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要去山里架桥,因为一场暴雨,通向北片的桥被冲塌了。
  一听说要去山里住,别人倒是没觉得什么,我可是开心极了,说:“爸爸,我和你一起去住山里,反正我现在放暑假了。”
  母亲也说:“你先去,我随后就到,桥不通,但是早班车却通到山里呢,我可以坐车去工作,你上学了,也可以坐车去上学,每天一早一晚,都有客车的,我们可以住在城里,也可以去山林里住的。”
  “哦,那可太好了,我们能在山里住一段时间了。”我真是开心极啦,也不知为什么,我就是喜欢山里,喜欢树林,喜欢大河。这下好了,能住一段时间了,母亲说就当是去山里体验生活吧,陪着你老爸,一起住一住山林,过一下山里人生活,蛮好的。
  我知道母亲比我更喜欢山里,母亲不是为了去工作,会宁愿一辈子住在山里的。因为母亲喜欢山里的野菜野花,喜欢河里的鱼虾,也喜欢河岸那些荒地,可以开垦起来种蔬菜和粮食作物。母亲闲不住的,一直都喜欢种庄稼。
  很早我和父亲母亲走在山路上,母亲是来送我和父亲的,也是认一认路,看看我山里的家。
  走了一段山路,看见一条大河蜿蜒曲折地流淌着,哗哗的河水异常凶猛,从前清澈的河水,被山上冲下来的泥土沙石,变得异常浑浊起来,声势浩大的河水,不断翻滚着浑浊的波浪,向东流淌。
  河水暴涨,周围的花草都被河水淹没了,还有很大一片片庄稼也被淹没了。不禁在想,今年的雨水真大,我还从来没见过河水这样暴涨过呢。
  走上一段路,我就问着:“爸爸,我们住在哪里呀?那地好吗?”
  父亲说“那地可是太好了,你一定会喜欢上的。”然后,父亲就为我指着前行的方向,说转过几个弯,就到了。
  我按着父亲说得,转着弯儿,也不知几个弯了,抬头看见,远远的一个满是花的山墙下有几间小草屋子,现在绿树蓊郁的山间,倒是显得格外温馨,好有特色呀,不禁大声喊着:“哇,好美呀,看,那小屋子,快看呀,爸爸妈妈,那山墙上开的什么花儿?”红彤彤的一片,在一抹绿色盈盈的光线里,如此耀眼如此茂盛。
  母亲说那肯定是凌霄花,因为只有凌霄才这么鲜艳,也只有凌霄才这样生命旺盛。我们家的院门口也中种植着几株凌霄花的,也很茂盛的,但是并没有这一家凌霄生长得这么旺盛的,居然爬上了山墙,把个一面山墙覆盖得看不出来什么样子了。
  父亲眯着眼笑着,说:“这花儿可是一个像你差不多大的叫明明的小女孩亲手种的,是她和爷爷要我帮他们看着家呢。”
  原来,这山林间有着凌霄花山墙的小屋子,是明明和爷爷一起住的,他们去城里看病去了。因为父亲经常进山,和他们已经很熟悉了,恰好听说父亲要来山林间建桥,就把屋子托付给了父亲。
  父亲还说:“老金说,他不回来,不许走呢,要一定等着他和明明回来。”
  “老金?就是我们认识种草药的老金吗?”
  原来母亲也认识,母亲和父亲说着老金,说他一直住在山里种草药,养育着小女孩,小女孩叫明明。
  母亲从前见过他,自从去城里上班,就很少进山,也很少再见到老金,只是听父亲经常提起过老金的一些事情。
  
  二
  父亲说架桥得有住处的,临时盖了简易房的,但是,他更喜欢住在这里,也是为了给老金爷爷看好他的家。
  我住进爬满凌霄花的山墙下的小屋子里,开始与父亲的架桥生活。别说我还真是喜欢这个家,也喜欢这个小屋子,更是喜欢那一片开满凌霄花的山墙。
  我每天,也是闲不下来的,父亲去工作,我就在家里忙着读书写作业,经常地去山上采回来好多的山花,再就是去河边,采野菜采野花。
  看着开满凌霄的山墙,我就想从这一朵朵凌霄花里寻出那个叫明明的女孩儿的身影,因为常常有人路过,就会喊我:明明,是明明吗?啥时回来的?
