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望过去,连绵的山峰,是墨绿色的,山边有云雾缭绕。走到近处看,山却是依稀的绿,有裸露的黄土,还有些许的积雪。
  祁连山季节不分明,春不像春,夏不像夏,六月还要下大雪,让人称奇。车子在山中穿行,一会儿下到谷底。谷底温润,碧绿一片;一会儿爬上海拔四五千米的山顶,空气稀薄,寒冷,还有雪花在飘舞,我们都穿上了羽绒服。
  就这样,车子在山中迂回前行,翻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峰,两个多小时,才驶出大山,停在了一片平地上。这里绿照完相色植被丰裕,草地辽阔,有潺潺的流水,牛羊在草地上悠闲地吃草,一幅高原离开独有的草原风光。
  这幅唯美的画面,滋润心,扉,又似曾相识。我有点恍惚,恍若又回到了梦里。手拽着那苍穹下,连绵的山峰,一望无际的草地,是多么的辽阔与壮美,美的让人窒息。原来,我在梦中多次见过它。祁连大草原,是我多年的向往。
  祁连大草原,位于祁连山和焉支山的一处盆地,焉支山又叫胭脂山,燕支山等,是祁连山的一个支脉。祁连山在匈奴语中,意为“天之山”。如今匈奴的后裔,又称祁连山为“腾格里大坂”,还是“天之山”的意思。其实,早在唐朝,诗仙李白就在《关山月》中写了:“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这个天山,也是指祁连山。
  车子继续前行,经过扁都口,一直开到了广袤的草原上。这片草原上,坐落着白色的蒙古包,拉着五彩的经幡,人们穿着藏袍,有马儿在奔跑。
  蓝天,草地,蒙古包,还有奔驰的骏马,这是我最喜欢的草原美景。这里是个休闲娱乐俱乐部,吃喝玩一条龙,穿藏袍、骑马、射箭,还能到农家乐品尝美食。
  除了吃饭,其余都是团里给的福利。骑到马背上,在草原上驰骋,多么潇洒,多么威风,又多么英姿飒爽,也是我多年来梦寐以求的。可现在年龄大了,腿脚也不灵便了,我不敢骑马,怕万一从马背上掉下来怎么办?我只有艳羡的份。
  团里的小妹说,大姐啊,骑马是团里给的福利,不骑多可惜啊!我不敢骑,福利不福利的,我也无所谓。看我坚持不骑,小妹又说了,你想想,如果不是到这里来,你就是想掏钱骑马,也不一定能找到地方啊!这话没错。错过这个村,也许,再也找不到这个店了。要不然豁出去骑一次?我有点心动了,豁出去就豁出去,谁怕谁啊?去体验一下,也未尝不可,这辈子也许就这一次了。
  牵马人扶着我,我战战兢兢地骑到了马背上,慢慢坐稳,手牢牢地抓住马背上的扶手,一动也不敢动了。
  藏族老乡牵着马,向草原走去。马儿撒开四蹄,打着响鼻儿,嘚嘚地走着,我随着马蹄的起落,也在马背上起伏着。
  马被人牵着,在草地上慢悠悠地行走,像在散步,我也不那么恐惧了。骑在马背上,我身子不敢动,就慢慢转动着脖子,四处眺望起来,右边是白色的蒙古包,有人在进出着,远处的山峰,就是祁连山;前方的绿色山坡下,有三三两两的藏族人在拍照,他们叽叽喳喳,南腔北调的,却说得都是汉语,是穿着藏袍的游人。左边绿茵茵的草地,无边无际,远处是连绵起伏的群山,还是祁连山。
  这块广袤的草原,牧草丰茂,四季分明,据说曾是匈奴王的牧场,也是元代蒙古王阔端汗的牧地。
  我们骑着马,在草原上转了一小圈,大约二十分钟,就回到了原地,感觉还没过瘾,骑马就结束了。
  从马背上下来,我们走进一座蒙古包,里面挤满了人,大多是女人,都在手忙脚乱地试穿藏袍。藏袍挂在衣架上,有蓝色的,粉色的,花色的,条状的等,各式各样的,让人眼花缭乱。可人太多了,我根本挤不到跟前儿,就走到门外等。这时,几位穿着藏袍的游人走了出来,猛一看像藏族人,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肤色白一些。他们瞅瞅自己的衣服,又看看同伴的衣服,就相互调侃起来,这个说,哇塞,你多么像个王爷,来来来,给王爷请安!说着就拱手;那个说,你看,你看,她多么像个卓玛,美丽的卓玛。哈哈哈哈!他们说笑着向草原走去了。我转身走进蒙古包,走到藏袍前,左挑右选,选来选去,都挑花眼了,才选了件深蓝色的藏袍,一顶带红穗的帽子。
