岸出现,如同出现在大千世界里,既可以美化世界,也可以纯洁出一个高尚的心灵;树枝的摇晃虽然是一种舞蹈般的自然美,但在河沟内的树枝它也许代表了山顶一棵挺拔的大树,不仅能够遥看远方也能够看到美丽的风景线;叶片的漂浮虽然获得了阳光的装扮,同时也获得了花儿的赞歌,不仅是叶片的一首赞歌,也是叶片的一种享受;阳光虽然是美丽的光辉,漂浮到了哪里就是一片辉煌的世界,但东升西落的阳光告诉了人们日子的短暂,不去珍惜今天的光阴,好像将会失去有价值有意义的生命源泉。花蝴蝶离开河沟彼岸时,在它脑海里翻腾的画面,顿时消失得无踪无影。其实花蝴蝶也没有带去什么遗憾离去,而是又飘飞到河沟彼岸一处花草丛中快乐去了。
  又因为还有一只青蛙,忽然从河沟彼岸箭一般穿过了水面,跳在河沟一个露出水面的石头上。椭圆形的石头直指蓝天,蓝天上的彩云似乎带着一幅美丽的画面笼罩在石头上。幸福的青蛙站在石头上,昂起头颅像一座山,像是看到了蓝天上的彩云。在青蛙眼里,站在彩云上像是有一只鹰在飘飞,飘飞在了彩云上也倒挂在一棵大树上,又是那样威武雄壮气吞山河似的。当青蛙低垂头颅卧在石头上时,一双眼睛闪烁不停,青蛙定晴一看却看到了从河沟上游,飘来了一串串浪花。神奇的浪花在经过青蛙身边时,在青蛙看来又在阳光的照耀下,好像是一颗颗珍珠在闪耀着一片光辉。不仅给石头带来了美丽的光辉,也好像给青蛙穿上了一件华丽的盛装。青蛙也许把一双明亮的眼睛转化成了幸福的时光,透过时光却看到漂浮在周围的美丽风景线。卧在河沟石头上的青蛙在高兴之余的时刻,一双拥有幸福的眼睛大约延伸到了美丽的风景之中而不能自拔,慢慢开始昏昏欲睡起来。不一会儿工夫,卧在河沟石头上的青蛙渐渐地进入梦乡了。
  这时,有一对春燕忽然冲向蓝天又俯瞰在高空之上,它们一会儿降低了高度,一会儿越过了一道道山梁,又斜着身体慢慢停飞在了河沟一处青草边。青草边有潮湿的泥土出现,潮湿的泥土上留下了不少鸟儿的脚板印。在有浅有深的脚板印上灌满了河沟里的水源。到来的一对春燕摇摆着尾巴,一前一后低垂着头颅,它们同时张开嘴巴似乎吃了虫子之后,又在潮湿的泥土上来回走了几步。接着一对春燕啄了满嘴的泥蛋,张开翅翼向低空跳上一大步,它们不顾身体的摇晃且又迅速腾空而起飞向了远方。一对春燕就这样飘飞着身体飞向远方,已经在远方形成了一个圆点。
  远远看去,这个有意思的圆点沿着空中漂浮的太阳光线,也在不断地连接到了河沟彼岸的青草上,花朵的根系上,树枝的身体上,还有卧在石头上青蛙的梦乡里。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