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李白《劳劳亭》)今年的气候更懂离别意,春来了,却迟迟步履缓,草不萌芽,柳不飘青。但胶东半岛之天鹅湖依然上演着离别的戏,几万只大天鹅,不待春风骀荡,便振翅作别。
  振翅别东风,我作一缕东风为送行。
  送几颗米粒,礼轻;投一缕送别的目光,情淡;我吟一曲离别的歌,明知一曲会带泪出,我也要唱,莫断弦。
  大天鹅,于我心中,永远是痴情万种的游子。
  忍闻游子离歌,也要目送征鸿远影。
  3月5日。惊蛰。
  “初惊蛰。鹁鸠鸣怒,绿杨风急。”(范成大《秦楼月》)却在天鹅湖,不见鹁鸪,鸠鸟无影,杨柳岸边,风和波静,惊蛰啊,还是惊了大天鹅的心。
  晚上一梦,天鹅嘎嘎,也惊醒了我。驱车半小时,匆匆岸边踏歌。天鹅装饰了我一个冬天,我不能不目送她的飞归。
  忙着给大天鹅喂着最后一顿餐的大姐说,为什么这么晚!没听说“一日三秋”?原来几万只天鹅就在昨日集群而飞,告别了天鹅湖。
  恰巧。自南10里之遥的烟墩角大天鹅冬栖地起飞的千余只排阵巡飞于天鹅湖海空。天空布满,鸿影照海,振翅低掠,悠悠翼翅,轻婉缥缈,再低点,嘎嘎声鸣,问候尚在湖中的鹅,湖中的鹅,“曲项向天歌”,似懂得这是离歌,声含凄切,但万里征途,凄切不能助阵,不能伴飞,瞬间,音调陡转,咯咯欢快。我频频向鹅挥手,我用自己的方式为之送别。送别的凄楚,我沉在心底,做一个跳跃的姿势,学天鹅跳离水面,恨不能随行,天鹅懂我,有空中侧目者,也洒一行泪,不是雨,是春风。她应该认出了我,我是一而再,再而三来观鹅的人,怎么能不相识呢。
  湖上,有迟滞的大天鹅几千,留下与我作别。东曦驾升,湖光潋滟,波波点点,金光浮跃,春天的晨阳格外明,十分媚,穿插于鹅群的缝隙,游戏着,调皮着,以光为拂尘,柔柔地抚摸,轻轻地垂问,生怕惊动了天鹅。晨曦不知送别,每日相顾,晨曦不知今天的湖面少了数万只?
  今年的气温对于人来说,特别低迷,对于天鹅来说,不想再贪人类一缕春。据说,天鹅在摄氏零下5度之前,就相当于收到“北上”的信号。是啊,岸边的白雪成了我昨天的记忆,雪融了,天鹅眼中没有了银装素裹的岸堤和海阁,这无意中也传递了告别的意思。长堤拦得住一湖水,挡不住天鹅的翅膀;白雪跟天鹅捉了个迷藏,天鹅就当真了?我迁怒于长堤白雪。
  
