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时期过去,春节实实在在回了趟故乡,乡亲们聚在一起,感叹我少年离家,竟然老了!居然过了天命之年,进入老人行列。
  90年代初考上大学,意气风发,青春昂扬,当然记不得离开时的许多小事。大学还未毕业,母亲生病,四处求医。母亲在哪里,家就在那里,故乡是记忆中多年不用小屋。99年冬天,遵照母亲遗言,将她葬在故乡。故乡的老屋,从此成了清明和母亲生日回家祭祀的驿站。每次回乡,都是故乡破败的房屋,曲折的小道,零星的鸡鸣太吠迎接我。站在母亲坟头,感觉还是孩子,依然用旧时的眼光审视故乡。
  工作生活中,从来没意识到自己竟然50岁了。在城里,每天六点半准时起床,胡乱对付一下,开车上班,望着长长的车流,预判着运气好坏,最好不要堵车。好不容易进了办公室,梳理好工作,一一分派出去,祈求领导不要突发奇想,打乱安排。中午在食堂食材盆前,这个太肥油多,那个太辣上火,犹犹豫豫挑选,将就着填了肚子,急匆匆回办公室打盹,补补早上的觉,好对付下午的事。傍晚六点,看着乱麻一般的桌子,无可奈何收拾,叹口气明天再来。回到家,老婆孩子,房子车子,又是一堆问题。好不容易遇个长假,一群人谋划着出去旅游,结果不是堵在路上就是在手机上吐槽。几十年,就这样周而复始旋转着过来了。从来没人问你过得如何,快不快乐,更没人说你累了老了。总是称赞你激励你:“男人四十一枝花,你才准备绽放,顶多算个花骨朵儿!”
  乡亲们却笑着,感叹我过了天命之年。在故乡,50岁以上就是老人,遇事总能坐在上首。这不仅是对老人的尊重,更是对岁月的尊重,对人生历练和智慧的尊重。小时候每逢红白喜事,村中老人占据着堂屋正中的八仙桌,主持分配各种事务。虽然威严风光,却离死亡最近。办丧事就是明证。八仙桌离棺材最近,摆放着孝子一家人的生辰八字,一群老人商议着送走亡人,如何荫及子孙。他们掌握着过去和未来,一切神秘充满机变,每次这样的场合,老人们的面孔总在变化。无法想象,我居然成了这烟雾缭绕、影像模糊人群中的一员。虽说人从出生就进入死地,可一旦切切实实看到死亡,依然抑制不住一份伤感,阵阵凄凉从心底升起。
  心中翻腾着各种念头,身子却坐得稳稳当当。乡亲们掰着指头,数着去世的人。“老中医去年走的,98岁。梁老师也没了,84岁。记得第一个买汽车的不?60不到就死了。有几个50不到没了,还有你同学,主要是病得鐅了。吊着打那个也走了,他却活了79······”几年没回乡,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山村,居然先后走了十几人。既包括医生老师等公认的好人,也包括村民眼中队长村长等当权者,甚至还包括大家不齿的贼娃子。我唏嘘不已。乡亲们却看得很开:“是人是物总有一死,早死晚死由不得自己,一切都是天命,人咋拗得过命?孔夫子万世师表,还有帝王将相,哪个不是如此?你我草民又算啥!认命,认认真真过日子,过好些活长点儿就算对了。”便对逝者的逸闻趣事,逐一评说,一堆人或赞同或反对,笑声四散。
  身边的乡亲大多60岁左右,只读了小学初中,没人上过高中。他们每日劳作,没人会读书看报,甚至很少看电视。如果说娱乐,记忆中只有说书。在我少时,但凡哪个村说书,大家翻山越岭撵着听。这么多年过去,早就没了说书人,他们从哪儿学习?居然能讲出这样深刻的话!我陪笑着,心底惊诧不已。孔子认为五十而知天命。“不知命无以为君子,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乡亲们笑谈的思想,与孔子相去甚远,可很多却暗合了圣人观点。
  乡亲们上了年龄,不再像儿女们四处奔波打工,更不像孙辈们,为了生存苦读应考,核心任务是如何安度晚年。他们出于乡野,合天地四时,自然天成,率性而言的普通话语却触及到真理。
  三十多年,天天忙碌奔波,读各种各样书,寻各种各样观点,写一篇篇文章。得到的只是劳累和纷乱,平添许多苦闷忧伤,最终心如槁木。哪知在这个清凉的午后,在生我养我的故乡,听着乡亲们笑谈,却突然感悟到了天命。只有回到故乡,才能抛开一切,合于天地,顺乎四时,从而祥和宁静,增长智慧,知晓天命。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