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冰雪的喜爱是与生俱来的,小时候喜欢下雪,长大后依然盼望下雪。
  2024年立春的第一天,江汉平原遭遇了特大暴雪的袭击。前一天晚上,我正好从外地放年假回家,火车徐徐驶入湖北境内,一进入湖北与江西交界的黄石境内,映入眼帘的就是冰天雪地,我透过车窗往外看,树枝上晶莹剔透,一串串冰挂,亮晶晶,山上的树木全白了,像历经风霜白发苍苍的老人,城市地面没有明显积雪,看来这雪下得不大。回来之前就看了天气网,这两天主要下的是冻雨。
  火车经过省城武汉后往西行,地上的雪渐渐厚起来了,离家也越来越近了,我欣赏着窗外的雪景,心情格外地兴奋和愉悦。从南方回来的我,好久没看见下雪了,这次终于可以慢慢欣赏“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雪景了,而且,据天气预报,雪还会持续。回到家,我从出租车里走出来,凉飕飕的,雪花飞舞,南北的气温差别真的是大啊!我还穿的是一件单薄的外套,走进家门,妻子早已给我准备了厚厚的羽绒服,“你怎么穿的外套啊?”“福建热啊,那边过夏天,这边过冬天”,我一边换衣服一边笑着回答。我感到了家的温暖,回家的感觉真好。
  第二天,我拉开窗帘往外看:哇!好大的雪啊。远处,田野里,白茫茫的一片,近处,屋顶上,厚厚的一层积雪,如一层厚厚的白棉被,屋檐下长长的冰挂(我们小时候叫它“凝钩子”),整整齐齐的排列着,每一串都像水晶一样,闪闪发光。小区里的汽车,每一辆都穿上了白色的厚棉袄。昨晚的雪下得有多大,有多久啊?!我迫不及待地下楼去感受雪后的气息,走出来后,我才发现这雪下得比想象中的更大。
  厚厚的积雪快将我的雨靴湮没,屋顶上的积雪足足有40公分左右的样子。这时雪已经停了,但天空还没有放晴,时而还有零零散散的雪花飘落下来。“哇—好大的雪啊!”好像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雪,我打开手机,昨晚潜江气象台发布了暴雪红色预警,暴雪红色预警,最高级别的降雪预警,闻所未闻,即使2008年的雪灾,貌似也没发布红色预警,可见昨晚的雪有多猛!它见证了暖湿气流与强冷空气的剧烈交锋。
  踏着皑皑白雪,感受雪后空气的清新,心情是格外的愉悦。走到文体广场,走到街上,小镇上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不停地拍照,不想错过每一处雪景。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毛主席诗词中,淋漓尽致地描写了北国的雪,这江汉平原的雪也毫不逊色啊!
  我继续踏雪而行,欣赏雪景,这时我看见路上一辆黑色的小汽车,因打滑而困在雪地里。积雪太厚,再加上前几天下了冻雨,车辆极易打滑,无法行驶。我和妻子本打算驱车回老家的,看到此情此景也只好作罢。
  虽然雪停了,可是天空越来越阴暗,变成了铅灰色。小时候听父亲说过:天空变成灰色,就会下雪。果然从傍晚开始,又开始下雪了,又下了一夜的大雪。第二天清晨,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地上的雪更厚了,路边停放的两辆小轿车被大雪覆盖的严严实实,只留下一个车的模型,宛如童话世界似的。我穿上长长的雨靴,撑着伞,向东荆河大堤走去,我要去看大堤上的雪有多厚。
  我来到大堤边,放眼望去,上河堤的小路已经湮没,齐膝盖深的积雪。几只寒鸦在树不停地惊呼:这雪下得真大啊!雪还在不停地下着,看着雪花飞舞的样子,想把它们纯洁无瑕、婀娜多姿的身影永远记在心里,我伸出手,小心地接住一朵雪花,六角形的,看着它在手渐渐融化...我想:是什么造成了今年湖北的特大暴雪?是什么造成了2009年以来最大规模的雨雪冰冻天气?是因为异常强盛的厄尔尼诺暖湿气流,在江汉平原上空邂逅了西伯利亚的强冷空气,所以造成了江汉平原的特大暴雪。
  下雪是降水的一种形态,是指从混合云中降落到地面的雪花形态的固体水。由大量白色不透明的冰晶(雪晶)和其聚合物(雪团)组成的降水。雪是水在空中凝结再落下的自然现象,或指落下的雪;雪是水在固态的一种形式,雪只会在很冷的温度及温带气旋的影响下才会出现。简单地来说,下雪必须满足两个基本条件:充足的水汽和冰点(0度)左右的气温。
  我从小就喜欢下雪,喜欢看雪花飘落的样子。小时候家乡的雪可多了,记忆中家乡冬天的大雪总是傍晚开始降落的。傍晚时分,北风怒吼,冷的瑟瑟发抖,天空越来越暗,紧接着雪花就潇潇洒洒地来了。“下雪咯—下雪咯—”我们欢喜雀跃。冬天里一旦下雪,我们小伙伴就像如鱼得水,带着小狗啊,在田野里追野兔,或打雪仗、滚雪球……累了就吃一口雪,雪地就是我们欢乐的海洋。下雪天,即使到了晚上天也不黑,我们高高兴兴地玩到深夜,回到家少不了挨父母亲的训斥,但等到第二场雪的到来,我们还是乐此不彼。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啊!不知道什么是烦恼和忧愁!雪花也总是喜欢和过年相伴而来,我们喜欢下雪,也喜欢过年。那个年代,零食相当匮乏,也没有暖手宝、取暖器之类的取暖设备,如果是下雪了要去上学,我们都会带上“火钵子”(我们当地的方言,是将锯木头的粉末等等之类的,放入一种陶瓷烧制的容器里,生火取暖),而且“火钵子”有提手,在教室里一边上课一边烤自己的小手,暖暖的。有的同学还会带上擦脸的百雀羚油的空盒子,带上一把豆子,把豆子放入盒子,再放进“火钵子”里烤,不一会教室里香味四溢,下课了迫不及待的取出来分吃。
  上初中时,有一年下了一场大雪,雪大的和今年这场雪不相上下。雪后的那一天清晨,我从家里步行去镇上的初中,路上厚厚的积雪,旁边的河流和小路已经连成一片,我小心翼翼地向学校走去,那个年代汽车很少,路上的行人也是寥寥无几。到了学校,走进教室,正是语文课,刘老师正在讲毛泽东的诗词《沁园春.雪》,正迎合了这天气啊。我坐下来,不时地望向窗外,教室的窗户玻璃上飘满了白雪,教室里很冷,可我的心很激动,一点也不觉得冷。
  地球变暖,冬天下雪变得越来越少了,即使偶尔下雪也只是一点点小雪。在无雪的冬日,我曾多次梦见下雪,梦里的雪也是那么的美好啊!但有时冬天也会下大雪,还记得2018年冬天的那场雪就下得很大,雪后人们带着纸板、编织袋、薄木板去大堤上滑雪,从几十米高的大堤上往下滑,特别的兴奋,特别地刺激,欢声笑语不断,大人、小孩都体验了一次南方的原始滑雪运动,原汁原味的,却丝毫不逊于北方的大型滑雪场。
  尤其是刚刚过去的那场大雪,真的是不寻常啊,仿佛是将这几年没怎么下的雪都下完了似的。我喜欢看雪花纷纷扬扬飘落的样子,我也喜欢雪后的大地一片沉寂、一片苍茫……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