  这件纯色藏袍,是斜襟的,看着纯净,不花里胡哨。再一个,就是颜色深,线条流畅,显得人瘦。可我人高马大,感觉衣服有点小。等我穿到身上,别处都还合适,就是斜襟胸前的扣子扣不上。
  扣子扣不住,我就用手拽着,走出蒙古包,来到了草原上,兴奋地加入到了拍照的队伍中。我先拍了几张个人的,再和朋友合拍,最后与大家合拍。穿着藏袍,俨然一个藏族女,站在大草原上,极具民族风味,可所有的照片中,我右手都在右胸前。
  拍完了照,我们大小八个人排队去射箭,我拽着扣子,走在最前面,像个头领,其余的都跟在身后。这个场景,被团里一位小姐姐录了下来。
  过后,有朋友在我的视频号中看到了,对我说,你右手放在胸前,显得优雅,又显得雍容华贵,像个吐司夫人。
  我听罢,忍不住大笑起来,笑的弯了腰,捂着肚子告诉她,右手是在拽扣子,怕走光露馅了。她瞪着眼说,看不出来啊!我后悔极了,看不出来多好,我干嘛要说呢。
  射箭的人很多,我们排队等候。射手三个一组,拿着弓站在桌前,旁边的工作人员教他们拉开弓,把箭挂在弓弦上,再对着不远处的靶子射。拉弓远射的动作威武,像极了射手。不过,大部分人都把箭射偏了,落在了靶心周围的草地上,射在靶心上的箭寥寥无几。射手们放下弓,一个脸色黢黑,步履蹒跚的老伯,走到草地上弯腰拾起箭,再慢吞吞地走回来放到桌上,给下一组用。
  大约等了二十分钟,终于轮到了我们。一个人十支箭,我去拿弓,竟然一下没拿起来,挺沉的。我用力把它拿起来,勉强立在桌子上,然后去拉弓,却怎么也拉不开。工作人员过来帮我拉开,又把箭挂上,示意我可以射击了。我向后用力拉满弦,瞄准靶心,猛得一松手,箭嗖的一声射了出去,却倒在了靶子外的草地上。明明瞄准了,怎么射偏了?射第二箭时,我瞄了又瞄,确定准确无误时,才射出去,还是偏在了一边,第三箭,我更加专注地瞄准,还是射偏了。十支箭射完了,没有一支射在靶心上,我沮丧地低下头。射箭不但要有气力,要有眼力,还得要有定力。神箭手,不是那么容易炼就的。
  离开草原,车子沿着一条大路行驶,两边是绿色植物,后面是大山,当然是祁连山。忽然,前方出现了一片黄,有人喊,油菜花!油菜花!师傅停车,停车!司机说,哎呦,这么小一片,有什么好看的?前面好看的多得是。让我们看一下,就一下下。在炎热的夏季,还能看到油菜花,对我们来说是兴奋的,也是稀罕的。古城三个月前,油菜花就凋谢了!在大伙的央求下,司机停了车,我们跑到油菜花旁,举起手机就拍,过了十多分钟才上车。
  车子继续向前,果不其然,油菜花不断地映入眼帘,而且,越向前走,油菜花的面积越大,也越加金黄。湛蓝的天,白色的云,逶迤的群山,绿色的树木,黄灿灿的油菜花。这种辽阔的壮美,直抵心底,让人陶醉,令人眩晕。
  大伙哇哇地惊叹声,一声高过一声,司机师傅也像听不见似的,一直向前开,直到路边成为了金黄色的海洋,我们在金黄色中穿行时,车子才戛然而止。司机师傅说,门源到了,去看油菜花吧!
  大家欢呼着跳下车,撒开丫子向花海冲去。油菜花在阳光下,闪着金光,站在花海中,嗅着四溢的花香,听着蜜蜂的嗡嗡声,看着蝴蝶的飞舞,美哉,快哉,乐哉,已忘乎所以。
  原先,门源也叫金色门源,是北方小油菜种植基地,每年七月,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漫山遍野一片金黄,它的中部有“金盆地”之称,想想都美。小油菜作为农作物,提高了当地农民的收入,使他们走上致富的道路。如今,每年夏季,油菜花成为了观赏物,吸引了众多的游人,门源也成了我国最美的油菜花花海,著名的油菜花观赏地。
  我喜欢油菜花,对它情有独钟,每年初春,都在为观赏油菜花而奔走,这些年来,也见过不少的油菜花,婺源的,汉中的,建德的,甘南的,等等,可从未见过这么壮观,这么美丽的油菜花花海。
  不到大西北,不知道祖国的辽阔与苍茫,不到祁连山,想象不到高原草原那摄人心魄的美。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