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明媚的午后,闲来无事,站在门口看爱人浇灌两棵刚返青的金桔树。三月的风夹带着丝丝微凉穿透暖暖的阳光,轻轻地拂过脸颊,顿感身心俱爽。
  湛蓝的天空像大海倒扣,飘过几朵闲云,如同跃出水面的海豚激起层层雪白的浪花,肆意变换着形态。几只家鸽飞过,恍惚间竟幻化成翱翔于水云间的海鸥。
  浇完金桔树,把桶里剩余的少许水浇在了门口那棵女贞树下。看着树根处刚刚苏醒的小草芽,是杂草还是去年种的太阳花,因太过相似,一时竟傻傻地分不清楚。看着密密麻麻的小草芽,想着前段时间树下还是一堆厚厚的积雪,如今却是嫩绿一片,即兴套改一下白居易的《草》“门前树下草,一岁一枯荣。冬雪盖不净,春风唤其生。”
  打趣完花草芽,走到屋檐下那排用废旧汽车轮胎彩绘的花盆(之前或许是我栽种的花草太过诱人,总会遇到采花大盗,连花带盆拿走。最后没得办法,就用废旧轮胎摞在一起,彩绘成漂亮的大花盆,装上土几十斤重,我自己都搬不动,花花草草终于可以安心地玩耍了,呵呵!)。看到轮胎花盆里,一颗一米多高的石榴树。我与爱人讨论着是否该把它移植回老家?毕竟轮胎里的空间和土壤有限。
  这棵石榴树是两年多前,在房东大娘家取枝扦插的超大石榴品种。也是抱着试试的态度,能活就活,不能活拉倒。当时一共扦插了两棵,分在相邻的两个轮胎里。没想到两年多的时间,它们竟从二十厘米的小枝条,长成了直径近两厘米,株高一米多的小树。去年其中一颗还开了几朵橘红色的花朵,应该是树龄太小,最后小花无疾而终,没能接出果实。其实也没对它抱太大希望,在门前就当个绿化树看着也不错。
  今年又到了石榴树发芽的时候,两颗石榴树一颗长得依旧旺盛,另一颗却已干枯死掉,这棵死去的石榴树还真是人为原因造成的。说来话长,去年差不多也就三四月份,两颗石榴树长势互不相让,今天你长一个叶,明天我冒两个芽,齐头并进不分伯仲。看着它们长得如此旺盛,我仿佛已看到枝桠上挂满了一个个紫红大石榴。
  一天下午,邻居生意不忙,过来闲聊,看着两棵长势旺盛的石榴树说道。
  “两颗一样的多单一,你可以嫁接个别的品种,我那里有无籽石榴,紫石榴,给你嫁接上,一棵树能结好几个品种的果子。”
  据他讲,他对果树嫁接很专业,成活率基本能达到百分之七八十。他家种的石榴树嫁接了两三个品种,就连柿子树也嫁接四个品种。一番长篇大论成功勾起我爱人的好奇心,随即答应下来。起初我是反对的,感觉这样挺好的,本来就是一个稀有大品种了,加之它们长势旺盛,将来长大后可以移植到老家院子里去。如果真是喜欢吃别的品种,可以另外再去扦插几棵。但邻居口中的什锦果树,早已填满她的脑海,最后拗不过她,只能息鼓休战,听其自然。
  就这样几天后,邻居果真拿来了几根石榴树枝条,选了西边那棵相对说比较健壮的石榴树开刀。因在早春他们选择了劈接法,用杀菌后的钢刀,把石榴树的主头去掉,劈开三个枝干,嵌入新品种的枝条,用保鲜膜包扎好,保温加保湿。一切就绪之后,就静待它发芽了。     
  不久之后,三个嫁接的枝条还没有任何动静,倒是削去的主干切面处,又长出了一根嫩嫩的枝条,叶子舒展开来,小心翼翼地吮吸着春天的气息,随风左右轻轻摇摆,像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但好景不长,邻居过来看嫁接的成活情况,首先看到刚长出的这根嫩绿的枝条,二话没说直接用手掰掉了。并告诉我们以后主干不能让它长出枝条来,会影响嫁接枝条的成活率,长出来就要及时劈掉。看着地上那根嫩嫩的枝条,我心里竟泛出丝丝怜悯,感觉它像个被人遗弃的孩子。
  后来石榴树主干像较上了真,一次次地长出新的枝条,一次次被劈掉,反反复复。直至后来,嫁接的三根枝条逐渐长出了小小的嫩叶,但也是那种癞怏怏的,枝叶黄黄且蜷曲着。
  我蹲下来观察它的长势,恍惚间眼前闪过一个画面,一个农村小院,一位年轻的母亲坐在凳子上,一脸疼爱之色地喂养着怀里的孩子,享受着初为人母的快乐。突然闯进一伙强盗,夺过她怀里的孩子丢在一边,毫不顾及她的痛苦,逼迫着她喂养他们带来的孩子。
  这一刻,我感知到这位母亲内心的无助与痛楚。但迫于强盗淫威,她又不得不去照做,当听到自己的孩子被饿地哇哇大哭,她会冒险偷偷喂养他。从而造成奶水不足,导致强盗带来的孩子因吃不饱变得瘦弱。
  直到一天被强盗发现,当着她的面杀掉了她的孩子。这位母亲痛苦万分,心灰意冷,每天精神恍惚地喂养着怀里不属于自己的孩子。母爱的本性没让她放弃怀里的孩子,也在努力地想让自己有足够的奶水喂养他。但内心的悲痛给她的身体带来了很大影响,开始逐渐虚弱……此时此刻,我突然感觉我们也是残忍的,为了一己私欲,强树所难,劈掉它的枝干和杀害孩子的强盗又有什么区别!