  二
  为何别我而去?我问喂食的大姐。大姐说,天鹅也怕离别苦,最近几日,都在凌晨三点就嘎嘎鸣叫,拔水而起,你要送别最后一批,就在海阁住下,海阁剩下的都是摄影人,他们是送别的人。我不同意这个说法。摄影送别?这哪里是送别的最好方式,最好是“踏歌”,李白就这样。“忽闻岸上踏歌声”,我也仿效,嗷嗷对空吟,却无天鹅飞过,马上闭声,生怕一歌未尽,天鹅闻声而起。
  三点?大大的凌晨啊。天鹅亦游子,趁早无别离之苦,她懂得,恋恋不舍是一个痛苦的词。“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温庭钧《商山早行》)游子做客,远征在此时。大天鹅更早。哦,好在有一轮月,鸡声不闻,没有什么。人在板桥,而天鹅要飞过荣成至大连的渤海一湾,千里之遥,真想为天鹅在渤海架设一桥。
  我懂得游子情。春节刚刚过,外出打工的人,已经背囊负箧,奔赴高铁站,一顿饺子,告别了父母,踏上了孤鸿之旅。年前遇到老家人宝齐,就说初三出发。趁春早,赶上几个开工加班,可以挣双倍的工钱。他是最先振翅的征鸿啊。荣成三十年倾力环保,让这个地方成为大天鹅的“冬宫”,改革开放四十年,让我的村人也可以有“南桥早行”(我老家村子叫“南桥”)的发生。南桥有霜,也是闪亮。他和天鹅不同的是,天鹅北飞,他南下。北冷南暖,我为天鹅担忧起来。
  热身。这不仅是运动员专有的方式,此时,大天鹅正在忙着热身。天鹅湖外有池塘曰“西沽”,几个篮球场大小,塘岸芦苇摇风,在塘里撒下一波波的涟漪,天鹅有的忙着啄波闲趣,有的抓紧时间交颈相顾,在起飞前温存最后的一刻。突然,双翅展开,迅速击拍,施展轻功,将塘水犁出一道波痕,十米,三十米,翅膀击水,长颈向上,跃起水面,绕塘三匝,又冲进了天鹅湖。有的绕塘盘旋,来几个俯冲,重复着相同的动作。天鹅练飞,大约半月,休闲了一冬的翅膀,得到了锻炼,柔中有刚,摆可静滞,驾风而飘而旋,柔姿惊光,香翰联翩,充沛的体能,何惧万里迢迢。面对此情此景,我想,人类为何与动物那么相亲相近,并非是人类从动物的身上找到共同点,而是动物教会了人类,所以,在性情里,就有一种尊崇的意识。热身的意义,不仅仅是促使兴奋,更有一种“预则立不预则废”的哲学含义。
  相比天鹅,我愿为丑小鸭。那些依偎在天鹅群中的异色鸭雁,也懂离别情趣。几次观鹅,只道黑鸭来沾仙子的光。错了。我仔细辨认,原来天鹅拥有这么多故乡的友鸟,灰鹤浅舞,鸳鸯膜拜,黑雁轻吟,红嘴鸭来给水塘点上一抹红。
  在我们的眼中,大天鹅是圣洁高傲的,是尤物,是天使,是仙子,常常视鸟儿为陪衬,其实,这种宾主之分在鸟界是不存在的。送别一程,是温暖的力量。我想起最近一个报道,山西某地一个县委书记离任,万人送别,可谓箪食壶浆。我想这样的场面,可遇而不可求,情分使然。世间,不仅诗人懂得送别,百姓更懂。
  我做过教师,对《最后一课》感触很深。大天鹅的“最后一课”,是练翅,他们的告别,是让翅膀挂载着乡愁,明年的冬天,他们会让乡愁带着她们回归。所以,这一课,具有的意义是温暖的,而小弗郎士则是带着追悔的心情,是在法语世界里告别,失却的爱国的可能。
  相比我站在岸边为天鹅送行,那些钓鱼人的心思更缜密。数竿垂纶抛至塘中,天鹅不惊。天鹅聚集时,不见钓鱼人,他们要把水下的鱼儿留给天鹅,此时,他们也是做个摆设,引鱼儿上浮,让天鹅再餐一顿鱼鲜。钓鱼人不在于钓,就是钓一个寂寞,也得闲趣,这是钓鱼人追求的境界,而天鹅湖畔钓鱼人,则更具风情,以钓送天鹅,天鹅懂得。
  此时我多么希望寒风骤起,让春的脚步停滞在湖外,让天鹅不知此时为春季,依然贪婪着“冬宫”。
  
