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书的喜好应该源于大鼓书。儿时,偏僻的乡村时常有去村里唱大鼓、说书的,晚上没地去便跟着大人去听大鼓书。
  那说书的,每次来都眉飞眼舞,绘声绘色。把部书说得让人听了一章又一章仍觉不过瘾。很多人,临走还围着说书的,打破砂锅问到底想知道事情的最终结果。可说书的,却笑迷迷地看着大伙不置可否。
  等上小学识了些字,就慢慢学会读些小故事。那时候书店多,实行借书租书。东借西借,饥不择食。不知不觉,竟然痴迷上了武侠书。一本本看了许多,之后就模仿着去练功。先是腿上绑沙袋,想跟燕子李三一般飞檐走壁。接着又对着院子里的树每天打五百拳,成天想着有朝一日能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杀富济贫。有时看书,看着看着上了瘾,不是忘了吃饭就是忘了星期几去上学。
  有次晚上,在煤油灯下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父亲大呵一声,吓得我扔了书本坐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再动。
  原来,父亲母亲不识字,以为我专心致志地在努力学习,便在一边默默守着不敢打扰。谁知,昏暗的煤油灯下看书太吃力。为了看得更快,我不由自主地往前凑了再凑……只听见“吱啦啦……”“唉呀!头发着火了!”父亲眼疾手快,拿手生生地硬胡拉。火灭了,父亲的手却烫得起了血泡。
  晚上是不能再看了,白天不是上学就是帮着干农活。为了尽快看完一本书,星期天在家时,只好早早起来躲进棉柴垛里(棉花棵杆)偷偷看。一直看得头昏脑胀、饥肠咕噜地爬出来,天早黑透了。刚进家,找我找得上火的父亲看见气不打一处来,拎起棍子就想打。我一看,顾不了许多,撒腿就跑。那一晚,就将就着睡在棉柴垛里。虽然饿得难受,可脑子里,还在为霸道的地痞流氓义愤填膺,为受欺凌冤屈的百姓愤愤不平。
  等上了中学总爱逛书摊、书店。每一次,隔着柜台,囊中羞涩的我,眼巴巴地看着书店里琳琅满目的书藉总是垂涎欲滴,恋恋不舍。那时就想:什么时候自己拥有一家书店该多好啊!这样就可以远离世间喧嚣,静下心,在书的海洋里尽情遨游,作一个驾驭文字的弄潮儿。
  可想归想,残酷的现实总是不由选择。那种想看书没书看的窘迫,让人觉得即心酸又无奈。
  于是便去逛旧书地摊,堆着笑脸,不停地和老板套近乎。蹲在无人角落处,装作挑书的翻来翻去全神贯注地看。一次,两次,三次……来多了竟被老板记住了。再来,老板便会热情地打招呼。至于买不买书,他好像不在乎。他常说:“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买不买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来,就是照顾我的生意。不论是谁,只要往这一站,我就真心感谢你。”
  冲着老板这些话,我才厚着脸皮天天抽空去”蹭书”。虽是勉强为自己找到一丁点的理由和借口,可完全靠蹭还是挂不住脸。于是,帮老板搬书,摆书,收书便成了常有的事。一来二去,时间长了,便对他有了更多的了解,老板姓张,上过初中。因为家里穷上不起学才做起了生意。张老板为人和善,天天乐呵呵地忙里忙外。我背地里(没人处)问他:“都是读书人,生意应该好做吧?”他摇摇头,一脸严肃:“天下哪有好做的买卖?你以为来买书的多半爱看书,知识分子,有修养?其实不然。一些人不读书还好,一读书,反而变得刁钻精滑了。你说说,这种人读再多书有啥用?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总有人在书中学了一身本领,成了国之栋梁;却也有人读书升官发财,鱼肉百姓……人呐!不在知识多少,学问多大,地位多高。在于他受到啥书的影响,成了哪种人!”
  听了他说,我时常感叹生活的不易,尽可能地省吃俭用攒些小钱偶尔买上几本照顾他的生意。虽然微不足道,却从他那学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做人道理。以后再读书,便渐渐学会了明察秋毫,辨别是非。哪种书该读,值得读,哪种书浪费时光,不能读,了然心中。不沉醉、不盲拜、不被错误引导。以一种平和,审判眼光去识别一篇文,一本书的灵魂所在。顿时觉得,豁然开朗,收获满满。
  不知受张老板的影响与鼓励,或是心有执念,我后来真的如愿以偿做了一段旧书生意。文学类、易经类、中医类、人物专记、厨房类、红宝书,古藉散本等等……满满的一库房。拉书、卸书、挑书、分类、卖书……忙里忙外。一天下来,整个人累瘫在床。勉强支撑着找本自己喜欢的,刚翻了一页两页,就困倦得睁不开双眼。罢罢罢,既然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无耐只能舍鱼取熊掌。如此这般,看书竟然又成了一种奢望。只能忙中偷闲,随便拿上一本两本,偶尔大致浏览几页,享受一翻读书带来的启迪与乐趣。
  时间久了,自然也有辛酸与烦恼。每天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即便有时尽了最大努力温柔面对,也会遇上:“善者好之不善者恶之”的事。因为在众多的书籍中,新版文学类的书是最最难卖倍受冷落的。很多看似名家的书,在这里却成了大家不屑一顾的“垃圾”,不是卖不掉就是价格太低,让人难以接受。记得有一次,来了个陌生买书的。西装革履,穿着讲究,一看就是有钱的主。那人挑来挑去挑了本《徐志摩诗集》,便问我:“老板,这个多少钱?”