  还有人会问:明明,你的眼睛好了?能看见凌霄花了,真好呀。我这才知道,原来明明的眼睛不好,老金爷爷他们去大城市的医院,是给明明去治疗眼睛去了。
  听到有人叫我明明,我总是解释说我不是明明,我叫薇薇,可是偏偏有人会一再弄错。我就问父亲难道我真的和那个叫明明的很像吗?
  父亲说:小女孩儿,都很漂亮,何况你也是烂漫天真的样子,关键是都住在凌霄花盛开的山墙下的小屋子里。人们认定了凌霄花上墙下小屋子里住着的明明,你才来,当然会弄错呀。
  嗯,父亲说得有道理,因为凌霄花的小屋子里,住过一个小女孩,人们一直有了印象,才误把我当成了明明,说不定,以后,我走了,明明回来住了,说不定,路过凌霄花墙下的人还会把明明当成我呢。
  明明,虽然我没有见过,但是,她一定很可爱,我越来越喜欢她,很想见到她呢。父亲说,很快会的,明明医好了眼睛,说不定哪一天,老金爷爷就带她回来了。
  有时候,在盛开花朵的山墙下,我边歌唱边跳舞,有时候就大声背诗词:“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一天,我看见有许多的书上没有文字,而是一些点点或是凸凸的排列,很是奇怪,就去问父亲这是什么书呀?好生奇怪呢,父亲说那是盲文。可能就是小女孩明明读过的。哦,我竟然一个也看不懂的,父亲说:盲人是用来摸的,明眼人看也看不明白的。
  闭上眼睛一摸,还真是有那么点意思,想想盲人多不易呀,我们相对来讲真是太幸福了。我说出我的想法,父亲也笑着说:是呀,知足就会快乐,可是往往有些人不知足,所以他们从来就不知道快乐,也从来没有快乐过,生在人世间,你说遗憾不遗憾,可惜不可惜?
  “嗯,太遗憾,也太可惜。”我点头说着,微微含笑,心里感激父亲,有这样乐观的父亲,我真是福气呢,从小我就很快乐,也很开心,生活得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烂漫天真。
  经常得有人路过,进来坐坐,看看,夸奖小院子更加整齐更加美丽了,因为花儿越来越多,各种蔬菜也种得多了,还有就是一缕缕茶烟升起,炊烟也袅袅升起饭菜的香气总是缠绵在花香草香里。因为母亲下班只要不加班就会赶回来做晚饭,父亲不忙也争着下厨去做饭,我呢,想吃什么就会告诉母亲要她从下班的县城里带回来,要父亲给我制作出美食来。父亲厨艺相当好的,什么样的面食也会做,什么花卷油卷馒头,包子,油饼,酥饼都会做,包饺子不在话下,还会炒各种菜肴,尤其是炖鱼,那是相当美味的。
  慢慢的人们熟悉了我,也熟悉了凌霄山墙下的新的一家,人们总是羡慕地说:薇薇比明明要幸福呢,而且,很幸福很幸福嘞。
  因为薇薇有爸爸妈妈,明明虽然也很幸福,却缺少一个妈妈嘞。并且,薇薇有一双很明亮的大眼睛,这是明明最想要的,却没有的。
  我这才知道,原来明明是一个弃婴,是她的父亲,也就是一个常年在山里种植草药的孤独老金爷爷在大河边上捡到的。老金一直没有成家,从外地来的,来了就住在山林里,先是跟别人打工,除草薅苗打农药也割草收草药看管牲口。
  因为户口一直落不下,没有村庄肯接受他,后来他就住在山林里,再后来也就将户口落在了山林边的村庄里,依然住在山里,他也没再回村去。
  
  三
  一位从前总是来老金爷爷屋子里来的穆叔和梨花婶,经常来小院子坐坐,母亲在家时就和母亲聊天,从中说起老金爷爷,就会说:“老金很抠门的,自己什么也舍得买,连最喜欢喝的酒也戒了,烟也不吸一口了,就差没把脖子扎起来了,节约每一分钱,用来给明明治眼睛,送明明去城里读盲人学校。”
  其实,谁都知道明明的眼睛不好医治的,因为那是天生的,一下生就看不见,不好治的。可是,谁也不愿意扫了老金的兴,想不到有一天老金竟然带着明明真的去医眼睛去了。