  最终,什锦石榴树的愿望也没能实现。嫁接的几根枝条最后都死掉了。就连这棵之前长势健壮的石榴树老桩也枯掉了。看着枯死的石榴树,我看到了那位被抢走孩子的母亲,在失去孩子的痛苦与悲伤中,日渐衰弱,直到死去。离开的一瞬间,她或许还在想念着自己的孩子,或许也曾想过放下芥蒂去喂养怀里本不属于自己的孩子,以缓解丧子之痛,但最后还是没能做到,带着遗憾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或许她在另一个世界已与孩子相遇,再续母子前缘。读到这里仿佛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其实,这棵石榴树用这场人为的灾难,还给我们上了另外一堂课。
  我相信,现如今很多孩子都上着补习班又或者报读了兴趣班。家长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比别人更优秀,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接出更多更好更受人欢迎的果实。说着为了孩子好,为了他们将来能有更多的出路,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其实不外乎有很多父母是为了满足虚荣心,把强迫孩子学来的特长当成炫耀的资本。
  在店里,我经常听到很多客户会讲到,我家孩子美术过了五级,我家孩子舞蹈过了六级,我家孩子钢琴过了四级,我家孩子……是啊!孩子足够优秀,父母脸上也有光。当然这些人也包括我自己,两个孩子也都学着特长。当初报班时,也是想着别人家的孩子都报了,担心他们将来会和别人家孩子相差太远。但之后又有了些许的后悔,本来孩子的周末是休息的时候。我却要把他们再送进艺校,去做所谓的特长深造,甚至从来都不问他们是否愿意去学,只有我想让他们去学,就像我们从没考虑过石榴树的感受,为了理想的什锦石榴树,强行给它嫁接我们认为好的品种。
  看着孩子们在新课堂上自我介绍时。我的爱好是跳舞,我爱好是唱歌,我的爱好是画画,我的……其实我们心里比谁都清楚,或许那不是孩子真正的爱好,只是父母强加给他们的爱好。周末和寒暑假,甚至放学后的那小段时间,一脸疲惫之色的孩子们奔波在辅导班和特长班之间,我竟然看到了那颗枯死的石榴树。 
  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上天赐给我们的一个最优良的特有品种。或是酸的,或是甜,或是巨型,或是袖珍,或是观赏型,或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有自己独特的想法。但部分父母总认为“自古老子就比儿子大,你吃我的,喝我的,就得听我的,我说怎么做就怎么做,我都是为了你好”  
  家长费尽气力地去打压孩子的真实想法,强行给他们灌输自己认为对的,强迫他们放弃了自己与生俱来的优秀品质,去学一些大人们认为优秀的。孩子开始或许也会像石榴树一样,为了自己的梦想,去反驳,去抵抗。但弱小的他们在强大的我们面前显得不值一提,毫无还手之力,但他依旧会反抗直至思想枯萎,破罐子破摔。
  我们身边不乏有很多案例,有些孩子走了歪路,有些孩子选了绝路。他们曾经都是一棵优秀的树苗,每天努力地吸收阳光,养分,为自己的茁壮成长付出努力。他们并不喜欢自己比别人更特殊,也不想成为父母嘴里多才多艺的人,他们有自己的理想与目标,有自己的想法与方向,有自己想要的人生。
  “你又想啥呢?”爱人一句话把我的思绪拉回。
  “哦,我在想这棵死去的石榴树,如果去年没有对它动刀,今年或许长得比那一棵还好。”
  爱人脸上闪过一丝难言之色,或许她也在心疼枯死的石榴树。
  我掰掉干枯的树干,想要把它连根拔起。费了好大力气也没能成功,只好留下了不到十厘米的小树桩,它应该还留恋着那块把它养大的土地。它曾经对生充满了渴望,努力地想活下去,但却因为不可抗拒的外力,最后心灰意冷以死亡告终。
  看着当初插上的那一小截,至今紧紧依偎在干枯的树桩上,像一位瘦弱的母亲,依偎在孩子的胸膛。我轻轻地抚摸着它早已干枯的纹路,恍若看到了未全干的泪痕又或是血渍。此时仿佛一切回到了原点,回到那个只有十厘米裸露在地面的两年前。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万物皆有灵性。一棵枯死的石榴树用自己短暂的一生,启发了我们很多道理,它虽已死去,却在我心田上茁壮成长,硕果累累。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