  “五块吧,全新。”生意不好做,就想多拉个客户,我自觉退一步给他打了对折。
  “不行,太贵了。便宜点呗!给一块,卖不?”他开始迷着眼跟我讨价还价。
  “一块太少了,进价就三块,够不上本钱呐!这样吧,认识认识,你给个本钱,可以吧?”明明知道诗集不好卖,还是为他的一块钱不愿妥协。
  “认识我?你这书白送都不亏!不行,就一快!反正你也看不懂,留着没用,不卖我卖谁?我是诗人,会写诗!我可是XX协会会员,有证呢!”他高傲地看着我,一幅满有把握的样。
  几块钱而已,我原本无所谓。赚赔又能怎么样?可我讨厌高高在上,处处拿别人善良当怯懦的人。出于生活的不易,我忍着不争辨,示意他放下书离开就好。
  谁知,那人扔下一枚硬币,拿起书就要走。旁边一位挑书的老先生不乐意了,拦住他打起了抱不平:“老兄,您这就不对了。人家在外也不易,要你个本钱不过分。你是诗人,大作家,更应该知书达理嘛!”
  “是啊,读书人应该有个读书人的样。不起带头榜样作用,最起码做好自己吧?”旁边又一位站出来帮腔。
  这下好了,大伙都过来看热闹。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
  “嘻嘻,还大作家哩!就这作为写东西还不把人毒死?谁读你的东西可算倒了大霉了。”
  “人没做好,写啥文?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不经受,不磨难,叽叽歪歪弄几句,那也叫诗?”
  “文章是标杆,是旗帜,迎风飘扬,应该让人看了不畏艰难,受到启发、鼓舞。”
  “弄几个文字玩玩,瞎显摆个啥?泱泱中华,还缺你这个人才吗?缺的是跟周公(周恩来)一般,有责任,有坦当,有大爱的仁人志士……”
  见这阵势,那人脸红一阵白一阵,站在那里好生尴尬一一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我,我……我只是教教他,让他知道不读书的难处与寒酸!我说的不对吗?这本书对他来说有用吗?他看得懂不?一一不信,你让他背一首,说说咋回事,这本书我给他五十,五十!”众人面前,那人不服输,面红耳赤“力战群雄”。
  “咦一一你这是强词夺理。术业有专攻,人各有所长,有所短。拿己之长比人之短,愈比愈骄啊!”
  “人家一外地的,来这讨生活哪懂得啥诗不诗?你这样为难他,纯粹是欺人太甚!”
  “读书可以明事理,要是越读越混,读再多书管啥用?霍霍人吗?”
  “一切事,熟能生巧,惟手熟尔,没啥大不了。真有能耐,拿十个八个诺贝尔(奖),那才叫人心服口服……”
  大伙你一句我一句如此跟他喋喋不休,已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意。好几次,我耐着性子劝他拿书走人,他却碍于面子不愿走。实在没有办法,我只能好言好语跟他说:“这样吧,大哥,照你说的,今天我班门弄斧,献献丑。就这本书吧!咱论道论道。论道好了,钱不钱无所谓,认识认识,交个朋友,总可以吧?”
  那人听了,不相信似地看着我,仍嘴硬:“好,好,当着大伙的面,你背,背!一首,不,一句就算!我向来说话算数,说给你五十就五十!有一条,你要(是)背不出,必须得退我那一块(钱)。”
  大家面面相觑,不敢说话。“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看来已退无可退。于是,我就跟他背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接着又给他背了《偶然》:“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再背《我等候你》:“我望着户外的昏黄/如同望着将来/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你怎么还不来?”……并对诗的来源,意境,含义,尽数跟他一一道来。周围的人听了,啧喷称赞。还没说完,那人就气得哆哆嗦嗦掏个整五十的,连书一起扔下扭头就走。
  不打不相识。追了好远才追上,五十元钱和书一并还上。“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区区五十元岂能让人心动?只是突然觉得:这么多年的书没有白读,在最最关健的时刻,它不但让我挽回了颜面,更为我换回了尊严。
  第二天,收到了多部鉴名作品,和一些鉴名画作。都是经常来我这买书的作家、书法家、画家。“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没想到,身边还有这么多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真是三生有幸,因为读书,让我在人生路上有幸认识了,许许多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他们的影响鼓励下,我开始重新点燃了读书的热情。从饥不择食到精挑细选,从狼吞虎咽到慢嚼细品,渐渐有了方向,目的。无论多忙,看书成了一天的必修课。特别是心烦气燥时,读些书,心便慢慢平静。回头再以温柔的眼光看待世界,才发现人间如此美好,我们又何必斤斤计较?
  有人说:“读书的目的,不在于取得多大的成就。在于当你被生活打回原形,陷入泥潭,备受折磨时,给你一种内在的力量,让你安静从容的去面对。”想想真是,生活中的跌宕起伏让弱者泪流满面,却让坚强者在磨砺中逐渐成长。只因读好书,行好事,心中才坦坦荡荡,光明磊落;才无所畏惧,忘了伤痛。
  “心中有书,脚下有路。”有书相伴,一步步努力向前。下一站,相信定然会遇上:一个与众不同,超凡脱俗的自己;一个充满希望的黎明!
  3,21草。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1957年,父亲和母亲成家了,那年父亲19岁,母亲17岁。 1957年,母亲因到张家湖来走亲戚被我父亲一眼相中,父亲立马发动攻势上我外公家提亲。其实,在当时我的母亲并不是说过给我父亲当媳妇的...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