  当我知道了明明医眼睛去了,就更加盼望她能回来,快快回来,看到她一双明亮的眼睛,看到她和老金爷爷开心地生活在凌霄花山墙下的小草屋子里,和我一起玩耍,一起去上学读书,都好呀。当我看到又一次凌霄花开时,桥已经架好了,父亲也要去新的地方架桥去了。
  父亲却很神秘地说,明天要去接人,大概几天才回来呢,让母亲在这里陪着我住几天。我问是谁呀?父亲故意给我卖关子,说见了就知道了。第二天,我和母亲把东西整理好,一些东西该留下的就留下了,因为屋子空下来一定会有人住的,一些简单家用的锅碗瓢盆的,就不带回家了,小屋子原来的东西都放置在一间闲置的西屋里,那是明明和她老金父亲的东西。
  我又想起了明明,看来等不到她了,有些失望,母亲却说:等等看呀,说不定会等到他,也说不定你和她会成为好伙伴的。
  第三天的傍晚,当晚霞映红了凌霄花山墙时,父亲回来了。
  同时,一个小女儿,也跟着父亲一起回来了。她很熟悉地走进屋子里,又很熟悉地走出来,好似这里的一切她都很熟悉,父亲却说她的视力很弱。只能看到一点点光亮,什么都是模糊的。我突然想起明明,不由得试着喊了一句:明明,明明——
  她听到很兴奋,说:我是,我是,你是薇薇吧?我听叔叔说了你的。
  两个女孩同时站在凌霄花山墙下小屋子的庭院里,拥抱着在一起,快乐地微笑着。突然,我看看明明看看父亲,很疑惑地想问问:可是,老金爷爷呢?父亲看出了我的意思,就连连向我摇摇手,示意我不要去问。
  后来,我才知道,老金爷爷为了给明明治病,去了好多医院,大小医院都去过了,最后省城的一家医院才愿意给明明治疗,但是也没有很大把握,最后在老金爷爷要求下,总算是给明明动了手术,术后,明明眼睛看上去好似明亮了许多,比从前看上去好看多了,也明亮多了,但是视力却很弱的,这也是最好的效果了。老金爷爷为了明明这么一丝光亮真是费劲周折也花尽了最后一个铜板。
  就在医病的途中,在过马路时,明明视力太弱,并没有看清穿行的车辆,被迎面的车辆刹车声和喇叭声,吓得不知所措,左右躲闪不及。老金爷爷不顾一切,把明明推开,而自己却被卷进了车底……
  老金爷爷没抢救过来,他临终只是对明明说:“明明,不要难过,不要哭,哭坏了眼睛,回去吧,凌霄花墙下的家里,有人等着你的。”
  明明的事传回村子里,村书记转告了父亲老金临终的话语,父亲和母亲当即就明白了老金的用意,于是,父亲母亲决定,收养明明。村里人也觉得很合适,因为母亲很喜欢女孩,我家里就我一个女孩子,哥哥大了,在外地读书。父母亲故意给我一个惊喜,没有考诉我。
  母亲牵着明明的手说:“明明比你大几个月呢,叫姐姐吧。”
  我猛然懂了,我说:“姐,咱们回家吧。”
  母亲看着我,说:“我和你爸爸故意没告诉你,就知道你也会很高兴的。”
  “嗯,多了个姐姐,能不高兴吗?”
  明明说:“虽然回家好,可是,我还是喜欢住在这里。”
  母亲说:“以后,每年等你们放了暑假,我来陪着你们就来住一段时间,现在都回家回村子里去,好好读书咋样。”
  “嗯,好,听妈妈的。”
  明明也说:“嗯,听妈妈的。”
  我说:“姐姐,就怕以后,妈妈会偏心你呢。”
  “哦,妈妈,我努力让您偏心我。可是,我怕做不好。”
  “孩子,到妈妈身边来,慢慢的,你会喜欢你的妹妹你的哥哥你的家,还有你的爸爸妈妈的。”
  母亲一边搂着明明一边搂着我,父亲站在我们身后,我们一家人站在就要离开的凌霄花盛开的山墙下的小屋前,微微含笑,笑得如一山墙的凌霄花般温暖……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