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天,偶尔刷刷抖音,总见到的是有些人去山间地头寻找野菜。羡慕不已。
  我也是一个山里长大的孩子呀。记得每到春天,总是我们异常兴奋的时候。猪屁股、野葱子、蕨苔、椿芽、刺龙苞……总是在放学之后,或者在星期天。我们手持一把竹刀(削成像小刀一样竹片)挎上一个竹篮,呼朋唤友,奔向山野。“快看,猪屁股,”不知谁一声吆喝,我们纷纷跑过去。圆乎乎的叶儿深褐的颜色,让我们一见就满心欢喜。快来快来,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俯下身来。抢上啦。连泥带根快速抛进篮子里。其实我们哪会认真地撬,只是乱抢一气,只管长得深的壮的下手,对于刚出土的不屑一顾,之后,又向另外的荒坡跑去。于是,春天的饭桌上。又多了一道新鲜下饭的野菜。
  其实。对野菜认知,是我在后来学习中加深了更深的认识。记得鲁迅先生的《藤野先生》中就提到:福建野生着的芦荟,一到北京就请进温室,且美其名曰“龙舌兰”。还有是冰心老奶奶在她的文中提到在她们的家乡有一种野菜叫荠菜,我至今也不知这种野菜究竟是什么一种什么野菜。反正,这种野菜应是存于冰心老奶奶对童年美好的记忆里。而我对野菜更深的认知,是在我读到了红军长征途中的故事时,让我惊诧不已。在红军过草地的时候。其中有一个细节,是红军曾在特殊的时候组织的一个试吃团。因为他们不知道哪一种能吃,有毒与否。野生的植物有毒无毒。走过一地,采来无名的野菜,试吃过后,当确认对人体无害时,他们才会大量采摘。二万五千里的长征,有多少试吃的成员,轻者腹泻不止,重者永眠于雪山草地。看似不起眼的野菜,在革命的征途中却立下多么伟大的功勋!
  哦,野菜!从古至今,在人类的进程史上,留下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
  还记得刚过去前几年。武汉疫情刚开始时,全面封城,而作为经历了大震的四川人,为了感恩,将大量的蔬菜装上卡车,千里驰援武汉,其中就有川人最爱的猪屁股(现在叫折耳根)。送到他们的面前。而武汉的居民却从不未见这种菜,还通过短消息微信。弱弱地问这是什么菜,怎么吃?于是我们川人。又是微信又是短视频,给他们科普,这是什么菜,可以怎么吃。仍有人难以忍受他的味儿,让这些菜烂在他们的仓库里,让川人见了无限感叹唏嘘。
  野菜,要说爱你真不容易。从古至今,从南到北,在中国这片辽阔的土地上,我们知道野菜应数不胜数。在特殊的年代,它就是救命的存在。
  今有人更钟情一种叫羊肚菌的野生菌。其实这种野生菌我从小便知,我们叫它阳雀菌。为什么我对它记忆尤深?那么因为这是一种我们可望而不可即的野菜。每年的春天,母亲总是走到大山深处,用蓝色的围裙兜回这种有着蜂窝眼像收拢的小伞一样的菌类,母亲告诉我们这叫羊雀菌。我们都眼巴巴地看着,都想尝尝它什么味道。而母亲却说,别想,这些是拿来卖钱的。
  只有有时只采了少数几朵时,我们的母亲才会说,今天采得太少了,就把它用来做汤吧。这时候,我们才能有幸够尝尝它的味道。入口,细细咀嚼,真的鲜香味美。这种野生的。你可不要看,母亲说小一斤能卖几十上百块。听到母特殊的念你带,亲的话,我才懂母亲为什么舍不得让我们吃。好在,现在,我的家乡已成功培育出这种菌类,并正名叫羊肚菌。原来只有山野才有这些珍贵的野菜呀,逐渐被大家认知,并深深爱上它。
  现在的我离开大山已久。而每年春天到来的时候。每到逢场天,我总爱去农贸市场转转,一有野菜卖。不论是折耳根啦、蕨菜啦我都会毫不犹豫地会买上一些。或拌,或炒,或炖。总是能美美地下一大碗饭。
  临近清明,我还知道一种叫棉花草的野菜(也不知书上叫什么)。除了棉花草,还有一种是甜艾。这是用来做清明馍的。现在一些小商小贩也有得卖。我每次路过见到时,总是买上一个。边走边吃。
  野菜常常被认为是贫困时代的食物,但对许多老一辈人来说,它们却是与他们共度艰难岁月的伴侣,承载着生活的希望与坚韧。即便现在生活条件改善,许多人仍保留着吃野菜的习惯,并非只是为了怀念过去,更是一种对曾经生活的感恩。
  春天来了,春天来了!让我们呼朋唤友,或带上孩子来一次亲子之旅吧,去田间地头,去山乡荒野,踏青赏花之余,采摘一些野菜,不亦快哉?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