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炙烤着大地,热浪在空气中翻滚,仿佛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在这样一个酷热的午后,我戴着斗笠,气喘吁吁地走到黄竹岭后山。远远的,我看见几匹黄色的小马驮着沉重的砖头,艰难地往山上走去。它们的嘴巴不停地喘着粗气,嘴角边甚至口吐白沫。赶马人手中的长鞭不时抽打着马背,清脆的响声在空气中回荡。看着这一幕,我心中不禁涌起一股同情和无奈。
  这是一匹瘦弱的马,它疲惫不堪的样子让我心底深受触动。几匹老马驮着木头超负荷地在大山里艰难前行的画面不时浮现在我脑海里。
  我迅速打电话给师傅,叫马师傅早点赶马下山。
  半小时后,赶马的贵州师傅牵着马有气无力地走到我跟前,毒辣的阳光把他晒得满脸通红。马在阳光下行走着,仿佛深陷在泥淖里。这是一匹老马,毛发略显凌乱,喘着粗气,双眼浑浊,烈日的长久暴晒已让它疲惫不堪。师傅问我可不可以接下来休息几日,马实在太累了。看着师傅乞求的眼神,我顿时有点手足无措,无言以对。因上个月连绵的雨水已经耽误了工期,这个月若再不马不停蹄的加班加点,就真的要误工期了。
  师傅很爱他的这匹马,这匹瘦骨嶙峋的马是赶马师傅的衣食父母,顶着烈日干活的马,突然勾起我的回忆。饥饿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代名词,人们深陷在饥饿的深渊里。母亲为了改善我们的伙食,午后顶着烈日去稻田边的沟渠里抓泥鳅和黄鳝。
  深夜,马疲惫不堪的样子一直浮现在我脑海里。我在床上辗转反侧。那一晚,我做了个梦,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匹老马,驮着重物艰难地行走在山间。
  次日清晨,我跟他调整了工作时间,避开了烈日最炙热的时候。师傅听后满是感激,脸上露出孩子般的微笑。这个微笑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定。我知道,这些工人们为了生活付出了太多,我能做的微不足道,但至少希望能给他们带来一丝清凉。
  每天工作七个小时,每人每天补助八十元,每匹马补助三十元,外加一百斤黑豆,照这个规定先做。
  赶马师傅听了满是感激之情,脸上露出孩子般的微笑。他常年漂泊在外,他的打工收入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他的妻子在老家带着三个正上初中的孩子。
  我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来,把带来的西瓜给工人们切好,叫他们赶紧过来吃西瓜。吃西瓜的间隙,我把风油精,霍香正气水分发到他们每个人手上。
  临走时,我想叮嘱他们不要耽搁工期,但看到他们衣服上因出汗过多而留下的白色汗汁,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夜晚降临,月光洒在大地上,那匹马的影子不时闪现在我脑海里。它静静地站立在夜色中,仿佛在沉思。我想起那条年迈的母狗,它虽然被拴住了一生,但它对这片土地的热爱和忠诚却从未改变。狗和马,虽然生活境遇不同,但它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着生活的意义。
  不远处传来阵阵犬吠声,那是一条年迈的母狗发出的响声,回荡在夜空中,显得苍凉而悠远。瘦骨嶙峋的它每天深夜匍匐在门口的地洞里,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咆哮起来。狗在村子里生活了一辈子,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它从未远离过这个村庄。我想一条被铁链拴住的狗看着在尘土飞扬的马路上飞奔的马时,它的心底或多或少会激荡起一丝涟漪。
  清晨的曙光洒满大地,我驱车来到另一个工地。工人们早已开始忙碌起来,他们的衣服被汗水浸透,但脸上却洋溢着满足的微笑。这一刻,我深深地感受到了生活的美好和坚韧。这些工人们虽然生活艰辛,但他们从未放弃过对生活的热爱和追求。
  我站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落下来,地上留下一片片树叶的影子。
  树叶还沾染着晨露,很快它们被毒辣的阳光炙烤得蜷缩起来,叶子周边一圈淡黄,像被火焰炙烤过。
  我不敢走近工人,只敢远远地看着,在这高温频繁的季节,我最担心哪个工人向我提出放假的事。
  烈日当空,走在黄土飞扬的工地上,脚下都是热的,仿佛还能闻到胶鞋融化后的刺鼻味道。
  对于从空调房内钻岀来的我来说,这无疑是一种煎熬。风好像刚刚从太阳的禁锢下溜走,携着阵阵热浪扑面而来,漫天的飞尘在半空中飞舞。
  不远处,只见一个男工光着膀子,皮肤被日晒得像木炭,在阳光的映射下闪闪发光,他正在用斗车拖水泥。工地上所有人的皮肤变成了黝黑色。
  我说这几天下午就别作业了,不然他们肯定会有人中暑的。
  不料带班师傅吱吱唔唔。他说干半天休息半天工人会不愿意,他们是岀来挣钱的,苦点累点没关系。带班师傅的话在我心底有一种怜悯的感觉。我当场表态说做半天按全天工资结算。这位带班师傅大声地对正在干活的工人们喊道:各位师傅,颜总说我们从今天起干半天记一天工时。
  话音刚落,工地上的师傅们黝黑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他们迅速脱下手套都用力地鼓起掌来。
  在这个酷热的夏天,我看到了生活的艰辛和美好。那些默默付出的工人们让我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为他们带来一丝帮助和温暖。让我们一起在生活的道路上坚定前行吧!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1957年,父亲和母亲成家了,那年父亲19岁,母亲17岁。 1957年,母亲因到张家湖来走亲戚被我父亲一眼相中,父亲立马发动攻势上我外公家提亲。其实,在当时我的母亲并不是说过给我父亲当媳妇的...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