  三
  真想吟一首诗,却不能。太多的疑惑,让我把诗变成了问答。
  我:“每年有留下来的吗?”
  喂食的人说:“老弱病残者。”
  我:“谁收留?”
  喂食的人说:“我想抱回家,却怕她孤独。”
  浩荡的芦苇丛中?高耸的海草海阁?举目为天鹅寻找疗养栖息地。
  喂食的人说:“天鹅保护协会的人在守护。”
  我:“仙子双双,未病的鹅怎么办?”
  喂食的人说:“陪床。”
  李清照丈夫不在身边,叹息“那堪永夜,明月空床”,面对天鹅,会心生妒忌。
  喂食的人好像感觉到我的悲伤,便说:“剩下的也可能是迟飞来的那一批,还没玩够呢,浓浓的乡愁谁舍得!”
  遇到一个真正懂得天鹅的人,看似是简单的问答,却富含诗意,原本觉得“乡愁”是一个文学上的名词,居然在这种场合,用得精当至极。如果不是乡愁,明年近冬为何还要归来呢?所有的因果都绕不开乡愁。
  喂食的人劝我,我们还是把天鹅起飞当一幅画,观赏最好趁晨曦初出来。曦光染醉一湖色,一行行天鹅,画在空中,就像一个梦,梦中仙子,空中叶舟,悠哉飘也……
  我找到了活在神话里的感觉了。突然觉得,“精卫填海”不算神话,这个故事带给我的是勤奋与坚持的启迪,没有半点飘忽安逸的读感。
  冬雪时我走进天鹅湖北岸的海草海阁庭院,游客住满,窗前架摄像机,今天再逛一圈,那些摄影人在收起照相机准备离开。他们的脸上带着不舍的神情,我问他们是不是要追着天鹅北上?更失落,无从追。游客摊手无奈。
  天鹅,在荣成的千里海岸线上,岸驻湾泊,庞大的乡愁体系,让冬生活刻上了天鹅的影子,西霞口隆霞湖,石岛桃园神龟湾,爱莲湾,樱花湖,烟墩角,金龄,车祝沟……我也羡慕那些住在这些湾畔的人,推窗天鹅有影入,闭户犹闻嘎嘎声。我的一个朋友炫耀说,写一篇文章,要配图,手机朝窗外一拍,马上置于纸上,有人不解,问图文不对,朋友解释,在他的世界,到处都是天鹅的影子。
  天鹅,早就将乡愁刻在沿岸的村落上,很多村名,都带着一个“鹅”字,东公鹅咀,西公鹅咀;南鹅岛,北鹅岛,中鹅岛,……有趣的是这些岛村的“鹅”字几经变化,明朝倭寇侵扰,叫“南倭岛”,后收归村民,改“南我岛”,如今,人们喜欢写成“南鹅岛”。他们是要让鹅驻留岛村,不再离别。
  野生动物与人的距离是一个社会的文明公德指标之一。这种公德的基础就是乡愁。
  
  四
  大天鹅离开,“知向谁边”?我写作前,刚刚开车去樱花湖,不见一只,野鸭和野雁近水一片,还在痴痴地等。我无法对这般痴情说三道四,只想告诉它们,“终有一别”。见时难别亦难,我也知道一个“再见”又是一年。
  我熟知大天鹅的飞行路线,要在辽宁的北票市白石水库暂歇,要经过锡林郭勒,最终抵达西伯利亚的贝加尔湖。古人叹息——离情万斛,无处落征鸿?四月,等我,在锡林郭勒,我一定去。我与天鹅有约,不知天鹅是否答应我?
  无法回避的是离别,不能挽留的人,不能滞留的鸟,不能握住的时光,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吟留别”,以诗意的情怀,面对离殇别绪。
  再见,大天鹅!但这个“再见”,却是有期可待。在下一个冬季……
  
  作于2024年3月7日,2024年3月23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

近几年到温江七八次,曾两次游历金马河畔看花草风景,却不知道金马河畔还有个叫连二里市的古镇老场。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多次来温江,却对这样一个小巧而优雅,无浓厚商业氛围的古老村...

我对石头的喜爱,最初源自喜爱《红楼梦》。 《红楼梦》有很多名字,包括《石头记》、《金玉缘》、《情僧录》、《金陵十二钗》、《还泪记》和《风月宝鉴》等等,我最喜欢的名字,还是《石...

茶,灌木丛生,嫩枝无毛,品种繁多,源远流长。“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相传,神农在野外以釜锅煮水,清风相送,几片叶子飘零而入,煮好的汤水其色微黄,入口苦涩却回味生香,以神农...